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炮灰女配竟然是大佬的白月光! 第7章_安誥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如果被傳緋聞了,會讓你很困擾嗎?」

就在時冉說話間,陸清彥的腦海里閃過了一個想法,他想早一點把他們兩個的關係綁到一起。

「當然會啦!因為我畢竟才是一個新人,進娛樂圈還什麼都沒做,就先把緋聞傳出來了,那觀眾對我的印象肯定會不好的。」

時冉歪着腦袋想了想說道。

陸清彥眼底有一些失望,不過轉念一想,他不能靠這些小手段上位!

他要讓她心甘情願的待在自己身邊。

陸清彥沒有再說話,看着時冉精緻的側臉,思緒飄回了和她初見的那一天。

那是六年前,陸清彥剛接手家裡的產業,陸媽媽病逝,那段時間他常常喝得爛醉如泥,他在陸家,除了母親,其他人都只把他當作繼承產業的工具人,母親的離世對他的打擊不可謂不大。

那晚,他依舊是喝得爛醉,不知怎麼走進了一條昏暗的巷子里,被一群街頭混混盯上了。

「老大!這個富家公子哥兒我盯了他幾天了,每天都喝得爛醉,他手上那塊手錶,怎麼也得有個幾十萬,我們把他敲暈了,給搶走,夠我們逍遙一段時間了。」

聽着手下人的提議,混混老大最終也是動搖了,拉着幾個兄弟,拿着棍子就沖了上去。

一人一棍把爛醉的陸清彥打得在地上縮成一團。

「媽的……誰……誰敢打老子……不想在錦城混了?」

陸清彥被打得暈頭轉向,嘴裏惡狠狠的說道。

「你爺爺我,臭小子,白瞎了這麼好的表。」

一群人搶了陸清彥身上值錢的手機和表,臨走前還不忘再囂張的踹他兩腳,反正也是個醉鬼,醒來了還能記起個屁呀!

後來陸清彥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小巷子,癱坐在小巷口的地上,他頭髮凌亂,衣服也被撕壞了,臉上青紫的痕迹交替,活脫脫一個街上小混混打架失敗了的模樣。

那天時冉被班上的男同學鎖在了教室里,幸好被巡邏的保安叔叔聽到了聲音,才把她放出來,所以她是最後一個出校門的,在路上還在想着用什麼借口才能騙過爸媽自己晚回家的原因,正巧就看見了跌坐在地上的陸清彥。

或許是在他身上感覺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或許是因為他長得還挺帥,又或許是因為想讓陸清彥成為自己晚回家的借口,種種原因下,時冉站在他面前遲遲沒有挪動腳步。

被打得半眯着眼睛的陸清彥,看見了停留在自己面前的小白鞋,他迎着暖黃色的路燈,看清了女孩的臉。

青澀的臉龐卻依舊能讓人看出是個美人坯子,她的頭髮柔順的搭在耳邊,一雙星辰般美麗的雙眼,對他露出了擔憂的神色,或許是那一眼,讓陸清彥這麼多年來,一直難以忘懷。

「你被人欺負了嗎?」

女孩的聲音軟軟的很好聽。

「你沒有家嗎?家裡人會很擔心你的。」

陸清彥沒有回答她,只是靜靜的看着她,時冉有些擔憂,難道是像自己一樣,被欺負了不想讓家裡擔心嗎?

「走吧,我知道一家夜宵店很好吃!我還有零花錢,帶你去吃吧。」

時冉在校服口袋裡找了找,找到了兩張紅色人民幣。

陸清彥點了點頭,從地上站起來,他比時冉要高很多,十八歲的時冉身高只夠到他的胸口。

她怎麼這麼小隻呢?就像一隻小兔子一樣,他隨手就可以把她提起來。

這是陸清彥站起來的第一個想法。

兩人一起去了夜宵店,時冉大方的請陸清彥吃了干鍋鴨掌和烤魚。

陸清彥喝了酒,又被打,也正餓得厲害,那晚的夜宵是他吃過最美味的一頓飯。

全程都是陸清彥在吃飯,時冉在一旁,靜靜地看着他,心裏盤算着回到家要和爸爸說的話術。

後來時冉給了陸清彥一些錢坐車,她自己也回家了。

回到家後,時冉才發現,原來爸爸去學校找她了,保安告訴了爸爸時冉被鎖在教室里的事情,爸爸猜想到時冉在學校被欺負了,當機立斷,第二天就給時冉辦了轉學。

之後的一個月,陸清彥每天都會來到學校門口,從早上等到晚上,不過再也沒有遇見時冉,不知道她的名字,卻還記得她的樣貌,每每午夜夢回,他總能夢起女孩那張青澀的臉,耳邊彷彿還有她溫柔的聲音。

當時的陸家,實際掌權人還是陸清彥的父親和爺爺,為了以後自己能在陸家有絕對的話語權,之後的六年,陸清彥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工作中。

陸清彥也確實做到了,如今的陸家,他是絕對的掌權人,而陸家在他的帶領下,也達到了一個史無前例的光輝位置。

這些事情的起因全是,他想讓她以後在陸家能夠無所顧忌的做自己。

終於,現在上天又把她送回了自己身邊,雖然她已經不記得自己了,但他這次一定會好好保護她。

陸清彥回過神,看着眼前長相精緻絕色的時冉,笑着說道:

「那我�老公成頂級豪門孟寧��可以常聯繫嗎?」

時冉看着陸清彥的笑容有些呆住了,他俊逸的臉龐上,嘴角上揚,深邃的瞳孔里倒映出時冉的面容。

不知道為什麼,時冉覺得陸清彥此刻的笑容有些寵溺的感覺?

看着陸清彥帥氣的臉龐,時冉意識到自己的想法偏了道,耳尖微微泛紅。

「當……咳……當然可以啊,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做好朋友。」

陸清彥沒錯過她泛紅的耳尖,也沒有回答她的話。

他要的可不只是做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