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盛唐酒館全文閱讀 第10章_安誥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練字練到興頭上的張諾,直到肚子餓得實在受不了了才終於停筆,然後抬頭一看,才發現已經是黃昏時分了。

這等於說他從中午吃完飯開始,練了整整一個下午。

看看屋裡這一張張充滿着墨香的習作,張諾滿滿的都是成就感。

或許是因為之前本身就有書法底子,又或者是穿越而來的金手指給的這個過目不忘技能實在效果太好。

反正,經過整整一個下午的練習以後,張諾驚訝的發現,似乎、大概、也許、可能,自己這毛筆字能看了。

張諾非常公正的表示,雖然自己沒法跟那些書法大家相提並論,但就目前他這一手毛筆字來說,絕對算不上丟人。

看來自己得抓緊時間弄點小錢錢,再弄點功勛什麼的才行了。

今天是不行了,畢竟天色已晚,長安城可是有宵禁的,大晚上出門弄不好還得被那些不良人狠狠收拾一頓。

所以,只能今晚好好琢磨琢磨,明天再行動了。

一夜無話,吃飽喝足睡得好的張諾,大清早起來難得的給自己換了身好衣服。

一身純白色的錦袍,腰帶上還掛上了一個玉佩、一個香囊、一個錢袋,手裡再拎把摺扇,一個濁世翩翩佳公子就這麼新鮮出籠了。

雖然騷包是騷包了一點,但帥啊!

張諾今天的目的地是西市,他想去尋摸尋摸,看有沒有什麼稀奇古怪的種子、植物之類的東西。

張諾一點也不擔心自己認不出來,反正他找的就是後世最常見的那些種子。

有腦袋裡「人教版小學自然」課本打底,再配合「人教版初中生物」課本,絕對足夠他橫行大唐農牧業。

甚至連「人教版高中生物」課本都用不上,太高端!

畢竟高一的生物課本就已經開始講遺傳與進化了,他這會兒去哪兒弄電子顯微鏡去?

就初中課本裏面七年級上冊教的植物細胞之類的,他都沒法弄呢。

玉面小郎君張諾,就這麼手拿摺扇腰懸玉佩一搖三晃的來到了西市。

沒有辦法,酒樓就在開化坊,出門直走過朱雀大道,再過兩個坊市就到西市了。

這就是獨屬於家住市中心的高端人士的便捷。

換算成後世,基本上等同於住在王府井對面了,想想都自豪啊!

西市不同於東市,作為大唐的外貿市場和平民交易場所,完全不是東市那股子奢侈味道。

如果比喻一下的話,那東市屬於國貿,身家不夠的完全享受不到購物的快感,而西市則屬於小商品批發市場,能讓你掏個幾百塊錢就放滿後備廂的存在。

尤其難得的是,由於大唐已建國近十年,外貿十分發達,這裡各色人種都能看見,只要你有一雙火眼金睛不怕被坑,這裡幾乎能買到整個歐亞大陸上的各種特色產品。

這不,晃晃悠悠的張諾就從路旁熱情似火的胡姬那裡發現了第一個好東西。

葡萄酒!

這時候的葡萄酒,比後世超市裡幾十塊錢就能買一瓶的紅酒可貴多了。

這可是西域的特產!

雖然這會兒的葡萄酒更多的只能算是發酵的葡萄汁,遠遠沒有後世干紅、桃紅、干白、起泡酒等等那麼多分類。

但作為一個喝紅酒喜歡加雪碧,然後一杯一口乾,不喝兩瓶不下桌的鐵血真漢子,張諾還真就挺喜歡大唐這會兒酸酸甜甜的葡萄酒,連雪碧都不用加就能直接喝。

所以,兜里有了幾個錢的張諾,底氣十足的買下了一大罐葡萄酒,然後非常痛快的拒絕了興奮的胡姬讓他進屋品酒的邀請。

扔下一貫錢,選了個乾淨罐子,隨手招來個西市最常見的幫閑,張諾施施然的轉身而去。

幫閑也是長安本地人,專靠在市場上給人運東西,指指路,介紹下買賣然後賺點小錢為生。

這類人最是消息靈通,同時也是眼色活泛的角色。

不得不說,張諾今天這一身騷包的裝束還真就挺唬人的,至少此刻跟在張諾身後的幫閑狗子就挺嘚瑟的。

畢竟幫閑之間,最常比較的就是今天你跟了個什麼什麼豪客,我跟了個什麼什麼有身份的權貴之類的。

而在弄清楚張諾等會兒要送回開化坊以後,這個名叫狗子的小幫閑,鼻孔都要朝天了。

開玩笑,能在開化坊有宅子的,哪怕不是官身,那也是有家底的,說不好家裡什麼親戚就是什麼朝廷大員甚至王公貴族的存在。

張諾背着雙手不緊不慢的在西市逛着,葡萄酒只是他自己留着喝的,可功勞還沒着落呢。

可就這麼溜溜達達的,走了都快一圈了,張諾也沒如同預想當中的那樣發現什麼賣紅薯啊賣馬鈴薯啊之類的。

怎麼小說里說的那種別人都不認識,然後主角撿漏的事兒,到他這兒就不發生了呢。

狗子這會兒也有點納悶,這位小郎君怎麼就不買東西呢?難道是看不上?或者是沒找到什麼心儀的物品?

要知道這些幫閑可就指望着主家多買東西,他們才能多掙錢。

光掙個運費的話,那些辛苦錢可不夠他養家的,他家裡上有老母下有妹妹,可全靠他養活了,更別說他還沒說媳婦兒呢。

於是狗子小心翼翼的湊上前問道,

「郎君,您是要尋摸些什麼物件?要不小的給您出出主意,或者我幫您打聽打聽也行啊,小的在這片兒可熟得很。」

張諾半眯着眼睛看着略帶緊張的狗子,半晌,在狗子都快急出汗來的時候,張諾才猛的在他肩上一拍說道,

「我怎麼就忘了你才是這兒的地頭蛇,走着,給我尋摸一個能買特色種子的地方。」

狗子差點以為自己得罪貴人了,結果卻來了這麼個大反轉。

不過小郎君這要求有點難為人啊,啥叫特色種子啊?

如果是其他吃的喝的玩的,哪怕是再稀奇古怪的東西,哪怕狗子不知道,他也能找其他人打聽,看看哪個商家手裡有貨。

可關鍵是,西市上哪有專門賣種子的?哪個農戶家裡不是自己想辦法留種的,就算偶有缺失,也是去其他農戶家中尋摸,最多也就是去糧店裡買了。

可今天這主家要的特色種子,那明顯不是糧種啊,狗子覺着主家是不是故意難為他啊,這題明顯超綱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