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自曝假太監,女帝樂瘋了蘇塵帝姬 第2章_安誥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蘇塵,你發什麼愣啊,還不快進去。」

蘇塵一個晃神,看了一眼推搡自己的白凈小太監。

「我穿越了?」

小太監皺眉道,「穿越?你說什麼胡話!這可是我好不容易幫你爭取到的機會,別的太監可沒這待遇能給皇后娘娘按摩!」

「你趕緊進去,晚了可是要掉腦袋的!我先走了!」

小太監扭頭就走。

蘇塵抬頭看了一眼頭頂三個大字,「坤寧宮」,愣了兩秒鐘,怒罵。

「我特么真成了一個太監?」

蘇塵想打人。

他前世好歹是身家上億的鑽石王老五,正開啟策馬奔騰的人生呢,跑這來當太監了?

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他下意識摸了摸褲襠,又鬆了口氣。

還好,鳥還在。

不僅還在,而且身體好像比穿越前更好。

五肢發達。

至於為什麼沒有被凈身,蘇塵記得也不是很清楚。

當時他被麻醉了,隱隱約約記得有人阻止了噶他的人。

就好像,他是被人故意留着把送進皇宮的……

與此同時。

蘇塵也明白目前是什麼情況。

皇后每兩天就會找人按摩一次。

但這種好事就是輪也輪不到蘇塵這個小太監。

剛剛那小太監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竟把這次按摩的機會給了他。

說實話蘇塵是抗拒的。

他剛來這人生地不熟,什麼規矩也沒搞明白,又是一個卑微的小太監。

萬一惹皇后不高興,一句話他就得分頭行動。

這時,蘇塵聽到坤寧宮傳來一道威嚴儒雅的女聲。

「人呢?」

蘇塵不得不硬着頭皮進了皇后的寢宮。

他可不想掉腦袋!

整個寢宮沒有第二個人。

蘇塵躡手躡腳地走到床邊,輕輕掀開床紗。

一具曼妙的身姿浮現在他眼裡。

皇后慵懶地趴在床上,頭側向裏面,頭戴着龍鳳珠翠冠,閉着眼睛,長長的睫毛輕輕閃動着,光溜溜的後背肌膚彈吹可破。

皇后身材姣好,蜂腰肥臀。

蘇塵眼神火熱。

他前世是個渣男,也算得上閱女無數。

但皇后這身材絕對頂級!

這時,只聽皇后冷喝一聲。

「磨蹭什麼?開始啊!」

蘇塵犯了難,他特么哪裡會按摩?

不過好在前世按得不少。

也算有經驗。

他憑着記憶,雙手輕輕放在皇后的背上。

皇后的肌膚如同羊脂一般細膩,蘇塵欲罷不能……

這差事有點美啊!

隨着蘇塵現代化的按摩,皇后感受到一種別樣的舒適。

「唔嗯……舒服……」

這叫聲差點要了蘇塵的命……

蘇塵聞言,按得更加賣力了。

喜歡就好,他就怕皇后不喜歡!

從雙肩到背脊,腰腹及兩側,蘇塵盡量保證專業的同時,不忘揩油。

每每那時,皇后的身體就會情不自禁地顫抖。

蘇塵輕笑。

這皇后怪敏感的啊。

看來皇帝小兒平時不咋行啊!

蘇塵越干越起勁。

跟專業的按摩師傅一樣……

按完了背部。

根據蘇塵的經驗,接下來就是大腿。

他偷偷一笑。

按摩臀部對他何嘗不是福利啊?

蘇塵很自然地將手放在皇后光滑的大腿上。

剛準備揉捏。

突然!

一股罡氣將他直接彈飛!

皇后一個翻身,身上多出一件華貴的金龍鳳紋衣,一對鳳眼半睜着,輕蔑地看着蘇塵,聲音冰冷刺骨。

「放肆!誰讓你碰本宮那裡的!」

發現蘇塵不是宮女,而是太監後,皇后勃然大怒!

「太監!誰給你狗膽進來的?」

一個提劍的女侍衛也突然出現,劍懸在蘇塵脖子上。

蘇塵脖子一涼,暗罵了一聲,趕緊說道,「是小德子讓我來的,說皇后娘娘點名找我……」

皇后這反應,這問話,蘇塵就是傻子也明白事情不簡單。

小德子就是剛剛陷害蘇塵這樁「美差」的小太監!

既然如此,蘇塵也不是吃素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髒水全潑到小德子身上。

不這麼說他得死!

皇后皺眉,跟女侍衛道,「冰心,把人找出來。」

「是。」

冰心瞬間出了寢宮。

蘇塵眼睛都看直了,好傢夥,真有武功?

從原主記憶得知。

他所在的世界以武為尊,大夏王朝更是如此。

有武道境界分九品。

一品武徒最弱,九品武神最強!

但具體怎麼強,原主連個高手都沒見過,就不得而知了。

沒一會兒,冰心便回來,在皇后耳邊小聲道。

「稟娘娘,那太監弔死在房裡了。」

皇后一點也不意外,冷冷道,「哼,下手挺快的。」

冰心看着蘇塵道,「那他怎麼處置?殺了嗎?」

蘇塵聞言一陣肝顫。

差點就尿褲子。

好說讓他活個幾天啊!他才穿越過來啊!

皇后打量了一番蘇塵,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算了,他也只是一個被騙的可憐太監罷了。」

蘇塵那個感動啊,差點哭出來,「多謝皇后娘娘開恩!!」

「滾吧。」

蘇塵一秒鐘都不想待下去,屁顛屁顛地跑了。

冰心皺眉,「娘娘……」

皇后看着蘇塵的背影眼神微眯,意味深長地說道,「派人把他送皇上那去,侍奉皇上沐浴。」

冰心聞言頓時明白皇后的意思,但還是擔憂道,「可是娘娘,送去探查聖上是否為女兒身的太監無一生還,我估計他也……」

皇后淡淡道,「懷疑的種子是需要澆灌的。」

「皇上殺得太監越多,越證明心裏有鬼。」

「心裏有鬼,他這個皇帝就當不久了……」

冰心低着頭不敢說話……

現在整個皇宮流言四起,皇帝可能是個女兒身!

從未與皇帝同房的皇后懷疑最深,勢要搞清皇帝的真實性別!

皇后接着道,「現在朝廷勢力錯綜複雜,一個宮女,一個太監背後都有人,雖然不知道他是誰的棋子,但既然被推出來成為棄子,還是得把人用在刀刃上。」

冰心點頭,「冰心明白。」

皇后伸了個懶腰,「還別說,這小太監按摩確實舒服。」

「冰心,本宮丑嗎?」

冰心一愣,忙道,「娘娘沉魚落雁,閉月羞花,是全天下最漂亮的女人!」

皇后輕哼一聲,「那他為什麼不碰我?」

「要麼他不行,要麼……皇上是個女人!」

「對了,你怎麼會沒發現一個太監進來?」

冰心小聲道,「我以為是娘娘叫來的……」

皇后白了她一眼,不滿道,「要他是個真正的男人就算了,本宮也嘗嘗做女人的滋味,可惜,他只是一個太監!」

「好了,去辦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