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三國開局被塞美人,這主公值 第2章_安誥小說
◈ 第1章

第2章

「陛下,陛下,該喝葯啦。」

呼呼大睡的劉善被一道鴨公嗓擾了清夢。

「喝葯?喝什麼葯?我沒病!」

作為物理和化學雙料碩士,劉善不僅是一家大型國有化工企業的業務骨幹,也是公司籃球隊隊長。

經常鍛煉的他,身強體壯,腹肌六塊,一年難得感冒一次。

即便得了傷風感冒,到操場跑兩圈、打一場酣暢淋漓的籃球,也就好利索了,哪需要喝什麼葯。

知道肯定是在做夢,劉善連眼睛也懶得睜開,嘟囔了一句,抱着枕頭,翻了個身,準備繼續大睡。

「陛下,光祿大夫譙周新納的小娘還在東廂等着您吶,時辰晚了,陛下怕是不能盡興啊。」

眼看劉善又要蒙頭大睡,那鴨公嗓繼續喋喋不休。

「什麼?還請了大夫?」

迷迷糊糊的劉善感覺有些不對,重新翻了個身,勉強睜開惺忪睡眼。

「沃日,你—你—你—你—誰啊?!」

當劉善睜眼看清眼前那個體態臃腫、一臉煞白的老男人,瞬間嚇了一跳,還當是賊娃子入室劫財又劫色了。

一聲驚叫之後,連忙伸手往床頭摸去。

魔導三十年,獨居十餘載,劉善早養成了在床頭放根臂力磅防身的習慣。

可是,伸手摸去,空空蕩蕩,並沒有那熟悉的安全感傳來。

「陛下,陛下,奴是黃皓啊,奴是黃皓啊。」

白臉老男人看到劉善驚慌失措,也嚇了一跳,雙膝一軟,連忙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

劉善見此,停止了慌亂的動作。

「黃皓?譙周?」

「日啊,老子莫不是穿越啦?」

身為三國志這款戰棋策略遊戲老玩家,劉善對黃皓和譙周的大名怎能不熟悉?

那可是三國蜀漢後期有名的權奸啊。

一個大宦官,一個大奸臣。

一內一外,把個蜀漢搞得污煙障氣。

蜀漢敗亡得那麼快,可沒少了這兩人的功勞。

「等等,陛下?老子這是穿成了蜀後主劉禪了?」

劉善又是一驚,連忙埋頭打量自己。

哪裡還能見到讓無數美女尖叫的六塊腹肌啊。

圓滾滾的肚皮,即便是XXXXXL號的蜀綉袍服也遮擋不住。

滿是脂肪的雙臂比海碗還粗,兩條大腿也肥壯得賽過象腿。

「媽蛋,你阿鬥智商欠費老子也認了,至少得給老子留具完美的身體吧。這這這,這肥頭大耳的,不好把妹啊。」

劉善無語望蒼天。

榻前的黃皓卻已磕破了額頭。

「你他媽別磕了,再磕腦子都要磕出來了。」

好一會兒,劉善平復了心情,接受了魂穿到蜀後主劉禪身上的事實。

看着仍舊磕頭如搗蒜的大太監黃皓,不耐煩地命令道。

「謝陛下隆恩,謝陛下隆恩。」

黃皓得劉善命令,連忙再磕兩個響頭,顫巍巍站起。

滿面堆笑,一臉奸相。

「陛下,這葯,您看?」

不得不說,這老太監是相當的稱職。

即便額頭血肉模糊,起身後第一件事卻不是去擦拭血跡,而是重新端過榻前几上的葯盅,小心翼翼地詢問道。

劉善剛剛穿越過來,又沒繼承劉禪的記憶,雖然對三國歷史也算了解,但這等宮闈小事,卻是一臉懵逼。

「這是什麼葯?」

想起那句「大郎,喝葯了」,此刻哪敢一來就隨便喝葯。

黃皓連忙回稟道:「陛下這是考較老奴哩。此乃慎恤膏,前朝成帝之後趙飛燕傳下來的偏方,陛下食用後,可一度數幸而不倒,今夜包保讓那小娘歡喜得死去活來。」

尼瑪,什麼慎恤膏,分明就是壯陽葯嘛。

劉善看着黃皓那張眉飛色舞的老臉,心頭又是一嘆。

可憐老子金槍不倒,如今居然要靠壯陽葯。

等等,譙周新納的小娘?

沃日,這又是什麼瓜?

劉善有些搞不清狀況,只能含混問道:「嗯嗯,譙周那老東西,自己納的小娘自己幹嘛不用?」

黃皓聞言,一雙老眼滿是疑惑,卻不敢表現出來分毫。

只當主子在戲弄他這老奴,唯有小心應對道:「陛下,譙大夫公忠體國,急陛下之所急,知道陛下出宮覓采多有不便,這才以身試法,代陛尋得些好貨。他身為臣子,知您心思,哪敢私用?」

卧槽!

說得好有道理。

老子竟然無言以對。

三國男人好人妻,以魏公曹操為最,而蜀後主劉禪也有這癖好。

史書曾明確記載,後主劉禪曾留宿大臣劉琰的娘子胡氏,為此惹得胡氏挨了老公的一頓毒打,結果劉禪直接把劉琰給咔嚓了。

要不是劉善是三國迷,玩過多遍三國志,知道黃皓、譙周等人是什麼尿性,此刻恐怕真要被他們的貼心服務感動得稀哩嘩啦。

「譙周這老兒倒是用心,你這老黃也還不錯。只是孤今日有些乏了,便先將那小娘送還譙周吧。」

劉善好歹在前世接受了九年義務教育,也算高級知識分子,向來潔身自好,從不亂搞男女關係。

不然,僅憑他原來那一等一的身材,想要告別處男,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他想要的,不是簡單的耕田犁地,而是愛情。

愛情,懂嗎?

相信眼前這老太監肯定不懂。

黃皓聽到劉善這般說,倒是真的有些茫然了。

今兒這主子,有些不一樣啊。

囁嚅了下嘴,黃皓想再勸誡兩句。

但看到劉善雙目正緊緊盯着自己,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

「是,陛下。」

簡單地應了句,端起几上葯盅,便要恭身退下。

「黃卿稍等。」

劉善解決了眼前這樁不算麻煩的麻煩,卻不準備讓黃皓退下。

黃皓立馬停住腳步,向躬身站在遠處的一個小太監打了個眼色。

那小太監趕緊小跑到黃皓跟前,接過他手上的葯盅,緩緩退出殿去。

這時,黃皓才畢恭畢敬地道:「陛下,您吩咐。」

劉善拍拍腦門,佯作思考狀。

片刻後,才道:「黃卿,孤這幾日有些勞累,記不得現在是甚年月了,你且為孤說一下。」

剛剛穿越,劉善的確是一臉懵逼地來,根本搞不清楚自己接手的蜀漢還有幾年存活時間。

黃皓聞言,面上沒有半點疑惑。

他可明白得很,在他和譙周的努力下,主子這半年來日日笙歌,夜夜歡愉,不累才怪。

若是不累,豈會獻上這等極度損傷身體的壯陽藥物給他。

得劉善詢問,黃皓可不敢打馬虎眼,連忙道:「回稟陛下,今日是景耀六年九月初八,咱大漢國泰民安,風調雨順,山河無恙。」

劉善聞言,喃喃重複:「景耀六年,也就是公元263年。」

等將時間略微換算後,頓時大驚失色:「什麼,現在是景耀六年?!」

本來還有點迷糊的睡意剎那消失得無影無蹤,重達兩百多斤的肥胖軀體從榻上一翻而起,大步衝到黃皓面前,大聲道:「你說現在是景耀六年?」

黃皓被劉善這舉動徹底驚呆了,看他衝到面前,連忙匍匐下去,以頭搶地,顫抖着道:「陛下,現在的確是景耀六年九月初八,老奴哪敢誑您啊。」

劉善得黃皓再次確認,肥胖的身軀顫了顫。

史載,景耀六年夏,司馬昭派遣鍾會、鄧艾、諸葛緒等大舉伐蜀。

冬,十月,姜維率軍將鍾會十餘萬大軍擋在劍閣,但鄧艾卻偷渡陰平,直奔成都。

十一月,鄧艾圍成都,劉禪召集群臣商議對策,光祿大夫譙周力排眾議,極力主張投降。

最終,劉禪聽從譙周的建議,向鄧艾軍投降,蜀漢就此徹底滅亡。

也就是說,現在距離蜀漢滅亡,前後還有不到兩月時間。

蒼天啊,老子剛剛穿越就要做那亡國之君嗎?

這口黑鍋,好大好沉啊!

劉善此刻真的是無語凝噎,舉頭望着高高的宮殿,連退數步,揮劍自刎的心都有了。

「報!大將軍姜維八百里軍情急報!」

正在劉善傷心欲絕時,殿外陡然傳來一聲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