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 求生之路 第三章 絕地反擊

第一卷 求生之路 第五章驚天計劃

  第一卷求生之路第三章絕地反擊此時周圍有聽見聲響的一個人來到這裡。此人身長八尺,並有天生黃髮,皮膚比一般人的皮膚要白許多。這時候,進房間問:「楊程怎麼回事?」不等回答,看見地上景象,把他着實嚇了一跳,血泊中的官吏已經不成人樣,豈能是一個慘字能形容的。「付行你也看到了,我殺了一個官吏,已經是沒有什麼活路了,但是我不甘心命運弄人,我要反抗它,我要推翻他。我要創造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規則。你可以出去當作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也可以和我一起創造、去奮鬥屬於我們的規則。」這時那名叫付行的沉默了許久,然後堅定的說道「楊程,我跟你了,以後我付行的命就是你的,你就是我程哥。」這時楊程的臉上透出幾滴感動的淚水,在這個亂世還能有什麼比這種兄弟讓人感動的呢?「好兄弟,以後就是我們一起的天下!」誰曾想這樣一句看似的玩笑話,最後成了一段事實的開始、也是這段事實的最簡單寫照。「諾、!為程哥效犬馬之勞。」就這一句看似簡單的承諾,最後用一身戰傷來譜寫的淋漓盡致。這都是後話。胖子這時就像是見鬼一般,回到上級面前:「大“人“,不…好…了,楊…楊…程…把…隊長給…..殺了!」胖子佔佔兢兢的說完。「又胡言亂語,是不是又向上次一樣,收上來的錢花完了!故意找理由來騙我的吧。」「大人,是真的,是我親眼所見,楊程兩眼通紅,就像是地獄的魔鬼、不!比魔鬼還可怕!」胖子鎮定鎮定自己的情緒。「上次你們也是說碰見強盜,可是最後竟是錢給私吞了,上次也說千真萬確。這次你必須給我把錢收上來!」「大人,真的快帶人去抓楊程!小心跑了!」「智天鑫想找一個替罪羊就能完事嗎?來人哪給我把他拉出去,狠狠的打。」此時楊程業在秘密的進行中。「程哥,人來了。」這時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眼前。雷龍,楊帥天,樊地哲,趙天明,楊拓人。這些都是從小到大玩到一起的兄弟,聽付行說的這話,沒人猶豫,直接聚來。就是這樣的一幫人最後改變了天下。「兄弟們,我們已經受官府土匪欺壓這麼多年,我們一直忍氣吞聲,可是換來的結果是什麼呢?是再受欺壓,再受剝削,我們不能再這樣忍下去了,這樣我們只會在無盡的折磨中度過,在無盡折磨中我們會默默地死亡,我們的親人也將如此,與其如此,還不如我們放手一搏,我們將用我們的鮮血我們的靈魂,來改變我們的生活,來改變我們親人的生活。協力同心,然後可圖大事。雖然異姓,既為兄弟,則同心協力,救困扶危,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願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實鑒此心,背義忘恩,天人共戮!」說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願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實鑒此心,背義忘恩,天人共戮!」頓時房間里蕩氣迴腸的誓詞。此時人們已經被楊程的話感染了喊出的話感覺不是從嘴裏說出,是從內心咆哮出來的。
  
  
  第一卷求生之路第四章試探話分兩頭說。智天鑫挨了板子,還要向吸血鬼一樣的官交銀子。看來隊長就算是死,也不值得他們收來的銀子。但是銀子從哪來,還去收,他怕了!他害怕人們都變成楊程那樣的人。他已經感到非常乏力,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官吏,自己的命在那些官看來和平民是一樣的不值錢,可能那天自己觸犯了某些人的利益稀里糊塗的死,死不可怕,但是我不想這麼窩窩囊囊的死,一輩子就一次但是我又能幹點什麼呢!趴在地上的智天鑫兩眼無光的。「算了、算了、不想了,明天鬼知道會怎麼樣。先回家吧!」晚上在回家的路上看見鬼鬼祟祟的趙天明到付行家。暗笑道「現在社會,去聊天還都要這樣鬼鬼祟祟。回家吧」走了幾步,不對!趙天明從來都是不屑干鬼鬼祟祟的事今天是怎麼回事,他和楊程關係挺不錯的,不會!智天鑫不敢在往下想了,他小心翼翼的來到窗邊,透過窗戶看見把他嚇一跳的人—-楊程!這時見楊程喝口水說道:「各位兄弟,現在的漢已經讓民不聊生,太多的人日子很難過下去了,如今上天就是派我們來改變這個世界,讓我們來改變這個規則,夏止於商,商止於周,周止於秦,秦止於漢,現在就是到了這個時候。我們用我們制定的規則來約束天下人,我們將永留史冊。」楊程的話感染了在場的所有人。這時智天鑫準備回官府上報有人某反,走了幾步腦子縈繞着「我們要用我們制定的規則來約束所有人,我們將永留史冊!」這才是一個男人做的事,自己是白活這麼久了!回到家,久久難以入眠,這官場混了這麼久,早已看透,像他這種人遲早會成為上級爭鬥的炮灰,為何不我不能像楊程他們一樣,讓自己也做回男人。可是我怎麼辦才能去呢?腦袋靈光一閃,剛雷龍也在裏面,雷龍是自己親戚的親戚雖然沒什麼交情,但是他不會有殺我之心。打定主意後,安然的睡過去了。次日早上,智天鑫帶了幾斤肉、幾兩酒來到雷龍家裡,雷龍看見智天鑫頓起殺機,然後腦袋裡頓時聽見付行昨日的描述,但是智天鑫並不知道。「龍兄,聽說你們最近要起義,我已經不想在為那些當官的賣命。」智天鑫放下酒肉,小心翼翼的說道。「哦?你聽誰說的,我們可是守法的良民啊。」雷龍幽幽的說道。「昨天晚上你們的夜談被我不小心聽到,但我不會給別人說的。」「哦?我看死人是永遠能守住秘密的。」雷龍的殺機以現,手裡不知道多了一把殘月形的彎刀。刀身狹長,呈半月的弧形,冷眼看去,到像是一把鐮刀。智天鑫不知道事情怎麼能發展成這個樣子。「不!等等!」「哦你臨死之前還有什麼話說」雷龍收起了刀輕蔑的說道。「呼。。呼。。呼。。」智天鑫喘了幾口粗氣「我是昨天聽你們說的用自己的規則來約束天下人,我想這才是男人的最高榮譽,我不甘心這樣窩窩囊囊的活一輩子,就算你今天殺了我,我能把握最想說的說出來,死也算值了。」「還算是個漢子,今天就給你一個痛快的。」智天鑫此時閉上眼睛心理很恐慌,雖說是他不怕死,但是誰不想好好的活着,尤其是本來還能活下去。他這是在賭,因為他來的時候看見房間里有很多人影,但是進來裏面沒一個人,他猜想楊程在裏面。「等等」楊程從裏面的房子推門而出。雷龍的手瞬間停住,並向楊程施禮。「程哥!」智天鑫反應過來。看見楊程為首的幾個人。激動地喊道:「程哥,我想跟着你打天下,以後我這命就是程哥你的了。」智天鑫用堅定的目光看着楊程,楊程看着智天鑫的目光心微微震了一下,瞬間又變得平淡。淡淡的說:「給我個理由,你放着官吏不當,想和我們過**的生活。」「因為我想出人頭地,我不想這輩子靠氣壓平民過一輩子,天下那麼大我出去證明我自己。」「那為什麼要跟我?我可沒什麼值得你跟的。」「我看出來了,你有讓我跟的資本,你能變化的這麼快,不是一般人能辦到的,從你深邃的眼神,我看出你將註定不平凡,我想只有跟着你的人生才會精彩。」短短几句話讓楊程對他有新的認識,也成為他日後對人驕傲的資本。「滾吧,本來我想殺了你,但念你是這漢子,今天放了你。」楊程幽幽的說道,臉上不流出一點表情,冷的像冰山。智天鑫心情很複雜是喜是哀,喜的是命總算是保住了,哀難道自己看錯人了么?他失神的往家走去。「兄弟們咱們上山為寇的計劃暫時取消,雖不知道智天鑫說的是真是假,但是官府沒有必要的這麼大費周章來抓我們,所以我們應該沒必要上山為寇引起官府的抓捕。各會各家,以後風吹草東用暗號。」「是,程哥!」眾人施禮退走。只留下楊拓人,兩人相視一笑,「賀喜程哥。」「呵呵看出來了。」「看出來一點,但是又沒全懂」「哦?哪裡不懂。」「程哥已經看出他是真心投靠,但為什麼要據人於千里之外?」「從哪裡看出他是真心投靠?」楊程的嘴角微微泛起笑容的問道。「如果他不是真心投靠,完全可以帶領官兵來抓我們,何必要演這樣一齣戲?和你相視的時候他有着那麼堅定的眼神。而程哥如果不信大可以殺了他何必縱虎歸山。」「呵呵,拓弟還真的被你看出來。是,此人看起來確實是真心投靠,而且還有些能力,而我也有收復之意。」楊程微笑的說道。「哦,這我就不懂了,既然程哥認定,為什麼不做順水人情,收他入帳。」「你想過沒有,如果不是我們想的那樣,此人的城府就極深,就算不是官府的卧底,也是我們難以駕馭的,我不能把我們性命開玩笑。」「程哥為什麼不把他殺之而後快,這樣豈不是什麼麻煩都沒有。」「我在賭,我心中已有一份計劃,此計劃成功與否此人是關鍵,而且我還想試試他的決心。」「哦,什麼計劃。」「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楊程笑而不語。「程哥,看來你越來越老謀深算了。」此事也堅定楊拓人日後對楊程馬首是瞻的決心。「拓弟,今晚陪我走一趟吧。」「諾!」雷龍送走了,那幾人,回來看見楊程和楊拓人。「程哥,怎麼還在這?」雷龍奇怪的疑問道「阿龍,陪我走一趟。」「諾!」雖不知什麼事,但是從楊拓人和楊程的表情,看的出今晚有事要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