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沈冰嵐秦羽小說名字是什麼 第10章_安誥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聽着沈冰嵐的話。

秦羽懊惱坐起身來,問道:「傳的什麼旨?」

沈冰嵐眼眸淡漠,「說是陛下要給你封官。」

「恭喜小王爺!」

「賀喜小王爺!」

大玉兒和小玉兒不禁一喜,忙看向秦羽福禮祝賀。

秦羽卻是心頭一顫,擺了擺手,「恭喜個屁啊!公子我這好日子要到頭了!」

說著,他順勢躺了下去,「就說本公子身體不適,得卧床三五個月,心有餘而力不足,反正讓我爹給推了就是了!這官誰愛當誰當!」

秦羽剛剛解決這場危機,還沒好好到教坊司慶賀一番就來了噩耗。

伴君如伴虎,伴着皇上好辛苦。

哪裡有他當二世祖來的舒服?

沈冰嵐柳眉一皺,「小王爺,夫人說你若是不去,就讓我將你給綁去,得罪了!」

話音剛落。

秦羽就從卧榻上竄了起來,「我靠!你這是要公報私仇啊!本公子去就是了!」

雖然秦羽是僱傭兵出身,這一年時常練武,武藝不低。

但跟沈冰嵐是真的沒法比。

沈冰嵐明顯還生他的氣,若是動起手來,難免吃虧。

秦羽跳到地上,看向沈冰嵐,一把扯掉上衣,「給本公子更衣!」

沈冰嵐看着秦羽健碩的胸膛一愣,隨後臉頰一紅,忙轉頭向屋外而去,咬牙切齒,「登徒子!無恥!」

她是真沒見過像秦羽這麼無恥的人!

「哈哈哈……」

秦羽看着沈冰嵐的背影大笑,「讓你總跟本公子作對!本公子非要將你調教過來不可!」

大玉兒和小玉兒自然不怕,上下其手,將衣服給秦羽換好,隨後又打來熱水。

秦羽洗漱更衣後,向屋外而去。

看着鬆動的屋門。

秦羽一愣,怒氣道:「沈冰嵐!你就是個房門殺手啊!你賠本公子的門!」

沈冰嵐在屋外冷哼着,沒有言語。

她踹的從來都不是門,而是秦羽。

片刻。

秦羽帶着沈冰嵐三人,來到了府前。

御前大總管福安,早已等候多時,不過他臉上卻沒有絲毫不悅。

昨晚秦羽和秦文耀離開後。

魏皇,皇后和長公主,可是將他好一頓誇,今後說不定就是大紅人,他可不能得罪。

秦文耀見秦羽來了,轉頭看向福安,「福大總管,可以宣旨了。」

福安點頭,清了清嗓子,將聖旨展開,「秦羽接旨。」

秦羽緩步上前,揖禮道:「臣接旨。」

大魏沒有跪拜禮,更沒有萬歲那種吹捧的口號,君臣之間的禮法,還沒那麼苛刻。

福安張開公鴨嗓,朗聲道:「門下:秦王府秦羽,滿腹經綸,學富五車,獻策有功,朕心甚慰,現封詹士府府丞,即刻前往東宮供職,不可耽誤。主者施行。

隆盛三年三月十五日。

……」

詹士府?

府丞?

秦羽一滯,沒想到魏皇竟給他安排到東宮去了,今後豈不是要跟氣運之子蕭南打交道?

秦文耀忙道:「羽兒,還不快謝恩!」

秦羽這才反應過來,再次揖禮,「臣領旨謝恩。」

福安將聖旨遞給秦羽,瞬間噙起笑臉,「王爺,王妃,聖旨傳到,奴才就告退了。」

秦文耀微微拱手,「有勞福總管。」

秦張氏忙走上前,「大總管辛苦了,來人將東西拿來。」

話落。

幾個家丁端着木托走了出來,上面放着一個個精美的荷包,裏面裝着碎銀。

「呦~」

福安連連擺手,「王妃,這怎麼好意思?」

秦文耀看着,也沒多說什麼。

對於下人,該打賞的還是要打賞。

別說秦王府,就連魏皇和皇后,都要時常打賞下人,這是人情世故。

秦文耀還沒一根筋到脫離世俗的地步。

最關鍵的是,這都是秦張氏的錢,他那點俸祿,連請府中下人都不夠。

秦張氏對於人情世故的處理,非常在行。

她笑吟吟道:「諸位一路辛苦,若是皇后娘娘知道我們怠慢了公公們,也會不高興的。」

福安臉上噙笑,也不在推諉,拱手道:「那奴才就謝過秦王妃了。」

說著,他轉頭看向隨行公公和羽林衛,嚴肅道:「秦王妃打賞的,大傢伙就別客氣了,都拿着吧。」

「謝秦王妃,謝王爺。」眾人揖禮應聲,隨後每人拿一個荷包,心裏樂開了花。

賞錢領完。

福安就帶着人走了。

秦張氏轉頭看向秦文耀,問道:「老爺,陛下給羽兒封了個府丞是意思?」

秦文耀眉頭微蹙,沉吟道:「太子為人,忠厚老實,不善言辭,厭文愛武,陛下可能看羽兒心思縝密,聰明機謹,又善詩詞,想讓他輔佐太子,順便影響影響吧。」

秦張氏聽着,點點頭。

詹士府隸屬東宮,府丞隸屬詹士府,雖然只是一個六品文官,但對於秦羽來說已經非常好了。

大魏十九個公主,就蕭南一個皇子。

秦羽跟在蕭南身邊,那今後肯定就是心腹。

秦羽聽着,眉頭微蹙。

他回想着昨晚,太子蕭南看他的眼神,好像不太友好。

雖然太子憨憨的,但還是小心點為好。

聖旨已下,這官推肯定推不了。

別說便宜爹不同意,就是多金娘也不同意!

秦羽心中思忖着,如何將太子給拿捏了,讓自己今後的日子過的舒服些。

秦文耀轉頭看向秦羽,沉聲道:「羽兒,詹士府供職,不可兒戲,太子雖然忠厚老實,不善心機,但你也不可憑藉自己的小聰明,以下犯上!」

「你要記住,君永遠是君,臣永遠是臣!」

秦張氏出奇的沒有反駁秦文耀,而是附和道:「羽兒,你爹說的沒錯,平日里你怎麼胡作非為都沒關係。但在東宮不樣,你不知道你今日說的哪一句話,明日就會被添油加醋的遞到陛下面前。」

「新朝剛剛成立三年,朝廷黨派林立,極為混亂,你萬不可給你爹添亂!」

秦羽自然知道便宜爹和多金娘是自己着想,便收斂起玩世不恭的模樣,正色道:「爹娘放心,孩兒心裏有數。」

見秦羽答應的痛快。

秦文耀和秦張氏這才放下心來。

他們當然希望秦羽有出息,但更怕他闖禍,將自己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