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 求生之路 第九章 女俠?麻煩?

第一卷 求生之路 第十章 眼鏡蛇-孫堯

  第一卷求生之路第九章女俠?麻煩?
  
  
  「啊,給我滾開,別碰我!」一聲尖銳的女聲,打破了,萬眾一心的吶喊,楊程好奇的望去,只看見還是戰士們在打掃戰場,並沒有什麼異常
  
  
  ,心裏正納悶,怎麼回事?只聽又一聲「看本姑娘的趙家拳法。」這時突然看見,東南方向小範圍一片混亂,楊程好奇的走了過去,雷龍也緊
  
  
  隨其後,「啪」一個人飛了過來,楊程趕緊躲開,這時才看清,原來是一個身着紅衣,一頭烏黑的長髮散落,向臉上看,瓜子臉,面如白玉,
  
  
  眉目似秋水勾人魂魄,但是與他嬌滴滴的外表,做出來的事讓人咋舌,這不又一個倒霉的「飛」了過去,不是說戰士們不敢殺他,早在訓練的
  
  
  時候雷龍早就說過了在戰場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最好保護自己的方法就是殺敵。雖然戰士單兵作戰能力沒有她強,但是人多呀,就是一人一
  
  
  口唾沫也能把她淹死,但是因為看見她是和他們俘虜關在一起的,一看就不是和土匪一夥的,又是個女的所以就沒有過多的難為,但是他的身
  
  
  後還有傷病要救,所以還是站在原地,這就是我們怎麼能看見這一幕的原因了,楊程像雷龍使了個眼色,後者會意,雷龍也是一改往日鬼魅的
  
  
  身手,慢慢的走了過去淡淡地說:「姑娘、鬧夠沒有?我們可是還有傷員的。」這是雷龍臉上也沒有往日的冰冷,完全就是一位鄰家大哥哥的
  
  
  形象,後者一聽,馬上還嘴道:「本姑娘,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你-管-不-着!」後面幾個字一字一頓的說出來。雷龍剛想好好教育下,只聽見
  
  
  「看招」,雷龍無奈的躲開,又是一拳打像雷龍的門面,雷龍雙手背握,頭微側,這時那位姑娘的拳頭和雷龍的頭相隔不到一厘米,但是就是
  
  
  打不到,這時趙天明和楊帥天也來了,大喊:「還愣着幹什麼呢?去救傷員了!」這時眾人才反應過來,急忙向傷員飛奔而去,他們倆又跑到
  
  
  楊程旁邊席地而坐,口中還喃喃的說:「要是有包爆米花就好看多了….」楊程愣了下,爽朗的笑起來。這時那位姑娘氣的滿臉通紅,雙拳也
  
  
  爆發出驚人的速度,像雨點一樣向雷龍打去,在別人眼裡,這位姑娘的雙拳好快,但是雷龍的眼裡,還真的是好慢,只是一味的側身躲開,而
  
  
  且就是在他左右拳的時差躲開,仍然雙手後握,並不還擊,打了能有三炷香的工夫,那位姑娘愣是一下都沒打中,已經是累的氣喘吁吁了。這
  
  
  時那位姑娘也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心一橫說道,要殺要刮,給個痛快的,雷龍剛想說我說過要殺你么?這是楊程就出現在眼前,說了聲「
  
  
  好、我就滿足你的願望。」說著就拿起旁邊的刀準備殺。這時那位姑娘反應過來,沒想到還真殺我丫,大聲喊道:「你連女人都殺,還是不是
  
  
  男人。」楊程本來就沒有殺她的心思,這時就把他逗樂了,但是還想和他玩一下,要知道楊程也才十七歲青年!「誰說我不殺女人,今天我就
  
  
  讓你知道,我是殺女人的。」說著就意思一下把刀高高舉起。然後就聽「啊」的一聲,眾人還在笑呢但是突然意識到,這不是女人喊出來的,
  
  
  這似乎是從楊程嘴裏喊出來的,一看,楊程用左手捂着右手。原來正當楊程舉刀的時候,那位姑娘突然,拿起楊程的右手就是狠狠的咬一口,
  
  
  等鬆口的時候,楊程一看一排整齊的牙印印在自己的手上了。楊程鬱悶了,心裏暗罵自己「該,誰讓你這麼貪玩。」轉身又似乎沒事的對那位
  
  
  姑娘說:「那個撒,沒事了,你趕緊回家吧。」這時讓在場的雷龍、楊帥天等人大跌眼鏡,幾個大大的白眼送給了楊程。楊程也當沒看見,「
  
  
  兄弟們,我們下山!」楊程避免尷尬的事情再次發生,趕緊往回走,眾人也是收拾好了東西準備走。「等等」這時那位姑娘到是覺得不好意思
  
  
  了,「沒事吧?」那位姑娘弱弱的問。「沒事、沒事。」楊程強忍着說道。「那我跟你們一起走好么?」「為什麼跟我們一起走呀?」楊程不
  
  
  解的問道。那位姑娘害羞的垂下頭吞吞吐吐的說道「因為…因為.人家..因為人家怕黑。」此言一出眾人都被這位姑娘的話雷倒了。那位姑娘
  
  
  剛才可是一點沒有輸給男人,現在……眾人無語了。其實那位姑娘也不知道怎麼了,對這一群人一見到就感覺自己沒有什麼危險,而且很親
  
  
  切。「那..走..吧。」楊程業吞吐道。那姑娘一蹦三尺高,在那裡找到佩劍,跟着楊程他們興高采烈的一起下山了!「你叫什麼名字啊」「趙
  
  
  妮」「怎麼起了這個名字?」「你管不着」趙妮的脾氣又上來了,楊程悻悻的不問了。「你們是誰,怎麼來的而且還剿滅了這裡的土匪….。
  
  
  」趙妮的問題像炮珠一樣的問個不停,楊程是讓徹底打敗了,而且雷龍、楊帥天、趙天明等人也是很無奈,這時他們哪還像剛才的那些勇士,
  
  
  這時也表現出屬於十七八歲的青年。「你家在哪?我派人送你回去。」楊程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趙妮像是被什麼刺痛了一下,一下停住了嘰
  
  
  嘰喳喳的說話聲,這時楊程等人也慌了,「不哭不哭,哥哥給你買糖吃。」楊程沒頭沒腦的來了這麼一句,趙妮顯然被逗樂。趙妮做了深呼吸
  
  
  ,其實我的父母都死了,趙妮知道自己撒謊了,但是她的身份最好還是不要這麼早的告訴他們比較好。「哦,人死不能復生,節哀吧,不好意
  
  
  思說道你的傷心處了。」一路上楊程害怕說道她的傷心處,說話的時候很是小心,就這樣不知不覺的回到了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