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劉均楊戰小說 第9章_安誥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楊戰從房頂上一躍而下,四兒,老五,老六都迎了上來。

此時,三人都身上肅殺之氣彰顯,面色剛毅,哪裡還是之前那不正經的天牢獄卒。

「二爺,都還在!」老五抱拳。

「一會兒衙門捕頭來了,讓他們將屍體拖走,其他事情,隨便打發了就是!」

「是,二爺!」

三人抱拳,恭敬的等着楊戰進了打開了鐵門,進入了後院。

推開房門,頓時熱氣撲來。

楊戰愣了一下,都差點以為自己走錯了。

畢竟,這也太規整了,還有淡淡的香味,雖然小,雖然簡陋,但是都收拾的挺妥當。

爐子燒着火,綠楊在這溫暖的屋子裡,穿的單薄了許多。

正在為楊戰織補破損的衣袍。

看見楊戰進來,馬上起身,率先為楊戰脫去了沾染些雪花的衣袍。

露出了楊戰裏面的單薄衣衫。

然後轉身:「二爺,奴婢給你打水!」

綠楊很快的將爐子上的熱水倒進了一個木桶里。

楊戰坐下,看了看四周,尼瑪有些不適應了。

以前年月,戎馬生涯,都是大老爺們兒,那有什麼講究的。

而這三年,一個牢頭,一個男人,似乎也沒有什麼好收拾的。

頂多出門的時候,規整一下,去燒雞鋪蹭蹭燒雞吃,順便看看風韻動人的老闆娘。

逢年過節也得整理下,畢竟老六的姐姐也會來一起過節。

這尼瑪的不過節,不出門的,家裡收拾的跟新買的一樣。

屋裡多了個女人,瞬間就感覺哪哪兒都不一樣了。

怪不得啊,王公大臣府上,婢女多的數不勝數。

忽然,楊戰低頭,就看見綠楊蹲在跟前,正在為他脫靴子。

楊戰剛想說什麼,卻看見綠楊的領口下,那紅色肚兜輪廓。

一時間,這男人的毛病就起來了。

楊戰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也該討個媳婦兒了?

不過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還是算了吧。

綠楊的手很柔軟,將他的腳放在了木桶里。

小手還幫楊戰揉搓着腳。

綠楊抬起臉頰,燈火照耀中,別說,越看越好看。

挺翹的鼻樑,溫潤的紅唇,幾縷秀髮灑落下來。

「二爺,你的腳好暖和,這麼冷的天,奴婢還以為凍的很呢。」

「男人嘛,火氣旺!」

「哦!」

綠楊為楊戰洗腳,說實在的,這麼多年了,頭一次有這樣的待遇。

想到這裡,楊戰不禁樂了。

三年前,那皇帝老兒要是用這些糖衣炮彈,不是威逼的話……

呃,也是糖衣吃了,炮彈擋回去!

楊戰舒服靠在椅子上,閉上了眼睛。

聽着綠楊說:「二爺,你知道嗎,好多人都特別推崇你,尤其是年輕小子們,稷下學宮那些讀書的,就連我們太子府的太監,販夫走卒都說二爺,是我大夏第一神將。」

楊戰笑道:「我有什麼好推崇的,不過是一個行伍老兵。」

「才不是呢,真的很多很多人都推崇二爺,二爺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

「因為二爺窮苦出生,卻從一個小兵,當上了神武軍大將軍,戰無不勝,所向披靡,連最恐怖的蠻國大軍,都被二爺打得丟盔卸甲,這些年,都不敢再犯。」

綠楊說的很激動,小臉都紅潤了起來。

似乎怕楊戰不信,又說了起來:「真的,只要是說起楊將軍,無不推崇備至,那些服兵役的小子們,都想去神武軍呢,就想跟着二爺建功立業。」

「難道他們不知道,我犯了事,被貶成胥吏了?」

「二爺的事情,尋常人家哪裡知道啊,都以為二爺還在統率神武軍,坐鎮北濟呢,知道的,也為二爺鳴不平,就是稷下學宮的讀書人,曾經都上書兵部,為二爺叫屈。」

楊戰聽着綠楊的話,被洗着腳,舒服的快睡著了。

綠楊為楊戰洗完了腳:「二爺,床上休息吧。」

楊戰站起來,直接就躺下了。

身上血氣漸漸開始運行,也伴隨着楊戰的均勻呼吸聲。

綠楊望着似乎已經睡着的楊戰,小手揉了揉衣角,咬了咬紅唇。

「二爺,這就睡了呀?」

眼看楊戰沒回應,綠楊小腳跺了一下,小嘴一癟,然後也只好趴在床邊,睡了起來。

這一晚,毫無波瀾。

也沒有劫獄的人再度出現。

楊戰在綠楊的侍奉下,穿好了洗的乾乾淨淨,還有清香的衣袍。

再度感慨,這小日子過的,長此以往,怕是都要被糖衣給腐蝕了。

「二爺!」

「二爺!」

三子看見楊戰出來,頓時就跑過來,半邊臉通紅。

哭喪着臉:「二爺,那狗日的內務司的人,不但不給我,還打了我一巴掌。」

「大爺的,誰打你,你打回去啊,老子手底下,從來沒有慫兵!」

三子一聽,哭喪的臉,瞬間就露出了笑容。

「嘿嘿,我打回去了,就是……」

「就是什麼?」

「下手有點重。」

楊戰一愣:「多重?」

「一個太監,五個內衛,應該是骨頭斷了些,不過絕對沒打死人。」

啪!

楊戰一拍腦門。

這小子,還特么如小孩子被欺負了跑回來找長輩告狀一樣。

還特么叫屈呢,這是大勝仗!

三子小心翼翼道:「二爺,我是不是闖禍了啊?」

「沒什麼大事,對了,他們敢打你,不知道你是我的人?」

三子搖頭:「不知道啊,不過換人了,不是原來內務司的太監了。」

楊戰皺起眉頭:「沒報我名號?」

「報了啊,沒管用。」

「卧槽,給他們臉了!」

楊戰板著臉:「老子去找他們去!」

「二爺,不用去,他們來了,在外面呢!」

「來的正好!」

楊戰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當來到天牢門口,楊戰就愣住了。

明晃晃的雪地里,躺着十幾個身穿甲胄的皇城內衛,在那裡哎喲哦的叫喚着。

楊戰嘴角抽搐,這尼瑪的,惹誰不好,惹他神武軍的人。

該!

「二爺!」

四兒轉頭行禮,激動道:「二爺,他們先動手的!」

「這個場景,先動手後動手有屁的區別,那太監了。」

四兒指向一側,那雪堆里。

一個身穿綠色圓領衫的太監,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拉過來!」

「是!」

四兒氣勢洶洶的上前,直接將那小太監拉了起來。

「啊……你們狗膽,敢打我內務司的人,你們死定了,鬆開,鬆開,你們這是造反,死定了!」

太監的聲音有些尖,聽起來不舒服。

「閉嘴!」

楊戰一聲冷喝,小太監瞬間閉嘴了。

傻獃獃的看着楊戰,有些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