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人在隋唐我竟在西遊無敵了在線閱讀 第7章_安誥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邪王石之軒?」獨孤整和虞世基兩人看着眼前的黑衣人,一陣驚呼。

邪王石之軒威震天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死在他手中,甚至被人稱之為宗師之下第一人。是最有可能穩定宗師的魔門高手,沒想到對方居然出現在這裡。

「邪王,你來的正好。」楊廣身形晃動,快若奔雷閃電,一掌朝石之軒拍了過去。

「一葦渡江,大力金剛掌!少林絕學!」

邪王石之軒聲音中多了一絲驚訝,不過,手腳卻沒有絲毫懈怠。

只見他雙手畫圓,一黑一白,一生一死,兩道氣息環繞周圍,形成一個黑洞,將大力金剛掌收入其中。

楊廣感覺到自己的力量被一個黑洞所吞噬,消失的無影無蹤。

「好一個不死印法。」

深知不死印法玄妙的楊廣,忍不住一聲長嘯,雙手也呈現一黑一白,兩種顏色,強大的力量呼嘯而下。

「不死印法!不對,你這不是不死印法。」

石之軒發出一聲大叫,他在楊廣身上也感受到不死印法的氣息,但對面的雙掌卻是代表着極剛和極柔,和自己的不死印法不一樣。

「轟!」

巨大的力量在黑洞之中爆炸開來,強大的力量瞬間爆發,石之軒身形晃動,雙目中閃爍着驚駭之色。

「邪王,你的不死印法十分玄妙,可惜的是,它有一個巨大的缺點,當朕的內力超過你的時候,你的不死印法不能容納,那麼你就不能進入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其中的狀態,故而,失敗的是你。」

楊廣大袖飄飄,站在石之軒面前,面色平靜。

「世人都小瞧陛下。」石之軒深深的吸了口氣,搖搖頭,說道:「只是陛下認為已經擊敗石某,那就太小瞧石某了。」

話音剛落,就見石之軒身形晃動,朝楊廣殺來,只見他空中一道道身影出現,好像有無數個石之軒出現,根本就看不出到底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假的。

「幻魔身形,陛下小心。」獨孤整驚呼道。

「邪王,你還是認輸吧!」

楊廣面色平靜,只見他左手結印,右手呈掌,擋在面前。

石之軒一掌拍出,卻傳來一聲輕響,右掌擊中其身,內力消散,隱隱化成蓮花模樣。

「天台蓮法!」

石之軒現出身形來,看着楊廣面色駭然。他不曾想到楊廣會這麼多的武功,從之前的宇文世家的武功,到自己的不死印法、再到靜念禪院、少林寺,現在居然還會智慧大師的天台蓮法。

也不知道楊廣是從哪裡學到的,一個人身兼這麼多的武林絕學,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邪王,朕沉寂了這麼多年,現在如何?」楊廣長身玉立,雙目中光芒閃爍,哪裡還有一絲昏庸的模樣。

「世人都看錯你了。」石之軒眼珠轉動,忽然拱手,說道:「陛下,草民不是你的對手,就此別過,如何?」

「那可不行,朕還需要邪王的輔佐,邪王天縱奇才,豈能流落江湖?朕讀了邪王的西域圖記,可是大有啟發啊!」

「裴世矩?你是裴老大人。」虞世基聽了之後,面色大變,指着石之軒驚呼道。

「陛下是如何認識老臣的?」邪王石之軒從宮牆上飛躍而下,摘下臉上的蒙面,苦笑道。

「邪王掩飾再好,可是你的不死印法卻出賣了你。朕掩藏了這麼多年,不知道別人,可還是知道你的。」楊廣風輕雲淡。

他不會告訴石之軒,自己奪舍了楊廣,還覺醒了系統,這才有了對抗邪王的可能。

「陛下如同潛龍入淵,老臣佩服。」石之軒一臉的苦笑,說道:「陛下內力深厚,恐怕就是一般的宗師也未必是陛下對手。」

「邪王,你還沒有答應朕呢?」楊廣看着眼前的石之軒。

「陛下真的想留下老臣?」石之軒遊戲人間,一心想破碎虛空,留在朝堂之上,也是為了尋找和氏璧和楊公寶庫的下落,若是說真的效忠朝廷,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邪王,朕剛才用了一半的實力。」楊廣伸出右手,只見右手潔白如玉。

「既然如此,老臣斗膽請陛下賜教。」石之軒是何人,豈會屈居楊廣之下,身形如電,幻魔身法發揮到極致,不死印法催動,掌聲如雷,在虛實之間、生死之交連連變幻,招招不離楊廣要害。

「朕就成全你。」

楊廣一聲長嘯,左手執陰,擋在胸前,右手執陽,金光閃閃,強大的內力從手中拍出。

「達摩手印。」

石之軒一顆心頓時跌落谷底,達摩手印至剛至陽,古樸異常,最適合就是內力強大的人使用,一掌擊出,玉石俱焚。

左手變幻無窮,每次與之相交,石之軒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憑空而出現,打的他氣血沸騰,而對方右掌更是厲害,石之軒不敢與之相擊。

「邪王,叛賊來了,朕先殺叛賊,再來與你較量。」

石之軒正在思索着如何退敵的時候,楊廣身形晃動,居然突破了幻魔身法,落在皇宮前的廣場上。

而在前方不遠處,有大隊人馬殺了過來,為首的正是宇文傷、宇文成都等人,他們帶着一些人馬殺了過來。

「你是什麼人?昏君在哪裡?」宇文傷看着面前的中年人,相貌儒雅,氣勢恢弘,總感覺有些熟悉,可是偏偏不記得對方的姓名。

「宇文傷?你敢背叛朕,受死吧!」

楊廣搖搖頭,他現在已入先天,返老還童,宇文傷自然想不到這一點。

「昏君?不可能?」宇文傷這個時候才猛的想起來,對方到底是誰。

心中駭然,還沒有反應過來,如玉般的手上呼嘯而下。

「不可能。」宇文傷雙掌朝上,一股冰冷的氣息籠罩周圍,他已經感到大事不妙,一上來就用了全身的力氣。

可惜的是,並不能改變結果。

雙掌交加,一聲輕響傳來,宇文傷面色蒼白,身形瞬間矮了下去,雙腿深入地面數尺。

再看的時候,宇文傷身上傳來一陣輕響,化成一塊冰雕,出現在廣場之上。

周圍眾人見狀,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吐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