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br/>  最近趕路他十分操勞,來了書院第一天睡覺又是打的地鋪,是以多日來就沒好好休息過,好不容易昨晚成功甩鍋可以睡床了,誰知黑心世子竟然厚顏無恥的追了回來。
  趁他不備爬了他的床對他……
  圖謀不軌!
  雖然已經將黑心世子的心思猜明白了個七七八八,但是公子彥心裏素質一向極好,深吸了口氣撫平自己想要捏死此人的衝動,便將向暮的手丟開,神色自若的起床離開。
  是以輪到向暮起床時,屋子裡就只剩下自己了。
  向暮穿戴好衣物出門,去食堂吃飯的路上遇到了一位跟自己是同窗的老者。
  「向暮你可記得我呀?」老年學子摸着鬍鬚笑眯眯地問。
  向暮想了想,記起第一天來書院時,湊巧遇到林瀟在揍李錦,當時有三個學子攔住要去救人的自己。
  這位大爺就是其中之一。
  向暮拱手,「當然記得,感謝大爺……哦不兄台那日的提醒。」
  「老夫譚繼。」老大爺自我介紹,「以後咱們就是同學了。」
  說著又靠近向暮了幾分,神神秘秘地掏出一個羊皮袋,袋子里裝着滿滿一包看起來像血液的液體,「既然是同學,你去外面購買假血袋還不如來我這裡購買,算你便宜點,十個銅板怎麼樣?」
  向暮懂了,譚繼大爺覺得自己吐血躲過林瀟的毆打憑的不是實力,而是行騙手法。
  正思索該如何跟大爺解釋自己吐血的天賦之時,眼一抬瞧見了遠處朝自己衝來的林瀟。
  媽呀,這人又來找自己麻煩了!
  向暮還沒來得及反應,旁側的譚繼大爺許是想證明自己產品的實用性,已經先一步捏碎了血袋,白眼一翻倒地不起。
  這老頭原來是個碰瓷高手!
  眼見着林瀟幾步衝到自己跟前,向暮當即提氣準備跟着吐血倒地,哪知已經做好準備的林瀟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向暮的嘴。
  卡在喉噥管的那口血硬是又給向暮憋回去了。
  「同一招你反覆使用就是耍流氓。」林瀟惡狠狠地瞪着向暮。
  向暮無力反抗身強力壯的林瀟,只好用眼神示弱:大哥,有話好好說。
  林瀟見向暮服軟,收了捂住向暮的手,「本少爺可是有一百種弄死你的方法!」
  向暮連連點頭,「我知道我知道,要怎麼做咱倆才能化干戈為玉帛?」
  老實說,她只是喊了一句「住手」而已,這人就跟狗皮膏藥一樣黏上了。
  林瀟咬牙,「從山下磕頭磕到書院祈求本少爺原諒,本少爺可以考慮考慮放你一馬。」
  向暮繼續點頭,然後使出全身力氣將禁錮自己的林瀟一推。
  大叫,「救命呀!林瀟把譚繼給殺了!」
  想讓她磕頭祈求原諒,那是不可能的。
  知道自己又被向暮擺了一道,林瀟怒罵:「向暮你大爺的!」
  向暮一邊逃一邊喊,「林瀟殺了譚繼還想來殺我,救命啊!」
  譚繼大爺躺在血泊是事實,此時林瀟想衝去痛揍向暮也是事實,路過的學子們自然而然就相信了向暮的說法,紛紛上前阻攔林瀟想救下向暮。
  驪山書院再次陷入混亂。
  躺在血泊里的譚繼大爺睜了睜眼,滿臉哀愁。
  他一早就看出向暮是個有錢的主,人只想碰瓷向暮順帶推銷下產品弄點小錢來着,咋就變成了被林瀟揍的呢?
  校霸林瀟他可不敢碰瓷,趁人不注意之際,譚繼忙起身遁了。
  遠處看着這一幕的另外兩個學子起了心思,上次他們好心提醒向暮不要去招惹林瀟,結果害得自己一人挨了林瀟一拳,到現在臉都是腫的。
  現在他們覺得,報復的時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