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熱文我真是大明皇長孫? 第3章_安誥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皇爺….」

「回去說。」

老朱示意蔣瓛噤聲,皺着眉頭埋頭走….

蔣瓛跟在身後也不敢吭聲,就默默跟隨….

…..

兩人當即回了宮。

御書房裡,房門緊閉。

此刻房間里只有老朱和蔣瓛兩人。

老朱的面前擺着那從集市酒館花了十兩銀子買來的那瓶酒…

「皇爺。」

「咱可以肯定,先前確實是看到了標兒!或者說看到了和標兒長得極為相似之人!」

老朱打斷蔣瓛開口,語氣篤定。

「這天下相像之人不少,皇爺您也放寬心,等明日臣去查探一番也就知道什麼情況了。」

「那店小二不是說了么,那叫小朱的送酒師傅每天都會送酒。臣此刻便吩咐下去讓人暗中把守,明日想來當能見到。」

蔣瓛的話並未讓老朱眉頭舒展,老朱的面色依舊非常凝重,他的目光落在桌上的酒水上…

打開瓶塞聞了聞。

撲鼻而入的是一股子無比濃郁的酒香。

「皇爺,這是好酒。」

老朱看了蔣瓛一眼:「今日咱出宮的事情除了你之外可還有其他人知曉?」

老朱語氣平靜,可這話落在蔣瓛耳中卻不亞於驚雷。原本還平靜的蔣瓛臉色劇變,瞬間冷汗就順着額間的髮根冒了出來。後背驚出一身冷汗,噗通一聲就跪倒在地….

「皇爺,臣冤枉!臣沒有啊!」

蔣瓛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老朱眉頭皺了皺:「咱是問你話,又不是要砍你頭,你慌什麼?」

「起來回話!」

得了老朱的話之後蔣瓛才心中稍安,顫顫巍巍站起身:「皇爺,臣肯定,絕對沒有透露半點皇爺的行蹤,再者此次出宮是皇爺您臨時決定的啊,臣和皇爺您一直待在一起…..」

蔣瓛的話沒有說完,但其中意思已經非常明顯。

老朱瞟了蔣瓛一眼:「諒你也沒有那個膽子!」

「行了,你出去找只狗來,從瓶子里取些酒水給他喝了。」

老朱輕描淡寫地說道。頭髮花白,可雙眼卻依舊明亮,並不渾濁,眼眸之中充滿了深邃。

蔣瓛應聲出了御書房。

老朱淡淡地看了眼桌上擺着的酒水,然後就坐到了一旁。眼睛微眯。

「今日之事,當真是偶然?」

老朱心中惴惴。這人老了,心中的想法就多了,疑竇就多了。活得越久看這個世界就越是複雜,就越是看不透,看不明白。人心這玩意兒又是這世間最難看透的….

標兒剛死,自己大病一場,心緒失守,若是背地裡有人蠢蠢欲動圖謀不軌的話,這個時間倒是正巧合適。

倘若再早有準備的話….

老朱眼中閃過一抹殺機。

敢拿標兒做文章,無論是誰,咱都要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

思緒間,蔣瓛已經拽着一隻土狗進了御書房。

小土狗髒兮兮的,渾身是泥巴,棕色的毛髮,圓滾滾的腦袋顯得頗為呆萌。

蔣瓛將酒水倒了一杯然後強行灌到了土狗的狗嘴裏….

酒水順着狗的喉嚨滑入腹中。

不多時,土狗兩眼開始迷離,隨後走路開始變得搖搖晃晃的,最後一頭栽倒到了地上….

蔣瓛頓時嚇了一跳,老朱則是臉色黑如鍋底。

「皇爺,這….」

「這酒有毒!」

老朱語氣篤定。

「給咱傳太醫,咱倒是要看看,誰吃了熊心豹子膽竟試圖害咱!」

老朱心中怒意已經再難壓制。

好啊,看來有人是覺得咱老邁不堪,想送咱歸西了啊!

蔣瓛站在一旁,一言不發,瑟瑟發抖,生怕一句話說不好牽連到自己。

好傢夥,毒害皇爺?這罪名….

建國以來也未曾有過這樣的事情啊!聞所未聞!這究竟是誰如此大膽?

這怎麼敢的啊?

蔣瓛彷彿看到了即將出現的屍山血海,剝皮填草之人怕是要遍布朝堂了….

太子剛死便有人借太子之由誘騙皇爺,試圖用毒酒加害?

好傢夥!真是好傢夥!蔣瓛心中直呼好傢夥。

心中震撼的同時又鬆了口氣,不由為自己感到慶幸。

還好這期間自己一直陪着皇爺,這場事件死多少人不知道,但總歸是不會波及自己,甚至自己也能藉此更受倚重…..

……

很快,在老朱的傳召下太醫院的太醫就匆匆忙忙趕到了御書房內。

十來個太醫戰戰兢兢地低頭站在御書房中。

太子剛死,陛下的情緒可老不穩定了,這時候如此大張旗鼓召集太醫院太醫,怕不是興師問罪的吧?

每一個太醫的心中都是惴惴不安,忐忑不定,不斷揣測老朱究竟要做什麼….

大家用眼角的餘光打量着御書房。

御書房裡,正中間,一隻土狗一動不動的躺着,前方老朱端坐在中間,一旁站着….

當看到蔣瓛的時候,所有人的眼角都是不由一抽!

錦衣衛頭頭,錦衣衛都指揮使!

有錦衣衛在的地方就沒有好事,而現在錦衣衛頭頭都指揮使蔣瓛在這兒….

凶多吉少啊!

原本就無比忐忑的太醫們這會兒就更加忐忑了….

…..

老朱俯看一眾太醫。

「楊太醫,你幫咱看看這狗如何?」

老朱開口。

被點到名的楊太醫是一個年月四十的中年人,在太醫院中頗負盛名,是宮中出了名的御醫之一,醫術過人,常常有妙手回春之事迹。

楊賡楊太醫被點到名心頭一顫,眼睛一閉。

完蛋!

有時候技術太強也有煩惱,此刻出頭並非好事啊!

心裏楊賡十分抗拒,非常清楚,可面上卻不能表現出來。

就目前這情景情況,要是忤逆了陛下,那死的更快。

在死得快和死得更快之間,楊賡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前者…..

強行忍住,面色保持平靜,楊賡蹲下身子開始仔仔細細查看起了倒在御書房內疑似已經死去的土狗….

剛蹲下靠近楊太醫就聞到了一股子極為刺鼻的味道….不由眉頭一皺。

伸手檢查了一波土狗的身體,楊賡的心中無比的疑惑。他搞不清楚情況,搞不清楚老朱的用意….

就這樣蹲着猶豫了半晌….

「楊大人,這狗如何了?」

見老朱着急,蔣瓛開口代問。

楊賡還在猶豫:「這….」

看了看老朱和蔣瓛,欲言又止….

「楊大人你直說便是。」

蔣瓛說道。

楊賡聞言一咬牙躬身行禮後道:「啟稟陛下,此狗….此狗….」

「此狗如何?」

老朱沉聲,語氣之中滿是嚴肅。

「此狗不…不勝酒力….」

楊賡強硬地說到一半語氣就萎靡了下來,頭也隨之低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