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科舉狀元郎他從不親自動手全文閱讀 第10章_安誥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馬車到縣城門口時,大概是六點半的樣子。

太陽已經出來了,城門也是敞開的。

李伯的牛車進城之後就找了個空地停了。

跟陸楊幾人說好回去的時間之後,李伯便趕着牛車出了城門。

李伯說申時一到就走。

如此的話,他們要在縣城裡待八個多小時。

時間充裕,陸楊也沒有着急。

打算先把三個嫂嫂的事處理好再去藥鋪里詢問。

陸楊沒有直接去趙梨花三人說的錦繡布莊,而是打算多問幾家。

在去錦繡布莊的路上,陸楊看到布莊就進去問一問。

不僅是問價錢,還問其他一些問題。

此時,陸楊站在一個門面很大的布莊門前。

看着裏面絡繹不絕的客人,陸楊抬頭看了一眼上面的招牌。

「霓裳布莊?」

陸楊看了看裏面的布置。

見裏面賣的多是衣服之後,便走了進去。

布莊掌柜正在櫃前打着算盤,一副忙得不得了的樣子。

陸楊先是在店裡逛了一圈,也沒有理會周邊人的眼光。

把自己想知道的情況都了解之後,陸楊徑直走到掌柜的面前。

李掌柜打算盤的手一頓,抬眸看向眼前的少年。

一時間,李掌柜有些迷糊。

他們店裡大多數都是賣的女裝,怎地有這般年紀輕輕的少年郎過來了?

不過李掌柜也是從店裡的夥計升上來的,心裏雖然疑惑,但還是揚起笑臉問道:「小兄弟這是想要買什麼衣服?」

陸楊搖頭,「掌柜的,我想問一下你們店裡收不收綉好的手帕?」

李掌柜一愣,看着陸楊身上穿着的乾淨長袍,想了想,問道:「不知小兄弟可有拿手帕來?」

陸楊當即解下後面的背簍,把三個嫂嫂綉好的手帕拿了出來。

趙梨花幾人拿來綉手帕的布料不是好布料。

李掌柜一看,眼神就變了。

不過他也沒有生氣,而是直接拒絕了陸楊的要求。

「小兄弟,你也看到了我們店裡做的都是什麼人的生意,這手帕……」

陸楊明白掌柜的意思,見掌柜的沒有猶豫就拒絕收這些手帕後,陸楊也沒有失落。

畢竟他早就知道這布莊不會收下趙梨花三人的手帕。

陸楊的目的不是在這裡賣出手帕,而是另有所求。

陸楊笑了笑,從容不迫地隨手拿了條手帕,指着上面的花紋讓掌柜的看。

「掌柜的,你看這綉工怎麼樣?」

李掌柜一聽,便明白了陸楊的意思。

不過他也沒有說什麼,畢竟眼前這少年一看就是個讀書人,將來說不定就會換了個身份。

他沒必要得罪眼前這個少年,多個朋友總比多個敵人好。

這樣想着,李掌柜順着陸楊指的地方看過去。

這花紋乍一看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

可是仔細看過之後,李掌柜卻是發現了問題。

「這綉線……」

李掌柜伸手摸了摸,綉線粗細能看清一個綉娘的刺繡年齡。

看着粗布上所用的綉線,這綉娘應該是有十年以上的綉齡了。

「綉工不錯。」

雖然花紋簡單了些,但能看出來這綉娘在上面下了功夫。

只是……

「可惜了這布料。」

李掌柜搖頭,把手收了回來。

陸楊把手帕放到簍子里放好。

背起背簍,看向掌柜的笑道:「掌柜的,這布料差沒事,就怕這綉娘綉工差,畢竟,這布料能換成細布不是?」

李掌柜一聽,故作疑惑道:「小兄弟的意思是?」

陸楊轉頭,指着店裡掛在牆上展示的一件女裝,笑道:「掌柜的,你看那衣服上的牡丹花。」

聞言,李掌柜抬眸望去,頓時就知道了眼前這個小兄弟讓他看這件衣服的目的。

牡丹花圖樣是他們店內提供的。

但是配色卻是由綉娘來設計構思的。

單看那幾朵牡丹花,自然是美艷動人。

只是整體一看,那幾朵牡丹花的立體感和層次感就有些普通了。

陸楊見掌柜的眉頭皺緊後,便溫聲道:「這綉工還不及我那三個嫂嫂的一半,卻也能被掌柜的掛在上面向眾人展示。」

「可見,若是我那三個嫂嫂接了掌柜店裡的綉活,恐怕掌柜的日入斗金都不成問題。」

李掌柜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牆上的衣裳。

然後摸着鬍子若帶深思地看向陸楊。

他雖看出陸楊是個書生,卻是不知這書生的口齒如此厲害。

想來日後前途定然不會小。

想到這,李掌柜笑道:「小兄弟想在這裡接活倒是不難。」

「只是我這店裡有個規矩,若是不能定期綉好指定的花紋,這錢可是會扣掉的。」

陸楊眼神一閃,不動聲色地觀察了一下李掌柜。

見李掌柜並沒有任何說假話的意思後,陸楊也鬆了口氣。

「行,無規矩不成方圓,掌柜的放心好了,我那三個嫂嫂定然會在期限內交上來的。」

「呵呵,小兄弟是個明理的。」

說著,李掌柜揮手喊來一名夥計。

「你去裏面拿些畫好圖樣的軟緞過來。」

夥計的一聽,看了一眼陸楊之後,臉色有些遲疑。

「掌柜的,最近這一批布料都被孫娘子定下了,這……」

孫娘子是霓裳布莊里固定合作的三名綉娘之一,也是靠走關係進來的一個。

布莊里的綉活都是由着這三個綉娘完成的。

而剛剛陸楊指着的那件衣服的花紋,便是孫娘子繡的。

李掌柜臉色一沉,「叫你去拿就去拿,那麼多話作甚?

夥計一聽,連忙跑進去拿東西。

李掌柜摸摸鬍子,對着陸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讓小兄弟見笑了。」

陸楊搖頭,「掌柜的說笑了。」

夥計出來得很快,陸楊剛和李掌柜聊了聊店內的花樣,夥計便捧着布料和絲線過來了。

李掌柜臉色有些難看地瞪了一眼那名夥計。

心裏滑過一絲遺憾。

他剛和陸楊聊到花樣改動方面的內容,這夥計就出來了,真是存心不讓他心情好過。

夥計的一頭霧水,捧着一堆布料站在李掌柜和陸楊面前,呆愣道:「掌柜的,這放哪裡?」

李掌柜看向陸楊,詢問陸楊要怎麼拿。

陸楊放下背簍,把裏面的東西拿出來後,示意夥計放進背簍裏面。

夥計跟李掌柜小聲報備完所拿的圖樣和布料後,李掌柜便揮手讓夥計去招呼客人。

陸楊面色平靜地站在一旁,等夥計走後,才轉頭看向李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