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沈冰嵐秦羽小說名字是什麼 第3章_安誥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聽着秦羽的話。

秦文耀還沒來得及解釋。

秦張氏卻是抬起頭來,啜泣道:「還能因為什麼?你爹不怕死唄!從去年開始,陛下就讓他將軍費預留出來,擴軍打草原。」

「但你爹死活不肯,天天上書,還公然跟陛下叫板,說什麼盲目擴軍攻打草原,不是為君之道,要休養生息,與民更始。你聽聽這話?陛下能不生氣嗎?差點沒在朝堂上給他兩腳!」

「前兩日再提此事,陛下要擴軍,你爹卻要救災,就是不給兵部撥款!這不讓陛下給轟家來了,畫也送回來了讓題詩,還讓你爹想削藩的事!」

秦張氏說著,恨鐵不成鋼的瞪着秦文耀,怒火難平。

秦文耀眼眸低垂,沉聲道:「那就是陛下不對!」

「你再大點聲!你怎麼不去皇宮門口喊?!」

秦張氏瞪了他一眼,「陛下這次是給你個教訓,你若是再頂撞他,下次送回府的,就是你秦文耀的腦袋!」

秦文耀瞪大眼睛,振振有詞,「忠臣不畏死!」

「你……」

秦張氏望着他,氣的咬牙切齒,「我瞎了眼嫁到你們老秦家。」

秦羽聽着一陣頭大,也算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他早就知道,便宜爹這頭鐵的性格,早晚得出事。

若不是當今魏皇明事理,知道便宜爹是個敢於諫言的忠臣,早就將他擼了。

秦羽頭疼,多麼美好的生活,偏偏攤上一個頭鐵的爹。

今日之事只是導火索。

若是不想辦解決,便宜爹被穿小鞋是小,搞不好都得給流放嘍。

流放?

秦羽想想都是一陣惡寒。

流放之刑,十分嚴苛,令人聞之色變,犯人一般都會死於顛沛流離的路途之上,撐不到目的地。

即便到了目的地,那也是荒蠻瘴癘之地,不得好死!

念及此。

秦羽轉頭看向秦文耀,沉吟道:「爹,孩兒感覺您做的沒錯,相比於擴軍攻打草原,救災確實更為迫切。」

今年倒春寒,大魏多地受災嚴重,民不聊生,災民甚至逃到了金陵城很多。

這個節骨眼上,擴軍確實不是明智之舉。

秦文耀聽着一驚,忙對秦張氏道:「你聽聽,傻子都明白的道理,陛下就是不明白!」

秦羽:「……」

秦張氏瞪了他一眼,「有你這麼說自己兒子的嗎?」

「呵呵……」

秦文耀尷尬的笑了笑,「我一時嘴瓢,是傻兒子,不是傻子。」

秦張氏冷哼着,「人家是陛下,整個大魏都是人家的,陛下說什麼就是什麼!你總跟陛下較什麼勁?你趕緊去宮中認錯,將款給兵部撥了,不然明日我就帶著兒子回江南!」

江南?

秦羽心想着,也不是不能接受,江南風景好,姑娘也水靈。

不過將便宜爹扔這等死,不太仗義。

「誒,你這什麼話啊?」

秦文耀瞪大眼睛,擲地有聲,「我沒錯,我認什麼錯?這錢誰愛批誰批,我秦文耀死也不批!」

「你……」秦張氏氣的夠嗆,都不知道怎麼罵他才好。

秦羽心中暗暗思忖着。

便宜爹的性格他了解,寧折不彎,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若是他認為自己沒錯,就算刀架在脖子上,他也不會認。

妥妥的大魏第一杠精。

秦張氏在那罵秦文耀。

秦文耀冷哼着不搭腔,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

秦羽沒有理會他們,走到桌案前看魏皇退回來的畫。

這是秦耀文親手畫的一幅墨梅圖,畫中是一株長在池塘邊的梅花樹。

秦文耀是大魏有名的聖手,書法和繪畫都是一絕,但吟詩作對卻沒什麼天賦,可以說是極爛。

不過這也正常,誰也不可能樣樣都精通。

秦文耀和秦張氏兩人吵的正激烈。

秦羽轉頭看向秦文耀,沉吟道:「爹,您的第一個難題,孩兒可以幫您解決。」

為今之計,勸不了便宜爹,那就只能勸魏皇了。

這事若是不解決,今後秦王府別想有好日子過。

秦文耀一愣,疑惑道:「你能解決削藩之事?」

秦羽:「…….」

難道便宜爹認為,削藩最簡單?

什麼邏輯?

秦羽無奈,淡淡道:「不是,孩兒可以為這幅畫題詩。」

「題詩?哈哈哈……」

秦文耀下意識笑出了聲,「你這兔崽子真是胡說八道!我寧願相信你有辦法解決削藩之事,也不相信你會作詩,你有幾斤幾兩,為父還不知道嗎?」

秦張氏瞪了秦文耀一眼,沉聲道:「羽兒說能,那就一定能,你管過羽兒嗎?你好意思在這裡嘲諷自己的親兒子!」

對於秦羽,秦張氏寵愛有加,平日里極為放縱。

畢竟大兒子已經非常有出息,老二好好享受生活就行。

秦文耀看向秦羽,眉頭深鎖,「那好,你題題看,為父雖然對於詩詞歌賦是半吊子,但點評你應該還有富裕。」

秦羽點頭,隨即假模假樣的踱步廳堂,搖頭晃腦吟誦着,「我家洗硯池頭樹,朵朵花開淡墨痕,不要人誇好顏色,只留清氣滿乾坤。」

此詩落地。

秦張氏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望着秦羽。

秦文耀更是震驚的站了起來,驚嘆的望着秦羽,喃喃道:「不要人誇好顏色,只留清氣滿乾坤……」

他激動的竟是要哭出來。

這一句詩,配上他的那幅墨梅圖,簡直就是他一生所追求的真是寫照!

這也太貼切了!

秦文耀這一生,一直勵志做一個獻納忠讜,犯顏正諫,無懼生死,不媚世俗,清白一生的大魏第一諫臣。

他實在沒想到,最懂他的人,竟是終日只知道沉迷酒色的二世祖秦羽。

秦張氏望着秦羽,激動道:「兒呀,你……你真是出息了,這詩……這詩真的是你作的嗎?」

秦文耀也反應過來,一本正經的質問道:「兒呀,你平日里如何胡作非為,為父都可以原諒你。」

「但這件事真的不可以開玩笑,你今日說拜訪大儒可是真的?這首詩是何人所作?」

秦羽身為秦王府二世祖,平日里自然也讀書,但不上進,也沒什麼天賦。

秦文耀便只請了教書先生,並未將他送去國子監。

但秦羽這一首詩,着實將他給驚到了。

沒有點文學天賦,絕賦不出這樣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