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沙雕世子她缺不止是德 第2章_安誥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已入夜,顧綰收了院子里的藥材正準備回屋睡覺。
  剛關好院門,急促地敲門聲便響了起來。
  「誰呀?」顧綰應着開了門,就見一位風姿卓絕的學子抱着一人進來。
  「顧姑娘,快來瞧瞧向暮。」
  尋着聲音,顧綰對上了公子彥的臉,微怔,「你是?」
  如此芝蘭玉樹般俊逸的少年倒是少見。
  公子彥將向暮放到床上,「在下子彥,跟這位暮子少爺一樣,都是驪山書院新來的學子。」
  子彥?
  顧綰瞬間想到了雍州那位大名鼎鼎的才子,瞭然。
  當下也不再多問,上前查看昏睡的向暮,「子彥公子請放心,暮子少爺無礙。」
  說完就去外面熬了一碗湯藥,遞給公子彥,「喂她喝了吧,補血的。」
  公子彥接過湯藥,意識到現在竟然要伺候這位對自己圖謀不軌的男人,心情頓時就不太美好。
  但他畢竟還是公私分明的,耐着性子扶起向暮給她喂葯。
  喂葯時方才仔細打量這位世子,發現向暮長相雖然好看,但是戾氣卻挺重,莫名給人一種陰柔之感,比起世子這種高貴的身份,更像是長相精美卻一肚子壞水的太監……
  他委實喜歡不起來這種人。
  正思忖着,向暮睜開了眼,兩人四目相對。
  公子彥手裡的湯碗一歪,湯汁潑到了向暮臉上。
  向暮舌尖舔過唇邊的湯汁,淡聲道,「子彥兄,潑汁有趣否?」
  公子彥自動就將向暮舔唇瓣這一幕與昨夜的相連,昨夜世子說什麼來着?
  對,要將他這樣那樣……
  意識到自己被一個男人調戲,公子彥頓覺得跟吞了蒼蠅一樣的難受,哪怕對方是一隻漂亮的蒼蠅……
  公子彥站起身尬笑,「既然暮子少爺已經無事,那我便先回了。」
  顧綰剛想攔住他說你倆能一塊兒回,公子彥已經走到顧綰面前,對她客氣地施了一禮。
  「醫者仁心,暮子少爺就勞煩顧姑娘多加照顧了。」
  面前少年給人印象實在是好,顧綰年紀就比這些少年們長個兩三歲,被彬彬有禮的少年如此恭敬對待,不免凡心微動,「好。」
  公子彥見顧綰應下了,立刻二話不說地離開。
  甩鍋,誰不會?
  被當成鍋甩了又甩的向暮笑眯眯地望向顧綰,「顧姐姐,我想洗澡。」
  顧綰的視線從遠去的公子彥身上收回,回過頭冷着一張臉看向暮,「男女授受不親,要洗澡去澡堂洗或是回你自己屋裡洗,你在我這兒洗個什麼澡?」
  「這麼晚了澡堂關門了,而我失血過多實在沒有力氣……」向暮一副病懨懨的模樣。
  顧綰雖覺得這少年麻煩,但還是出去給她打了洗澡水。
  畢竟向暮現在是一病號。
  誰知那少年洗完了澡就精神抖擻的開門出來,對顧綰施禮,「感謝顧姐姐今日的幫忙,夜深暮子就不多叨擾了。」
  然後哼着小曲兒悠然自得地離開,半點病氣也瞧不出。
  向暮之所以偏要賴在顧綰這兒洗澡,也是看出顧綰是個傳統女子,恪守男女之道,料定自己在醫館洗澡,她定不會跑來偷看。
  今天,可又是清清爽爽舒舒服服的一天啊!
  *
  翌日,公子彥被鼻尖縈繞的淡淡芳香喚醒。
  濃密的睫羽微顫,睜開眼就見旁側一張小巧精緻的臉萬分吸引人。
  有點眼熟。
  他發獃了一會兒恢復了清明。
  黑心世子躺到了他床上!
  目光下沉,發現向暮的一隻手竟還搭在自己胸膛。
  公子彥腦中霎時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最近趕路他十分操勞,來了書院第一天睡覺又是打的地鋪,是以多日來就沒好好休息過,好不容易昨晚成功甩鍋可以睡床了,誰知黑心世子竟然厚顏無恥的追了回來。
  趁他不備爬了他的床對他……
  圖謀不軌!
  雖然已經將黑心世子的心思猜明白了個七七八八,但是公子彥心裏素質一向極好,深吸了口氣撫平自己想要捏死此人的衝動,便將向暮的手丟開,神色自若的起床離開。
  是以輪到向暮起床時,屋子裡就只剩下自己了。
  向暮穿戴好衣物出門,去食堂吃飯的路上遇到了一位跟自己是同窗的老者。
  「向暮你可記得我呀?」老年學子摸着鬍鬚笑眯眯地問。
  向暮想了想,記起第一天來書院時,湊巧遇到林瀟在揍李錦,當時有三個學子攔住要去救人的自己。
  這位大爺就是其中之一。
  向暮拱手,「當然記得,感謝大爺……哦不兄台那日的提醒。」
  「老夫譚繼。」老大爺自我介紹,「以後咱們就是同學了。」
  說著又靠近向暮了幾分,神神秘秘地掏出一個羊皮袋,袋子里裝着滿滿一包看起來像血液的液體,「既然是同學,你去外面購買假血袋還不如來我這裡購買,算你便宜點,十個銅板怎麼樣?」
  向暮懂了,譚繼大爺覺得自己吐血躲過林瀟的毆打憑的不是實力,而是行騙手法。
  正思索該如何跟大爺解釋自己吐血的天賦之時,眼一抬瞧見了遠處朝自己衝來的林瀟。
  媽呀,這人又來找自己麻煩了!
  向暮還沒來得及反應,旁側的譚繼大爺許是想證明自己產品的實用性,已經先一步捏碎了血袋,白眼一翻倒地不起。
  這老頭原來是個碰瓷高手!
  眼見着林瀟幾步衝到自己跟前,向暮當即提氣準備跟着吐血倒地,哪知已經做好準備的林瀟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向暮的嘴。
  卡在喉噥管的那口血硬是又給向暮憋回去了。
  「同一招你反覆使用就是耍流氓。」林瀟惡狠狠地瞪着向暮。
  向暮無力反抗身強力壯的林瀟,只好用眼神示弱:大哥,有話好好說。
  林瀟見向暮服軟,收了捂住向暮的手,「本少爺可是有一百種弄死你的方法!」
  向暮連連點頭,「我知道我知道,要怎麼做咱倆才能化干戈為玉帛?」
  老實說,她只是喊了一句「住手」而已,這人就跟狗皮膏藥一樣黏上了。
  林瀟咬牙,「從山下磕頭磕到書院祈求本少爺原諒,本少爺可以考慮考慮放你一馬。」
  向暮繼續點頭,然後使出全身力氣將禁錮自己的林瀟一推。
  大叫,「救命呀!林瀟把譚繼給殺了!」
  想讓她磕頭祈求原諒,那是不可能的。
  知道自己又被向暮擺了一道,林瀟怒罵:「向暮你大爺的!」
  向暮一邊逃一邊喊,「林瀟殺了譚繼還想來殺我,救命啊!」
  譚繼大爺躺在血泊是事實,此時林瀟想衝去痛揍向暮也是事實,路過的學子們自然而然就相信了向暮的說法,紛紛上前阻攔林瀟想救下向暮。
  驪山書院再次陷入混亂。
  躺在血泊里的譚繼大爺睜了睜眼,滿臉哀愁。
  他一早就看出向暮是個有錢的主,人只想碰瓷向暮順帶推銷下產品弄點小錢來着,咋就變成了被林瀟揍的呢?
  校霸林瀟他可不敢碰瓷,趁人不注意之際,譚繼忙起身遁了。
  遠處看着這一幕的另外兩個學子起了心思,上次他們好心提醒向暮不要去招惹林瀟,結果害得自己一人挨了林瀟一拳,到現在臉都是腫的。
  現在他們覺得,報復的時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