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秦羽沈冰嵐穿越小說叫什麼 第9章_安誥小說
◈ 第8章

第9章

秦羽和秦文耀兩人回到王府時。

秦張氏還未睡,一直在等着他們兩人的消息。

秦文耀父子剛一進屋。

秦張氏便迎了上來,面帶焦急,「老爺,陛下怎麼說?羽兒邊疆策論得沒得到陛下賞識?畫陛下收沒收下?陛下有沒有原諒你?」

她一着急便問了很多。

沈冰嵐一直陪在秦張氏身旁,見秦文耀父子進來,給他們倒了熱茶。

秦文耀順勢坐下,臉上噙喜,「呵呵~,夫人莫急,陛下不但聽取了羽兒的策論,還好好的誇了他一番,陛下已決定不再擴軍攻打草原,而是撥款賑災。」

「對了!皇后,太子和太平公主也在,都對羽兒非常讚揚,太平公主還親自給羽兒倒了杯茶,真是令我沒有想到。」

秦羽有出息,臨危不亂,力挽狂瀾,秦文耀臉上有光,自然非常高興。

「太平公主親自給羽兒倒茶!?」

秦張氏跑到秦文耀身旁,眼眸瞪大,甚為驚嘆,「這……這太平公主不會看上咱們羽兒了吧?我們羽兒還真是出息了!」

秦文耀一滯,眉頭緊皺,「你這什麼話啊!?婦人之見!人家太平公主精通政務,只是單純欣賞羽兒的策論罷了,哪裡有你說的那麼複雜!」

說著,他轉頭看向秦羽,「就他這浪蕩公子哥的模樣!人家太平公主怎麼可能看得上他!」

聽聞此話,秦張氏頓時不樂意了。

「你這說的什麼話!?」

秦張氏瞪着秦文耀,嚷嚷道:「羽兒怎麼了?風流倜儻,英俊瀟洒,滿腹經綸!怎麼就看不上我們家羽兒了?這事我也不指望你出力!我明日入宮問皇后娘娘自然就知道了!」

秦羽聽着一陣頭大,忙起身道:「爹,娘,你們聊,孩兒先行告退。」

不過該說不說,秦張氏在皇后那是真的有面。

今日明眼人都看的出來,皇后對他們父子百般維護。

不然若是有個添油加醋的皇后,便宜爹早挨擼了!

秦張氏點點頭,隨後看向沈冰嵐,「嵐兒,你也回去歇着吧。」

「是,夫人。」沈冰嵐應聲。

隨後秦羽和沈冰嵐兩人就出了前廳。

到了院里。

微風拂面,月光皎潔。

秦羽抬頭望着滿是星辰的夜空,突然道:「你知道今天是什麼夜嗎?」

沈冰嵐一愣,駐足原地,柳眉微蹙,疑惑道:「什麼夜?」

秦羽轉頭看向沈冰嵐,揚起笑臉,「想你的夜。」

此話落地。

沈冰嵐的俏臉,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耳根燒去,俏臉紅的像是蜜桃一般,煞是好看。

「哈哈哈……」

秦羽朗聲大笑,急忙向後院跑去,「冰塊原來也會臉紅啊!」

「秦羽!你個登徒浪子!」沈冰嵐臉頰生暈,氣的咬牙,緊握劍鞘的手心都出了汗。

整個金陵城,人人看她,畏之如虎。

但秦羽卻屢屢調戲於她,令她十分無奈。

她發誓有一天,一定要毒打秦羽一頓。

……

翌日。

清晨。

秦王府。

秦文耀和秦張氏兩人,正在廳中用膳。

沈冰嵐從廳外疾步而來,「王爺,夫人,福公公前來傳旨,人在府前。」

傳旨!?

秦文耀和秦張氏一愣,事情不是都解決了嗎?怎麼還傳旨?

秦張氏忙站起身來,問道:「嵐兒,傳的什麼旨?」

沈冰嵐應道:「說是要給小王爺封官。」

封官!?

秦文耀和秦張氏先是一滯,而後大喜。

真是祖上積德啊!

魏皇親自降旨給秦羽封官,這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事!

秦文耀真是沒有想到,魏皇竟如此欣賞秦羽,他這當爹的臉上都露出了得意之色。

他看今後誰敢說秦王府二公子,就是沉迷於酒色的紈絝子弟!

「出息了!羽兒真是出息了!」

秦張氏喜上眉梢,十分激動,忙道:「嵐兒快去叫羽兒起床接旨,他若是裝病,你就將他給本妃綁來!」

「是,夫人。」沈冰嵐揖禮,向廳外而去。

秦張氏忙去拉秦文耀,「老爺,別愣着了,咱們趕快去接旨吧!」

「對!接旨!」秦文耀踱步向廳外而去。

秦文耀身為異姓王,戶部尚書,自是見多識廣,對聖旨並不陌生。

但魏皇降旨給秦羽封官這事,還是令他非常震驚的。

今日得好好去祠堂上兩炷香才行,真是祖宗保佑。

後院。

卧房。

秦羽還躺在卧榻上呼呼大睡。

兩名面容姣好,身材窈窕的侍女,推門而入,來到卧榻前。

「小王爺該起床了~」

「小王爺奴婢伺候您更衣了~」

兩道如銀鈴般悅耳的聲音,傳入秦羽耳朵里。

兩名侍女是雙胞胎,名叫大玉兒,小玉兒。

她們原本是商賈家的閨女,算是大家閨秀,後來父親遭人陷害,府邸被抄,姐妹兩人便被送進了教坊司。

大玉兒和小玉兒剛到教坊司,秦羽正巧去聽曲。

他見姐妹兩人長得俊俏,精通琴棋書畫,有些才華,便贖回來當了貼身侍女,提供叫醒服務。

原本教坊司里的人不能隨意贖買,很多都是家中犯了重罪的。

但秦羽乃是教坊司豪客,加之背景深厚,當日便將姐妹兩人領回了家,令她們免於苦難,也算是積德行善了。

秦羽聽着大玉兒和小玉兒的呼喊,扯過被子捂住腦袋,懶洋洋道:「本公子還沒睡夠呢!你們不要吵!讓本公子再睡一刻鐘,就一刻鐘~」

「小王爺,你不是說今後再不睡懶覺了嗎?」

「小王爺,你不是讓奴婢姐妹督促你練功嗎?」

大玉兒和小玉兒兩姐妹,花枝招展的站在卧榻前,苦口婆心。

話音剛落。

砰!

屋門被踹開!

沈冰嵐身着白裙,手持利劍,從卧房外走了進來,氣勢洶洶。

大玉兒和小玉兒兩姐妹,忙站到一旁,福禮道:「見過嵐兒姐姐~」

沈冰嵐微微點頭,但臉依舊冰冷。

沈冰嵐雖然名義上是秦王妃護衛,但人人都知道,秦王妃待她如閨女,她在秦王府內的地位極高。

關鍵人家還是魏皇的救命恩人。

沈冰嵐來到卧榻前,冷冷道:「小王爺,聖旨駕到,夫人讓你到府前接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