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秦羽沈冰嵐穿越小說叫什麼 第7章_安誥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殿中。

魏皇幾人皆是目光灼灼的望着秦羽,期待着他的回答。

秦羽波瀾不驚,緩緩道:「很簡單,因為以往互市之所以沒有成功,那是因為雙方都沒有誠意。」

「以往互市,朝廷想的是什麼?是想以低廉價格收購牧民的良駒,那些商人更是換着花樣欺騙牧民。」

「烏羅可汗想的是什麼?草原騎兵好一些連馬鐙都木質的,他想的是如何打通渠道,收購大魏的鐵礦石。」

「這樣的心思各異,各懷鬼胎,可能令互市久存嗎?除了加深兩族百姓之間的矛盾,臣不知道還有什麼意義。」

此話落地。

魏皇,秦文耀,蕭柔幾人皆是一震。

雖然秦羽這話說的不好聽。

但確實是一針見血。

魏皇眉頭深鎖,點點頭,問道:「那你來說說,我們有誠意,草原牧民就真的同樣講信譽嗎?」

秦文耀幾人,亦是好奇的望着他。

秦羽緩緩開口,「草原為什麼人口稀少?因為他們生活的十分艱苦,胡人為了放牧,要時常遷徙,一年在路上流產的婦女都不知道有多少。」

「到了冬天更為艱難,連野蘿蔔,野韭菜都沒的挖,只有硬邦邦的羊肉乾和奶塊,一旦遇到冬季大寒或者夏季大旱,更是死傷無數,無人救濟,牛羊都沒了,他們除了南下劫掠,毫無生機。」

「這是邊疆禍患的根本原因。」

話說此時。

魏皇幾人聽的興緻勃勃,十分投入,亦是非常震驚。

他們真是沒有想到,秦羽對胡人竟如此了解。

在眾人期盼的目光中。

秦羽繼續道:「牧民圖的是什麼?圖的無非是一口吃的,那就由朝廷主持開辦互市,讓牧民可以公平的以物易物,朝廷既可以收一部分商業稅,增加財政收入,又可以解決牧民劫掠問題,穩定邊疆,何樂而不為?」

「牧民們有糧吃,還會想着將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去劫掠嗎?不僅如此,他們還要念陛下的好。」

「如今大魏各地受災嚴重,民不聊生,陛下如果一意孤行,不得民心,何以為勝?」

魏皇眉頭緊皺,疑惑道:「那這樣一來,豈不是朕服軟了?」

秦羽微微搖頭,「這叫策略,陛下講求的是霸道,軍事力量的碾壓,將烏羅部族打服,讓他們不敢來犯。」

「但牧民若是沒了吃的,還管服不服?左右是死路一條,還不如南下劫掠拼條活路。」

「烏羅可汗更會煽風點火,說陛下就是想將他們趕盡殺絕,那草原牧民會更痛恨陛下,只會讓草原牧民更團結。」

「反之互市,陛下的名聲有了,邊疆百姓穩定了,大魏的和平發展時機有了,牧民也不會痛恨陛下。」

秦羽說的言之鑿鑿,擲地有聲。

將草原形勢分析的非常透徹,令人為之震撼。

魏皇和秦文耀低頭沉思。

蕭柔驚嘆的望着秦羽,不知想着什麼。

魏皇又問道:「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我們難道就一直跟烏羅族交好?歷史告訴我們,草原和大魏的和平,只會是短暫的。」

秦羽風輕雲淡,波瀾不驚,淡淡道:「這只是我大魏的緩兵之計,待我大魏兵強馬壯之時,便可一舉北上,收服草原,將草原地區徹底變成我大魏的牧場。」

「那時出征,我大魏國泰民安,兵強馬壯,民心所向,就連一部分牧民都會直接臣服陛下,那是「師出有名的正義之戰」,那是無往不利王道。」

「選擇不顧災民,盲目攻伐,不得民心的霸道,還是選擇偃旗息鼓,與民更始,互市安邊,民心所向的王道,陛下心中應該已經有所思量。」

「治國理民,歸根結底就是一個字「民」,民之所向,無往不利,民之所懼,艱難險阻。」

話落,他淡然一笑,「不知臣可否討杯茶喝?說的有些口乾舌燥了。」

聽聞此話。

長公主蕭柔忙站起身來,親自倒了杯茶給秦羽遞上前去,「給……」

蕭柔非常欣賞秦羽。

秦羽方才那番話,實在讓她敬佩不已。

她也想過互市,但見解跟秦羽比起來,雲泥之別,因為對於民情的認知,他遠不及秦羽。

秦羽看着蕭柔一愣,隨即接過來,「有勞長公主。」

蕭柔俏臉微揚,嫵媚動人,微微搖頭,隨後坐了回去。

見此一幕。

魏皇和陳皇后都是一驚。

秦文耀更是嘴角一抽。

長公主給秦羽倒茶,太不符合規矩了。

被禮部官吏知道,那都得躥了,非得參死秦羽。

但此時他們也無暇顧及,便沒多說。

秦羽喝着熱茶,旁若無人,鎮定自若。

魏皇如果不是傻子,肯定知道該如何選擇。

頓了頓。

秦文耀起身,揖禮道:「陛下,微臣認為,犬子之言,十分有理,金陵城外的災民越來越多,這個時候擴軍攻打草原,不但解決不了邊關禍患,更甚是讓大魏陷入危機。」

「您不要忘了,大魏擁兵自重,虎視眈眈的人不在少數,現在要內救災民,外開互市,雙管齊下才可。」

長公主蕭柔跟着起身揖禮,「父皇,兒臣以為秦羽之言,乃是救國安民之道,還望父皇採納。」

陳皇后瞪了一眼蕭南。

蕭南這才反應過來,揖禮道:「父皇,秦羽說的對。」

秦羽抬頭看着蕭南,不禁一嘆。

這廝是真的命好。

魏皇一共有二十個孩子,其中十九個都是公主,就蕭南一個皇子。

這廝才是真正的天選之子。

什麼黨爭奪嫡都是不存在的事,無論如何,他也是大魏唯一的太子。

但蕭南也不是傻,只是喜武厭文,憨厚點罷了。

不過蕭柔卻是才氣無雙,精通政務。

這也是魏皇刻意培養的,兒子指不上,只能指閨女了。

他還希望今後蕭柔可以好好輔佐蕭南呢。

其實這也挺好,若是皇子輔佐,非要同室操戈了不可。

良久。

魏皇緩緩開口,沉吟道:「好,既然你們都認為此時不宜擴軍,那就先將款播下去救災。災民要救,邊疆互市也要落實!」

魏皇了解自己,確實是霸道由余,王道不足。

但他若是想做個好皇帝,講求的必須是王道。

緊接着。

魏皇看向秦羽,緩緩開口,「秦羽,今日你獻上良策,立下大功,想要什麼賞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