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人在隋唐我竟在西遊無敵了在線閱讀 第5章_安誥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大殿內寂靜無聲,蕭後跪在金磚上,面色蒼白,她還沒有從眼前的一切驚醒過來。

枕邊人居然如此厲害,自己身邊的內侍已經一流高手了,可是在楊廣手中連一招都沒有走過,對方隱瞞了自己多長時間,心機如此深沉,讓人驚駭。

「陰陽和合神功?朕當年也算是一位三流高手,練武多年,可是現在內力全無,都是你的功勞?」楊廣似笑非笑的望着蕭後。

「臣妾,臣妾也不知道。」蕭後搖搖頭,說道:「陰陽和合神功講究的是雙修之道,不是采陽補陰的邪術,還請陛下明察。」

蕭後感到憋屈。

楊廣略加思索,點點頭,冷哼了一聲,說道:「你且起來吧!」

蕭後低着頭,站在一邊,不知道如何是好。

「來,再寫一篇文章。」楊廣指着一邊的空白奏摺,笑眯眯的望着蕭後,說道:「今天晚上,什麼事情都不幹,就專門抄寫這些奏摺吧!就當做懲罰。好歹跟了朕這麼多年,還知道配合,朕原諒你了。」

蕭後聽了臉上頓時露出喜色,不管楊廣說的是不是真的,開始在一邊抄寫起來。

「你閱讀魔門隱宗蕭媚娘的《安頓驍果軍疏》,獲得十年功力!」

「你閱讀魔門隱宗蕭媚娘的《增加水師戰船疏》,獲得五年功力!」

……

一陣陣暖流在體內湧現,楊廣十分滿意,他在蕭媚娘身上薅了十八年內力,使得自己的內力快要接近百年了。

內力過百年,就能打通天地玄關,後天逆返先天,成為先天境高手。

現在世上宗師才多少個,寧道奇、傅采林、畢玄是為三大宗師,宗師之下就是先天境,天刀宋缺、石之軒、梵清慧、祝玉妍、了空大師等人都是先天境高手。

而宇文化及等人還只是在先天境之外。

「去,派人將所有的奏摺都拿過來。」楊廣雙目中光芒閃爍,他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天地之橋就在眼前,好像隨手一戳,就能將其戳破一樣。

正在寫奏章的蕭後不敢聽了不敢怠慢,親自到偏殿,將一些奏章搬了過來。

楊廣右手招了過來,就將奏章抓在手中。

「你閱讀了獨孤盛《整頓禁衛疏》,獲得獨孤九劍。」

「你閱讀了獨孤盛《禁衛守衛宮廷疏》,獲得八年功力。」

…….

一陣陣熱流傳來,楊廣周身氣勢暴漲,蕭後跪坐在一邊,感受到虛空傳來一股巨大的壓力,讓她喘不過氣來。不過,很快,這股壓力消失的無影無蹤。

再看的時候,坐在一邊的楊廣面色平靜,無悲無喜,沒有任何的變化,唯一變化的大概是面前的奏章化成了齏粉。

「陛下,您?」蕭後忽然發現楊廣蒼老的面容逐漸恢復了年輕時期的模樣。

面色紅潤,皮膚緊緻,雙目中華光閃爍,原本乾枯而花白的頭髮,現在變的烏黑亮麗。

這哪裡像是五十歲左右的人,分明就是二十齣頭。

一身氣勢雄渾,蕭後雙目中閃爍着光華,宛若是秋水一樣。

「怎麼?只允許皇后國色天香,年近五十,看上去不過二十齣頭的樣子,朕難道就不行嗎?」楊廣知道自己打通天地之橋,吞吐天地靈氣,肉身返老還童。

「陛下,臣妾,臣妾的陰陽和合神功有駐顏的效果。」蕭後低着頭,萬古風情。

任何一個人看到楊廣現在的模樣,都會沉迷進去,更不要說修鍊陰陽和合神功的蕭後,更是如此。

「人的功力到了一定的時候,也是可以的。」楊廣面色平靜。

蕭後先是一愣,很快就想到了什麼,櫻桃小口張的老大。

「陛下,您,到了先天之境?」

「哈哈,今日是一個讓人高興的日子,皇后,請。」楊廣看着蕭後可愛的模樣,頓時哈哈大笑。

「請陛下憐惜。」蕭後粉臉通紅,雙目中秋水一片。

人入先天,壽長一百五十,更重要的是安全,沒多少人敢和先天高手為敵的,當年的天刀宋缺,一柄戰刀,硬生生的逼迫大隋割讓嶺南。

一夜翻雲覆雨,蕭後的功力見漲,楊廣更是一日入先天,兩人將遇良才,廝殺甚久,最後以蕭後告饒而結束戰鬥。

就在楊廣沉浸在衝鋒陷陣的時候,在皇宮外面,一些人開始有所動作了。

「昏君就在剛才,讓蕭後搬來近年的奏摺。」宇文化及身形高瘦,手足頎長,臉容古樸,神色冷漠,一雙眸子更是顯得深邃莫測,充斥着一絲霸氣。

宇文傷、宇文成都、宇文無敵、宇文智及、宇文士及等宇文宗親,在另外一邊司馬德戡、元禮、裴虔通、令狐行達等宇文閥高手也紛紛齊聚一堂。

楊廣在宮中的一切,都被宇文閥,宇文化及隨時要掌握楊廣行蹤,沒想到,這個時候,楊廣不僅僅召見了虞世基,還將近年的奏摺搬了過去,要知道,楊廣以前從來不看這些奏摺。

宇文化及感覺到宮中有了變化。

「你生伯那邊可有什麼消息?」宇文傷坐在那裡,看上去就像一個凡人一樣,只是雙目開合之間,隱隱可見有精光閃爍,赫然是一尊先天高手。

「生伯終日待在蕭後身邊,只是到現在並沒有什麼消息傳來。」宇文化及遲疑道。

「沒有消息,那就是沒事。那昏君已經成了一個廢人了,終日沉迷於酒色之中。」司馬德戡不屑的說道。

「不行,不管怎麼樣,我們不能再等下去了。」宇文化及面色陰冷,他已經等不及了。

「不錯,天下大勢每天都在變化,李淵已經入關中了,若是讓他們徹底佔據了關中,對於我們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趁着他們立足未穩,我們也起兵入關中。」宇文士及大聲說道。

「宜早不宜遲,明天晚上我們就動手,殺入皇宮,斬殺昏君,然後起兵北進,返回關中。」宇文化及捏緊了拳頭,雙目中野心畢露,他恨不得現在就能殺入皇宮去。

「獨孤家的高手,我來對付,你們只要及時斬殺昏君,獨孤家的人就不會鬧事,到時候,大不了讓他們離開江都就是了。」宇文傷面色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