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科舉狀元郎他從不親自動手全文閱讀 第9章_安誥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陸楊看着劉曉回房的背影,心裏一陣無奈。

「爹,我並不是想問你們要錢,我……」

陸大石擺擺手,起身往院子里走去。

陸楊看向陸柏三人,剛想說什麼,陸柏三人也起身出去了。

三個嫂嫂沒走,看向陸楊的眼神有些猶豫。

陸楊鬆開緊皺的眉頭。

看向三個嫂嫂,淡笑道:「三位嫂嫂這是有話要跟我說?」

陸楊也不打算解釋了,說再多也沒用,還不如用行動來改變陸大石几人對他的印象。

李靜和周尋芳看向趙梨花。

趙梨花點頭,隨後看向陸楊,問道:「楊子,大嫂前些日子做了些綉活,還沒有找人拿去縣城裡換錢,你看你明天能不能幫我拿去縣城裡換錢?」

趙梨花剛說完,李靜和周尋芳連忙也道:「還有我們。」

陸楊還以為是什麼事呢,原來就這事?

他連忙應道:「嫂嫂們不用客氣,我拿去幫你們賣掉就是,只是,我沒有接觸過這事,平時都是賣的什麼價錢?」

趙梨花三人的綉活還算不錯,就是花樣是最普通的花樣,兩個手帕只能賣三文錢。

陸楊聽到三人的話後,便仔細看了看三人拿出來的手帕。

手帕里繡的,多是簡單的花紋。

即使繡得再好,也賣不了太高的價格。

陸楊把趙梨花三人交給他的手帕收好之後,便道:「嫂嫂們放心吧,我會辦好這事的。」

趙梨花三人也鬆了一口氣,跟陸楊道謝之後,便去了廚房收拾東西。

陸楊低頭看着手上的手帕,心裏有股說不出來的滋味。

這些手帕加起來不多。

趙梨花十六條,李靜十三條,周尋芳九條。

全部賣出去的話,這些錢加起來才五十七文錢。

也不知道趙梨花三人是花了多久時間繡的這些。

陸楊想到自己房裡放着的《三字經》,輕嘆了一口氣。

劉曉邁出房門的腳步一頓,看了看手上拿着的二百文錢,想了想,轉身又走了回去。

陸楊剛把手帕整理好,劉曉便走到陸楊面前坐下。

「楊子啊,這錢你拿着。」

說著,劉曉往陸楊手裡塞了個東西。

陸楊一愣,看着手心裏的一兩碎銀有些發懵。

「娘,爹不是說……」

劉曉連忙讓陸楊噤聲,「噓,你小聲點,別讓你爹他們聽到了。」

說著,劉曉讓陸楊快把手裡的碎銀收好。

陸楊不肯,想要往劉曉手裡塞回去。

「你拿着!」劉曉語氣強硬。

「娘知道你是不會亂花錢的,只是讀書需要的,該花就得花。」

陸楊眉頭一皺,連忙解釋:「娘,我紙張什麼的都有!」

劉曉看了一眼外面的院子,小聲道:「娘知道了,你快收起來。」

陸楊見劉曉怎麼說都不收之後,想到後面的計劃,索性就把銀子收了起來。

陸楊不收時,劉曉心裏不得勁。

陸楊收好後,劉曉心裏更不得勁了。

她看了看正在外面說話的三個兒子,伸手拍了拍陸楊的手背,輕聲道:「你那三個哥哥都是好的,你以後飛黃騰達了,可不能忘記他們。」

陸楊回頭瞥了一眼陸柏三人。

陸柏、陸松、陸榕三人不知在說些什麼,又是笑又是鬧的。

陸楊沉默了一瞬,隨後點頭。

「娘,我知道了。」

劉曉點頭,「你明白就好,一會你早點休息,明天卯時牛車就要走了,你別錯過了牛車。」

說著,劉曉又從懷裡拿出三文錢遞給陸楊。

陸楊看了一眼劉曉,伸手拿過那三文錢。

「謝謝娘。」

劉曉嗔怪地看了一眼陸楊,笑道:「這有什麼好謝的,快回房裡休息吧。」

劉曉還有事要忙,讓陸楊早點回房休息後,劉曉便走了出去。

陸楊看着手心裏的錢,心裏卻放鬆了下來。

不知怎地,陸楊心裏有些高興。

他從沒有這麼清晰地認識過自己。

他就是陸楊,陸楊就是他。

在這一刻,陸楊沒有再站在門外看陸家人。

而是真真切切地走進了陸家大門。

陸楊把手心裏的錢放進懷裡後,便起身往院子里走。

陸柏見陸楊出來後,連忙招呼陸楊過來。

「楊子,過來坐坐。」

陸楊看了一眼手裡拿着的手帕,剛想說一會就來,陸柏便開口了。

「這是你嫂嫂她們讓你幫忙拿去縣城換錢的吧?」

隨着陸柏的話,陸松和陸榕也轉頭看向陸楊。

陸楊看着兩人驚訝的眼神,眉頭一挑,笑道:「是啊,嫂嫂們讓我明天去縣城時捎帶上。」

陸柏心裏一陣寬慰。

「楊子真是懂事了。」

陸松眼神一閃,也笑着贊同。

「小弟幾個月不回來,現在性子倒是改了不少。」

陸榕也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陸楊,難得地沒有給陸楊冷臉。

「這樣就挺好的。」

陸楊笑了笑,乾脆就坐在了陸柏身邊聽三人說話。

三人大多數都是說著田裡的事。

什麼田裡的稻穀已經撿了幾畝,明天就能撿完剩下的。

什麼稻穀這兩天就能收起來放進房裡放着。

什麼聽人說碼頭那邊最近有貨,忙完就能過去。

陸楊默默地坐在一旁聽着,也沒有插話。

劉曉忙完廚房裡的事,見幾兄弟還在那裡說話,連忙走過去讓幾人回房。

「有什麼話明天再說,什麼時候了,還說呢?」

陸楊幾人互相看了一眼,連忙回了房。

第二天卯時剛到,陸楊便起來了。

天色昏暗,陸楊抬頭一看,天上掛着不少星星。

洗漱完後,陸楊便去廚房拿了四個溫着的野菜餅。

吃了兩個後,陸楊用乾淨的手帕包好剩下的放進懷裡。

然後拿着竹筒去廚房裝了一竹筒的涼水。

檢查了一遍,見東西都帶上後,陸楊便出了門。

村裡養狗的人不多,但也有。

陸楊手裡拿着木棍,生怕從哪蹦出個狗子來。

好在現在這時候也有人要去縣城,陸楊跟在幾個村民後面,倒也沒有那麼怕了。

李伯的牛車就在村口等着。

眼見車上人來了不少後,也沒有再等了。

韁繩一扯,牛車開始動了。

陸楊閉上眼睛,開始背書。

車上剛開始還有人說話,慢慢的,車上響起了呼嚕聲。

陸楊就着這些此起彼伏的呼嚕聲,把四書五經快速地背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