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入贅為婿後,他只想吃軟飯周元趙蒹葭試讀最終章 第10章_安誥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紙窗綉牡丹,屏風掛祥雲。

紗帳微顫,檀香微醺。

寬敞的房間不顯孤寂,反而精緻典雅,頗有旖旎之風。

這樣的房間對於百花館來說可謂緊俏,一晚上的價值怕是要幾十兩銀子。

彩霓姑娘果然大方,我一個小小的贅婿住這裡,多少有點受寵若驚啊。

周元一邊想着,一邊拿出了彩霓給的錦囊,打開仔細一數…

嗯?三百兩?

這啥意思?專門多給了一百兩的中介費嗎?

說實話,周元確實沒啥錢,但在彩霓姑娘的真心上扣取中介費,也未免太過卑劣。

這種沒有格局的事,他才不…才不會介意,一百兩先拿下,以後加倍奉還即可。

真正的格局,就是不被格局限制,也不被世俗的條款限制。

當然,周元也不是吃軟飯的,男兒立世,終究還是需要金錢的。

他打算在近期想個法子,搞點錢財以供花銷,彩霓姑娘既然如此大方,便帶着她一起賺錢吧。

他笑了笑,把錢收了起來,小心翼翼藏在懷裡,這玩意兒可太重要了,是要拿給趙蒹葭交差的。

今晚在這裡出了風頭,或許明天就要傳出去,到時候蒹葭質問起來,自己才有說法。

至於彩霓姑娘的感情問題…大男兒何懼柔情蜜意,現在不適合加快進度,以後總有機會一親芳澤。

周元對這種事看得很輕鬆,心情高興之下,美滋滋上了床,打算一覺睡到天明。

而就在此時,房門突然打開。

一道灰影沖了進來,關上門的同時,幾步就到了床前。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周元大驚,還來不及反應,匕首就已經抵住了他的喉嚨。

冰冷的寒意,瞬間讓周元全身僵硬。

「不許說話,否則要你小命!」

冷漠的聲音有些沙啞,這人一邊壓制住周元,一邊放下床帳,將兩人完全遮住。

看着她精緻的容顏和蒼白的面孔,周元重重鬆了口氣,無奈道:「我說青櫻啊,你到底在搞什麼啊?」

「嗯?」

葉青櫻這才看清是周元,不禁愣了一下,才冷笑道:「薄情寡義的混蛋,有家室了還在這裡亂來。」

周元把她的匕首拿開,道:「拜託,你來這裡不是為了替女性伸張正義、懲處渣男的吧?」

葉青櫻張了張嘴,臉上愈發蒼白,卻是咬牙道:「殺了你也不冤枉,之前我就看到你在大廳出風頭了,真是恬不知恥。」

說話的同時,一滴鮮血,落在了周元的臉上。

周元一摸,當即嚇了一跳,這才發現對方胸口的衣服已經破開,鮮血正瘋狂外滲。

「你受傷了?」

周元的手下意識朝她傷口探去。

葉青櫻一把將他的手拍掉,惱怒道:「你要做什麼!」

好吧,位置比較敏感,是我唐突了。

周元小聲道:「別硬撐着,快躺下來,傷口不及時包紮,很容易感染髮炎,會危及生命的。」

「不用你管!」

葉青櫻的聲音愈發虛弱,最終還是撐不住倒了下去,觸及傷口,痛得齜牙咧嘴。

周元連忙扶住她的身體,將她放在枕頭上,隨即苦笑道:「葉大捕頭,你女扮男裝跑到這裡來,到底是做什麼?還搞得自己這麼狼狽。」

葉青櫻微微喘着氣,表情憤恨道:「當然是查案,難道像你一樣,來這裡消遣嗎!」

得嘞,自個兒辦事不順,現在把氣撒我頭上。

周元也不跟她計較,只是看了她傷口一眼,道:「現在還在流血,繼續耽誤下去,你就真撐不住了。」

葉青櫻攥了攥拳頭,才道:「不能出去,他們在找我。」

話音剛落,密集的腳步聲迅速靠近,敲門聲頓時響起。

這聲音顯然讓兩人都緊張了起來,葉青櫻更是拿起了匕首,猙獰道:「我跟他們拼了!」

「你瘋了!」

周元連忙道:「就你現在這樣,再打上一場,血都流盡了。」

「不要聲張,我掩護你。」

說完話,周元一把扯開她的髮帶,滿頭青絲頓時垂落而下。

配着葉青櫻蒼白的臉色,此刻的她竟是如此嬌弱動人。

「你幹什麼!」

葉青櫻神情大變,話剛出口,門外卻傳來了溫柔的聲音。

「公子,已睡了嗎?彩霓有話想對你說。」

百花仙子的聲音傳來,沒等周元拒絕,門就被推開,三五個人走了進來。

隔着床帳,周元看得心驚肉跳。

「青櫻,別出聲。」

他聲音極低,然後將葉青櫻的衣衫迅速脫了下來,雪白的內衫已被鮮血染紅,淡綠色的貼身小衣,被內里的軟肉撐得高高鼓起,有一種驚心動魄的美麗。

葉青櫻一把扣住了周元的手,眼中儘是羞怒。

「啊?彩霓姑娘,我已經睡了,有話明天再說吧。」

周元說話的同時,狠狠瞪了葉青櫻一眼,那眼神極為嚴肅。

葉青櫻眼眶頓時發紅,也知道情況非常嚴峻,被迫鬆開了手。

周元將她上身的衣服脫了個乾淨,也來不及欣賞那雪白的美麗,將衣服塞進被窩後,又把自己的衣服脫了。

然後抱住了葉青櫻,讓她前胸緊緊貼着自己,並用長發遮住她大半臉頰。

柔軟的身軀散發著滾燙的熱量,鮮血已經染紅了周元的胸膛。

他能夠清晰感受到葉青櫻婀娜的身體,但兩人卻都不敢亂動。

彩霓一步一步走到床前來,然後拉開了床帳。

這一刻,葉青櫻的身體都是僵硬的。

唯有周元,緩緩把臉轉過去,輕笑道:「彩霓姑娘,此情此景,我總不能唐突佳人,再起身與你秉燭夜談吧?」

彩霓的臉色有些尷尬,隨即輕輕一笑,道:「彩霓怎會打攪公子美事,請公子安寢。」

她合上了床帳,微微吸了口氣,隨即轉身離去。

「不在這裡,繼續找。」

她的聲音很平靜,待其他人走後,她才伸出繡花鞋,將地上一滴不起眼的鮮血抹去,然後關上了房門。

直到此刻,床上兩人才猛喘粗氣,已是滿頭大汗。

周元直接坐了起來,看了一眼身上的鮮血,才道:「再不包紮止血,你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他看向已經滿眼淚水的葉青櫻,道:「得罪了,青櫻姑娘。」

他將渾身顫抖的葉青櫻扶了起來,果然,她的左胸之上,一道傷口猙獰無比,鮮血依舊不停。

「周元,你救了我,但我不會放過你的。」

她的聲音無比虛弱,閉上了眼睛,兩行清淚流了下來。

周元才不管那麼多,將她傷口周圍的鮮血擦乾淨,然後撕碎衣服,一圈一圈給她緊緊包紮了起來。

由於位置比較敏感,自然少不了親密接觸,以至於這個年輕的姑娘一直在流淚。

這一晚,賊沒抓成,還把自己搭進去了。

而周元的體驗感也不好,花魁沒睡,反而佔了個女捕頭的便宜。

終於包紮好了傷口,周元卻還是不放心。

他低聲道:「明天一早,你脫身之後,要立刻拆開布片,給傷口上藥消毒,再行包紮。」

「剛才彩霓姑娘必定是發現你了,天亮之後,她應該不會再堵你。」

周元不是沒有見識的愣頭青,床上躺着個女人,床頭卻只有一雙鞋,傻子都知道情況不對,更何況是彩霓。

終究還是美男計起了作用啊,否則女捕頭今晚怕是危險了。

葉青櫻也顯然知道這一點,所以她只是虛弱地嘲諷了一句:「呵!她對你可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