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人在隋唐我竟在西遊無敵了在線閱讀 第4章_安誥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您閱讀宇文化及的《驍果軍士氣疏》,獲得冰玄勁。」

「宇文化及現在在幹什麼?」楊廣面色一動,終於抬起頭來。

「宇文將軍正在尋找長生訣的下落。」虞世基趕緊說道。

「長生訣?」楊廣冷哼了一聲。

長生訣雖然厲害,但哪裡有自己的系統厲害。

「陛下,皇后娘娘來了。」外面傳來內侍的聲音。

楊廣腦海里想起了一個美婦的身影,蕭後和這具身體的年紀實際上相差並不大,可是楊廣已經垂垂老矣,而蕭後看上去才像二十多歲的花信少婦,哪裡像生了幾個孩子的母親。

「陛下。」蕭後一身盛裝,身後跟着一個老內侍走了進來,她看了虞世基一眼,微微有些不滿的說道:「虞大人,陛下的龍體尚未痊癒,你怎麼又來見陛下了。」

虞世基聽了不知道說什麼好,他總不能說是楊廣召見他的。

「皇后來了。」楊廣雙目中閃爍着莫名的神色,猛然之間他發現蕭後身上有一股不凡的內力,而她身邊的內侍功力更高。

若不是他現在近百年的功力,還真的看不出來,在自己的身邊居然還有這樣的高手。

「陛下終日辛苦,現在龍體尚未痊癒,何必辛勞,這些國事不如交給臣子們做就是了。」蕭後從身邊內侍手上取過一碗參湯來,遞給楊廣。

楊廣隨便聞了一下,並沒有發現有什麼問題,這才一口喝了下去,然後淡淡的說道:「再不看看,那些亂臣賊子們還真的以為朕什麼都管不了了。以前朕是不想管,現在嗎?嘿嘿,牛鬼蛇神都蹦躂出來了,這下好啊,正好一窩端了。」

虞世基低着頭,臉上露出一絲驚訝來。

蕭後更是一臉的驚訝,在這之前,楊廣可不是這麼說自己的。

只有蕭後身邊的內侍,嘴角露出一絲異樣來。

「來,皇后,寫幾個字給朕看看。」楊廣忽然取了一邊的奏摺,說道:「這是虞卿寫的奏摺,你來寫寫看,朕記得你蘭陵蕭氏的字可是不俗的很啊!」

蕭後不知道楊廣心中所想,但還是接過毛筆,在一張空白奏摺上寫了起來,一邊寫,一邊嬌笑道:「臣妾的字陛下也不是沒見過,哪裡能與虞卿的字相提並論的。」

「娘娘說笑了,臣的字粗鄙的很,不登大雅之堂。」虞世基不知道楊廣為何要讓蕭後寫字,但潛意識中還是自謙道。

「您閱讀魔門隱宗蕭媚娘的《彈劾來整疏》,獲得陰陽合歡神功。」

「魔門隱宗?」楊廣面色一變,他用驚駭的眼神望着身邊的女子,雖然已經察覺出蕭後和身後的太監武功不錯,但沒想到對方居然是魔門的人。

「虞卿,你知道魔門嗎?」楊廣忽然笑眯眯的詢問道。

「回陛下的話,魔門兩派六道,名震天下,臣自然知道。」虞世基趕緊說道:「兩派指的是陰葵派和花間派。六道則是聖極宗、滅情道、真傳道、補天閣、天蓮宗和魔相宗。兩派六道的人在武林之中,高手不少。」

「不知道你可知道魔門在兩派六道之外,還有一個隱宗。」楊廣笑眯眯的看着一邊的蕭後一眼。

蕭後聽了嬌軀一陣顫抖,手中的硃筆跌落在書案之上,她面色蒼白,神情慌亂,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又是誰?是魔門之中哪位大佬,居然潛藏在朕的身邊。」楊廣並沒有理會蕭後,蕭後再怎麼樣,也為楊廣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就衝著這一點,楊廣也不會計較什麼。

「陛下在說老奴嗎?老奴只是一個殘廢之人。」老太監低着頭,趕緊說道。

「你是殘廢之人?你的功力遠在皇后之上,哼哼,你瞞得過別人,但絕對瞞不過朕。」楊廣雙目中神光閃爍。

老太監聽了頓時發出一陣奸笑聲,他身形晃動,瘦小的身軀陡然之間變的又高又長,乾枯的面容這個時候也恢復了原來的模樣,臉上華光閃爍,看上去十分不俗。

「我以前還在感慨,當年威震天下的晉王為何變成如此模樣,看來,你的一切都是裝的。」老太監雙目中奇光閃爍,看着楊廣一眼,得意的說道:「就算現在發現,也不算太遲。可惜的是,你知道的東西太多了。昏君,你若是老實一些,還是能活幾天,現在,納命來吧!」

老太監身形晃動,右手擊出,房間內頓時寒冬臘月一樣。

「寒冰神掌!」虞世基驚呼道。

「宇文世家的人?」楊廣右手按了下去,輕飄飄的,沒有任何力量一樣。

「砰!」老太監雙目圓睜,整個人靜靜的站在那裡,仍然保持出掌的模樣。

「寒冰神掌?你,你怎麼會?」老太監身上傳來陣陣輕響,就見全身上下都好像被寒冰給冷凍起來一樣,連眉毛都變成了白色。

「朕會的東西還多的很呢!可惜的是,你不知道而已。」楊廣揮出,老太監身上的響聲越來越大,最後化成一堆冰屑。

「陛下。」蕭後跪在地上,渾身瑟瑟發抖。

「陛下。」虞世基整個人都趴在地上,臉色蒼白,雙目中閃爍着驚恐之色。

一擊之下,就斬殺了一位高手。

這是何等的實力。

虞世基可是知道楊廣在以前絕對不會有這樣的實力,否則的話,也不會被困江都。

但現在,虞世基知道,以前的楊廣都是裝的。

至於目的是什麼,虞世基隱隱之間有了猜測。正是因為這種猜測,才讓他感到可怕。

「魔門兩派六道,沒想到,現在都已經深入朝堂之上了。」楊廣悠然長嘆道。

「有陛下在,何懼那些跳樑小丑。」虞世基趕緊拍着馬屁。

「虞世基,這件事情你要爛在肚子里,朕要是聽了一點風聲,朕就要了你的腦袋。」楊廣雙目如電。

「陛下放心,臣今天什麼都沒有看見,也什麼都沒有聽見。」虞世基這個時候恨不得將這一切都給忘記了。

「朕要整頓朝綱,你心裏面的花花腸子給朕收起來,否則的話,朕也救不了你。」楊廣惡狠狠的望着虞世基。

虞世基頓時感覺到一道目光盯着自己的脖子,涼颼颼的,好像是利劍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樣。

當下嚇的連連點頭,哪裡敢反駁。

「下去吧!」楊廣揮了揮手。

虞世基嚇的狼狽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