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人在隋唐我竟在西遊無敵了全文閱讀 第2章_安誥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大業十四年正月初五,江都城,大隋皇帝行宮。

宮內衛士如雲,猛將如雨。

雖然天氣還有一些寒冷,可是將士們仍然在搜尋着什麼。

皇帝遇刺了。

儘管這個皇帝在將士們心中刻薄寡恩,不得人心,但掌控天下十幾年,南征北戰打下來的威名可不是任何人都敢來挑釁的。

寢宮中,燈火通明。

中間龍床之上,一個中年人躺在上面,面色蒼白。

在一邊還跪着許多人,唯有一個盛裝女子,面色雍容華貴,靜靜的站在那裡,雙目中閃爍着奇異之色。

「咳咳!」一陣咳嗽聲傳來,在大殿中十分醒目。

「陛下醒了,陛下。」

床前的御醫喜極而泣,皇帝若是出了什麼事情,自己的性命難保,甚至連自己的家小都難逃一死。

「陛下。」宮裝女子冰冷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我,我這是在哪裡?」楊廣睜開雙目,望着眼前,一切都變的如此陌生。

「陛下,這是江都宮。」宮裝女子雙目中多了一些奇異之色。

「江都宮?」楊廣頓時感覺到腦袋一疼,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來。

「怎麼回事?江御醫,快看看。」宮女美婦面色一變,大聲訓斥道:「還有那高麗刺客,到底是用什麼手段傷了陛下,宇文化及還沒有抓到刺客嗎?無用之人。」

大殿內再次傳來一陣慌亂的聲音。

而在大殿之外,一個中年男子手持寶劍,面色陰沉,他雙目不時的望着遠處的皇宮,隱隱之中,一絲殺機一閃而沒。

「將軍,陛下剛才蘇醒了,現在正在休息。」

一騎飛奔而來,大聲說道。

宇文化及雙目頓時睜的老大,大聲說道:「快,搜尋刺客,絕對不能讓刺客跑掉了。給我挨家挨戶的搜,不能放跑了任何一個人。」

今夜的江都城是一個混亂的江都城,黑暗之中,不時的傳來一陣陣慘叫聲。

不僅僅這些驍果大軍趁機搜刮百姓,就是江都城的地下勢力也在渾水摸魚。

不過,這一切都和楊廣無關,等到楊廣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整個江都又恢復了正常模樣。

龍床上,楊廣靠在床榻上,略顯浮腫的臉上露出一絲怪異之色。

他奪舍了楊廣,和他同名同姓的人,也是歷史上有名的人物。

他並不開心,因為現在是大業十四年的正月,不出意外,再過幾個月楊廣就要被殺了。

更重要的是,這不是一個簡單的世界,從皇帝的記憶中,這是一個高武世界。

寧道奇、畢玄、傅采林三大宗師威震天下、精通天地造化;

慈航劍齋、靜念禪院、陰葵派、花間派等正邪相爭;

宇文閥、獨孤閥、李閥、宋閥四大世家翻雲覆雨,掌控朝綱;

這裡武者可冰封天地,一劍斷江,超凡脫俗。

大唐雙龍世界?

可又不是,因為還有傳說中的仙人存在。

楊廣年輕的時候,倒可以稱得上是猛將,尋常三流武者勉強可擋之,可是現在酒色早就腐蝕了身體,哪裡有當年之猛。

「首先要活下去。」楊廣目光閃爍。

活下去雖然很簡單,對於楊廣來說,卻很困難。

大隋內憂外困,四大門閥虎視眈眈,現在還沒有造反,但實際上,世人都知道,這些門閥已經等不了多久了。

就比如眼下,恐怕宇文閥的人已經準備起兵造反了。而李淵的勢力也已經滲入關中等地了,就等着自己死後南下了。

「如何破局?」楊廣望着外面的殿宇,露出思索之色。

這是一個高武的世界,甚至還有可能是仙俠的世界,武者揮手斷江,隨手之間就能要了自己的性命,想要在這樣的環境中活下去何等艱難。

楊廣看着自己的雙手,已經不是當年手執長槊,衝鋒陷陣,手握乾坤的雙手了,雙手白嫩,但肌膚鬆弛。

「臣裴世炬奏西域事疏!」

楊廣看着旁邊的書桌,書桌上擺放着許多奏摺,雖然現在天下大亂,楊廣的聖旨恐怕出不了江都,但朝中仍然有許多奏摺送上來,都是虞世基和封德彝兩人彈劾朝中大臣的奏摺。

「裴世炬?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邪王石之軒?」

楊廣面色一愣,啞然失笑,隨手將裴世炬的奏章拿了過來。

在沒有找到一線生機的情況下,看看奏摺也只能當作一種消遣,平時對朝政已經絕望的楊廣很少看面前的奏摺了。

「臣裴世炬奉天子之命,經營西域數載,今已成書,敬呈陛下御覽…」

裴世炬的字剛勁有力,大氣磅礴,可是楊廣看了一會,總感覺,自己看上去充斥着一絲邪意,兩種感覺交織在一起,十分的彆扭。

不過,裴世炬將西域諸國的情況介紹的很詳細,西域各國有哪些風俗習慣,自己的國家有哪些高手,然後從大興到該國怎麼走,等等,都介紹的很清楚。

而其中介紹各國的風俗習慣讓楊廣看的連連點頭。

等到楊廣看完的時候,已經到了傍晚時分了。

「這個裴世炬,不管是不是邪王,的確是一個有才能的人。」楊廣放下手中的卷宗,忍不住嘆息道。

「您激活了讀書成聖系統,只要閱讀別人書寫的一切,就有可能得到武功秘籍、內力等等一切。」

「您閱讀邪王石之軒的《西域圖記》,獲得邪王石之軒的不死印法。」

腦海之中,忽然響起一陣機械般的聲音。

話音剛落,腦海之中就多了不死印法種種招式,陰風送葬索命來、生離死別摧肝腸等等招式紛紛出現在腦海之中,還有如何逆轉生死二氣,將敵人的死氣轉化自己的內力,這樣讓自己的內力永不枯竭。

「這就是我的金手指嗎?」

楊廣在乎的不是什麼不死印法,在乎的是自己如何得到不死印法的。

自己看了石之軒的《西域圖記》,然後自己就輕鬆掌握了不死印法。

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可以通過辦法,獲得各種武功秘籍。

「可惜的是空有招式,沒有內力,最後還是沒用的,

不死印法雖然厲害,但在短時間內,並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還能有其他的辦法嗎?」

楊廣將目光望向旁邊一疊的奏章上,好像看到了一堆的武林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