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向暮猶豫了一瞬,「我想要做的事,恰好跟謀取天下重合了部分。」
  「你還是想要。」
譚幽冷笑一聲。
  屋外的雷聲再次轟隆而過,譚幽神志迷失半響,他只得顫抖着身體更緊的禁錮着向暮、更多的吸取她身上的氣息,發現唯有她,能讓他稍稍感到安心,能讓他在恐怖的雷雨之夜找到一處寧靜之地。
  向暮只好暫時先終止談話,努力輕撫少年的背部安撫他,「不要怕,有我在。」
  譚幽眼眶莫名泛紅。
  在向暮以為,自己和譚幽的關係又得到了進一步加固時,背心卻忽地一痛,然後她便不能動彈了。
  向暮瞪大了眼,這人點了自己的穴!
  埋在她頸間的唇炙熱似火,薄唇一張一合帶來絲絲麻癢,「欠我的,你要還。」
  說罷,那唇張開,露出潔白的牙齒咬破向暮頸間的肌膚。
  向暮霎時氣得想殺人,譚幽果然是瘋子!
變態!
  瘋子譚幽卻不管不顧,一隻手插入向暮發間,如痴如醉地在向暮流暢的頸部磕磣、輕吮。
  也不知過了多久,少年方才抬起頭來,舌尖舔過自己唇瓣上沾染的血珠,盯着向暮,「這一局,你輸了。」
  向暮瞳孔微縮。
  下一秒便被譚幽一把拎起,踢開門,譚幽手捏着向暮的脖子,對戒備的不三不四命令,「放本院長出去,不然,殺了她。」
  不三不四大駭,世子說讓他們守着不放任何人進來,結果她自己被人反抓了?!!
  不三不四及後面衝擊而出的守衛們皆不知所措,向暮口不能言,只得對他們使了個放人的眼色。
  她本來也沒想要關着譚幽,她有的是時間陪這個變態玩兒!
  譚幽便抓着向暮在雷雨中瘋跑了一陣,最後確定其他人沒跟上來,方才解了向暮的穴,將她拋卻。
  然而,屋外電閃雷鳴風雨交加,離開了向暮的譚幽如無頭蒼蠅般跑得跌跌撞撞,意識時而迷失時而歸位。
  但心中一個聲音卻越加清晰,震動着他的內心。
  你,看上了她。
第267章他的愛意  第267章他的愛意  對,他是一個瘋子。
  他竟然會愛上一個奪走了自己一切、本該恨之入骨的人。
  他恨她,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卻也愛她,愛得想將她吞吃入腹。
  他的恨排山倒海,他的愛烈火燎原,他就這麼強烈又黑暗的對她又愛又恨。
  然,他更恨的,是自己。
  恨自己所有自尊與驕傲被她拆卸了一地,竟仍然抑制不住地想要對她泥足深陷。
  哪怕……  她是一個男人。
  他譚幽何曾這般卑微、這般糾結過?
  雷雨中,少年一陣狂奔。
  在意識漸漸抽離之際,忽而幾個黑影出現在面前,譚幽捂着劇痛的頭,意識到這幾個人並不是自己的人、亦不是她的……  然而,他卻沒有繼續探索的時間,大腦徹底陷入混沌,回復到了雷雨夜本該擁有的瘋魔狀……  *  譚幽挾持自己逃了,追不追是個問題。
  向暮在被譚幽丟下後還有點兒懵,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