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 求生之路 第十一章 遇險

第一卷 求生之路 第十二章上天賜福

  第一卷求生之路第十一章遇險「還沒請教兄弟,以前是幹什麼的?」楊程和孫堯進行了促膝長談。「我以前是偵察營的衛士。」「哦?是么?兄弟還真是厲害丫!」孫堯尷尬的搖了搖頭,「現在還是這麼落魄丫!要不是遇到兄弟你,可能我現在就回家種田去了。」楊程剛還想說什麼但是被外面急匆匆來的樊地哲打斷了。「程哥,不好了,現在朝廷好像已經開始滿天下收稅了,估計一個月後就能到我們這。」「來了就個給他錢嗎,難道兄弟還差這點錢嗎?」孫堯不解的問道。「兄弟有所不知,我們現在已經廣招人,兵力已經到達一萬多人,你看哪一個城主的兵力有這麼多,為了不引起朝廷的懷疑,我一直讓樊地哲密切關注朝廷的動向。」「哎,我的蛇營兄弟要是單兵能力在強一些就好了,他們雖然比一般的兵強,但是還遠遠不夠以一當百的要求,他們的打探情報能力我能訓練,我有信心,要是以一當百他們和打探能力結合,有很多時機來斬殺敵人主將,這樣我們立於不敗的機會就會很大了,但是我還是沒有那個能力還訓練。」樊地哲開始自責自己的能力。「不必自責,你已經做的很好了。」楊程安慰道,但是心裏也是他這樣想的!這時孫堯站出來說道:「如果兄弟信任我的話,就由我來訓練吧,我以前在軍營也就學的這個,不就是一個月嗎,一個月後你們在來看看我的成績,我讓這支軍隊讓敵人聞風喪膽。」孫堯慷慨陳詞的說道,他算是認得了這個楊程。「程哥這位兄弟是?」樊地哲這時才發現陣營里多了個這個人。「他是最近才招來的兄弟。」「孫堯」孫堯雙拳抱握。「兄弟該如何稱呼!」孫堯又問道。「樊地哲。」就這麼簡簡單單幾個字,沒有一句的廢話,充分反映了他們作為情報人員的果斷!「兄弟要幫着訓練,當然就是求之不得。」楊程也正有此意。「兄弟,就我們這一萬多人,兄弟可以隨便挑,你們從今天起就是和蛇營平行的單位,從今天起你們的正式名字叫做眼鏡蛇,希望你們能像眼鏡蛇一樣的給敵人致命的一擊!」後來發現這個決定是多麼的英明,這個決定是楊氏集團的發展提速發展了很多年。轉眼就到了一個月後轉眼就到。而楊程這一個月里,也是加緊訓練。每天早晨都是先跑五公里,還有各種體能練習,而後每天不但必跑五公里以外,還要到郊區騎射,在野外生存,學習各種打鬥技巧等。一個月下來,眼鏡蛇下面的兄弟在體能和打鬥技巧上都有質的飛躍,而且還培養出朝廷軍隊不具備的正規軍人般的紀律性。「程哥,朝廷軍隊已經到達二十里處。」樊地哲已經調查清楚,就等下令。楊程看看大家,說道:「現在大家都去按計划行動!子時準時動手!」「是!程哥!」眾人就等楊程這句話,聽完紛紛帶領屬下向朝廷軍隊方向去埋伏,唯獨付行沒走,飛鷹營在這次行動中的任務是保護楊程。一個時辰後,楊程來到伏擊地,楊程對雷龍點點頭說:「都安排好了嗎?」趙天明低聲說:「兄弟們後準備好了。」楊程聽後想了想說:「那好!可以行動了!」
  
  
  趙天明和付行想看一眼,沒有說話,眾人紛紛從口袋裡拿出黑布把嘴蒙上。雷龍付行二人帶領龍虎營和飛鷹營盡二千人人,沖向敵方營地。楊程躲在暗處,臉上掛着微笑,從後腰拿出一把八寸長的匕首在手中把玩,並對楊帥天說:「開始行動!」
  
  
  趙天明一馬當先衝進兵營,剛進營里,門口的哨兵見有人突然闖入,跑過來大聲問:「喂!幹什麼的?」趙天明沒有說話,知道這些人都是朝廷的手下,不用和他們客氣。跑到哨兵近前,眼睛眯着眼睛說:「我干你媽!」說著,趙天明一手摟住他人的脖子,一手迅速拔刀狠刺在哨兵的小腹。刀還是趙天明以前用的那把開山刀,鮮血從刀身的血槽里噴出來。哨兵慘叫一聲,抓着趙天明的衣服不敢相信的瞪着雙眼。趙天明沒停留,抬腳踢開將死的哨兵繼續向前跑。那人死前的叫聲驚動其他兵,從營地的側門裡跑出十多個衣衫不整的年輕人。還沒有反映是怎麼回事,趙天明帶着龍虎營的兄弟已經殺到。低吼一聲,趙天明反手握刀,刀光在空中閃過,兩個小兵胸前頓時開了一道半尺長的口子。兩人張着嘴,慘叫聲還沒有發出,趙天明快速回刀割破划過二人的咽喉。付行在後面看了暗暗點頭,趙天明的搏鬥技巧在長時間的實戰磨練中,現在以達到令人咋舌的地步。付行低哼了一聲,不願落後,跟着趙天明殺了上去。這時戰局的另一角雷龍也開始殺開了,雷龍突吼出聲,再次衝上前去,這一次他使出了全力,身子好似泥鰍一般,在對方的人群里穿行自如,手中的殘月彎刀不時濺出片片血雨,同時伴隨着刺耳的慘叫聲。數十名士兵,非但沒傷到雷龍分毫,反被他連挑帶刺的殺了十餘人。他如此勇猛,銳不可擋,朝廷白盔士兵們嚇的魂飛魄散,紛紛後退,而龍虎營黑盔士兵們則軍心大振,吼叫着衝殺上前。整個戰場,白方都處於被追殺的形勢,黑衣佔有絕對的優勢,而白方是敗逃的一方,處於絕對的劣勢。不久就被楊程的黑衣軍追殺,而敵方的將領也不知道怎麼了,已經被亂戰中斬殺。白方的逃跑是所謂慌不擇路。這一大批逃亡的白方士兵恰恰引證了這個詞。不知是誰帶頭引的路,當他們穿過一道谷口時再想向前跑已跑不了了,原來這座山谷是死谷,裏面呈圓形,除了谷口那一條通道外再沒有其他出路,可此時想調頭回去,已然來不及了,谷口業已被無數的黑方士兵圍堵的嚴實合縫,別說是人,就算是只老鼠都鑽不過去。白方一千餘人的逃兵被硬生生地困在這座死谷里,而谷口那邊黑方的士兵卻越聚越多,遠遠望去,黑壓壓一片,估計至少有六、七千之眾。這場戰爭又是大勝而歸,但是這場戰爭也讓對方的敵將逃跑,開始眾人以為死於亂戰,最後發現敵將是穿了小兵的衣服,逃回了朝廷,隨後就引來大批軍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