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沈冰嵐秦羽小說名字是什麼 第8章_安誥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魏皇要給賞賜。

秦文耀卻是給秦羽打了個眼神,讓他悠着點別亂說話。

秦羽想了想,緩緩開口,「陛下,臣這人不懂規矩,說話沒把門,容易得罪人,若是陛下方便,賜臣個丹書鐵券?免死金牌?」

秦文耀:「???」

魏皇:「???」

+3:「???」

還真是敢要啊。

魏皇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討要免死金牌的。

秦文耀瞪了秦羽一眼,「胡說八道,你別這麼沒規矩!」

說著,他忙看向魏皇,揖禮道:「陛下,微臣平日里管教不嚴,還望陛下莫要怪罪。」

「哈哈哈……」

魏皇卻是朗聲大笑,擺擺手,「不知者不怪,朕最喜歡秦羽這樣直爽的孩子,泰然自若,有話直說,不矯情。」

說著,他又看向秦羽,「你這次功勞雖不小,但還遠達不到可以賞賜免死金牌的地步。」

「這樣吧,朕應允饒你三次過,但得分情況,你不可當成免死金牌,若是大錯,朕依舊不會輕饒。」

秦羽有些失落,若是撈塊免死金牌帶着,今後誰還敢惹他?

但免三次過,倒也還不錯。

秦文耀見秦羽沒說話,恨不得上前給他一腳,「兔崽子,你還趕快謝恩?」

饒三次過,這玩意操作性很強,對於秦羽來說已是極大的恩賞。

他沒想到,這兔崽子竟還不知足。

「啊?哦~」

秦羽這才反應過來,微微拱手,「謝陛下。」

蕭柔望着秦羽這副放蕩不羈的模樣,掩嘴而笑,十分欣賞。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像秦羽這麼有意思的人,才華橫溢,卻又不拘世俗,不畏皇權,敢說真話。

此事已定。

魏皇笑呵呵的將墨梅圖收好,便將秦文耀父子打發走了。

秦文耀和秦羽離開後。

魏皇的臉上還噙着笑。

秦羽今日邊疆策論寫的好是小,他這人才是令魏皇最為欣喜的。

陳皇后端起酒盞,笑吟吟道:「陛下恭喜您,今日不但解決了邊疆和災荒兩件大事,還得到了一位大才,真是三喜臨門。」

「哈哈哈……」

魏皇朗聲大笑,想着秦羽便不由自主的開心,「皇后所言極是,秦羽不但有大才,還非常有意思,跟那些墨守成規的書獃子不同,他很有想法。」

「奸佞奸滑,忠良更要奸滑,這說法多好啊?你們說朕給他安排一個什麼樣的職位合適呢?」

說著,他轉頭看向太子蕭南,隨即臉便沉了下來。

蕭南被魏皇看的一驚,急忙將飯碗放下,慌亂的咀嚼着嘴中食物。

「嘶~」

魏皇恨鐵不成鋼的瞪着他,「你就這麼餓?我們在這討論國家大事,你在一旁幹了五碗飯?」

「你看看人家秦羽,雖是出了名的浪蕩公子,卻身懷大才,心思細膩,能言善辯,深明百姓疾苦。」

「你在看看你,不學無術,終日里就知道打打殺殺,你就不能好好學學治國理民之道?」

「朕勇武一生,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上馬定乾坤,怎麼就生了你這個窩囊廢?」

魏皇越說越氣,恨不得擼起袖子就要揍蕭南一頓。

他就恨蕭南一看見他,就唯唯諾諾的樣子。

蕭南心中恨透了秦羽,等着有機會非要教訓教訓他。

若不是因為他,自己也不可能挨罵。

陳皇后忙勸解道:「陛下,今日這麼高興,還是說說秦羽怎麼安排吧,南兒只是不喜歡讀書,慢慢改就是了。」

說著,她柳眉揚起,「陛下,不如將秦羽安排進詹事府怎麼樣?南兒身邊正好缺個人輔佐,秦羽這孩子又機靈,總比那幾個伴讀書生要機靈。」

魏皇聽着,站起身來踱步廳堂。

他方才倒是也想過這個問題,但秦羽太過浪蕩,他怕蕭南好的沒學着,再沾染酒色。

不過他倒是希望蕭南身邊,有這麼個機靈人輔佐。

秦羽又是秦王府的人,他用起來非常放心。

蕭柔聽着,附和道:「父皇,兒臣以為,將秦羽安排進詹事府再合適不過了,若是他在詹事府表現的好,今後再調到其他地方供職就是了。」

蕭南沒有言語,心中暗喜:嘿嘿~這廝落到本太子手中了,有他好果子吃!

「好吧。」

魏皇點點頭,認同道:「那就先這麼辦,總歸不能讓這大才終日往教坊司鑽不是?朕這就擬旨,明日就讓他到詹事府報道。」

說著,他看向蕭南,沉聲道:「南兒,你切記不可公報私仇,故意刁難秦羽,朕放他到詹事府,一是歷練,二是輔佐你。」

「你要記住,秦羽是大才,就像一匹烈馬,你若是能將他降服,今後定會成為你的左膀右臂。」

蕭南一愣,忙揖禮正色道:「父皇放心,兒臣一定好好跟他相處!」

魏皇眉頭微蹙,疑惑道:「你說話就說話,咬牙作甚?」

「有…..有嗎?」蕭南急忙恢復笑臉,若是被看穿那就麻煩了。

與此同時。

陳皇后看向蕭柔,沉吟道:「柔兒,過幾日國子監和學宮之間,不是有一場詩詞大會嗎?」

「學宮已連續兩年輸給國子監,今年若是再輸,你父皇就要答應國子監祭酒張子安隱退了。」

「大儒張子安若是隱退,對朝廷的損失是巨大的,那些不安分的文人墨客又要借題發揮,對朝廷口誅筆伐,咱們新朝剛剛成立,還需要大儒張子安,穩天下文人之心。」

蕭柔一滯,問道:「母后,您的意思是,讓兒臣帶秦羽去參加詩詞大會?」

陳皇后笑着點頭,「本宮正是這個意思。」

魏皇亦是非常贊同,「你母后這個提議非常好,雖然不能僅憑一首《墨梅》論斷秦羽的才華,但這也足以證明他在詩詞方面是有天賦的。」

他們三人討論的火熱。

蕭南卻不搭腔,心中正思忖着明日怎麼搞秦羽,為自己報仇。

蕭柔對秦羽印象不錯,他入詹事府,今後免不了要跟他打交道,自然也想多了解,便點頭應聲,「好,那兒臣過幾日便去找秦羽,探探他的詩詞功底。」

魏皇心下大喜,「朕現在就擬旨,先封他個六品詹事府府丞,看看秦羽究竟能不能給朕一些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