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自曝假太監,女帝樂瘋了 第9章_安誥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蘇塵隨着李公公來到未央宮外。

李公公對着蘇塵微笑着說道。

「蘇公公,快些進去吧,可別讓皇上久等了。」

蘇塵點了點頭,回了句,「謝謝李公公。」

說罷,蘇塵便邁步走進了未央宮。

剛進宮門,蘇塵身體一軟,差點栽倒在地。

可能是因為他現在三品武師的修為。

剛才他在未央宮門外站着的時候,突然發現暗中有有很多雙眼睛看向了他。

其中不乏充滿攻擊性的目光。

蘇塵心中暗自猜測,其中三人最少擁有五品上下的實力。

可是同行的李公公卻一點異常反應都沒有。

他也是三品啊!

有兩個可能,一是李公公感應到了那些目光,但他是自己人,所以不用害怕。

二,自己身上這種類似第六感的能力,或許是因為修鍊了《劫天功》的緣故。

不過現在這些根本就不重要,我還是趕緊過去把這個事情告訴帝姬。

想着,蘇塵快步走進了未央宮。

剛進門,蘇塵便看見帝姬正坐在桌案上,接着夜明珠的光芒批閱奏摺。

還未等他說話,只見帝姬頭也沒抬的說道。

「來了?先去後院浴池洗洗身子吧,不然等會葉傲雪聞到你身上的異味,一定會起疑心的。」

蘇塵點了點頭,就準備往後院走去。

走了一會兒,他才想起自己有事情要給帝姬說。

「皇上,洗澡的事情稍後再說,我現在有重要的事情稟報。」

帝姬聞言放下手中奏摺,抬頭看向蘇塵。

蘇塵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小聲道。

「皇上,我剛才在門口的時候發現有很多人在窺視未央宮。」

帝姬有些驚奇的打量着蘇塵,「你能感知到有人?你是六品高手?」

蘇塵一愣。

感情帝姬知道外面有人?

那怎麼還跟個沒事兒人一樣坐在這裡批閱奏摺?

帝姬見蘇塵沒有回話,也沒有在多問。

在她看來,這個假太監神秘無比,知道很多連她都無法探知的隱秘消息。

修為強一點好像也沒什麼奇怪的。

帝姬擺了擺手,「外面的那些人都是朝中大臣派來的。」

「就是想看看我今晚到底會不會與皇后同房。」

「這些人不用理會,他們想窺視,朕就讓他們窺視。」

蘇塵一臉恍然的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

看來還是有很多人不甘心,想要驗證一下帝姬到底是男是女。

他沒再多問,對着帝姬躬身一拜,便往後院而去。

坤寧宮。

葉傲雪聽聞皇上今天要來臨幸自己,心中既是驚喜又是疑惑。

如果說大炎朝上下誰最質疑當今皇上的性別,非葉傲雪莫屬了。

葉傲雪自認自己國色天香,風華絕代。

可是進宮三年有餘,皇上愣是沒碰自己一下。

當今天聽說皇上翻自己牌的時候,她都覺得有些不真實。

難不成皇上真的不是女子?只是過去勤於政務?

不過這些質疑都沒有必要了。

過了今晚,皇上的身份自會真相大白。

葉傲雪對着鏡子照了又照,滿意的點了點頭。

起身吩咐坤寧宮上下打掃院落,自己則帶着幾個宮女站在門口等待皇上。

她只覺得自己今天心情莫名有些忐忑激動。

沒一會兒,她遠遠便瞧見四個大力士抬着軟塌向坤寧宮而來。

葉傲雪心猛的一顫。

他真的來了!

她仔細看去,只見軟塌前面是個小太監。

不知怎的。

葉傲雪總覺得這個小太監的身形有些眼熟,仔細回想卻又不知在哪見過。

她抬頭向軟塌上看去。

赤紅色的龍袍,修長的身材,飄逸的長髮,遠遠看去,只覺得一股尊貴之氣滾滾而出,教人不敢輕易靠近。

胸口騰雲駕霧的巨龍張牙舞爪的俯瞰世人。

真不愧是一國之主,這般氣勢絕非尋常人能擁有。

只是可惜天色太暗,有些看不清皇上的容貌,不過對於大炎朝皇帝是當今天下第一美男的傳言早就在中原擴散了。

待到軟塌停於坤寧宮前。

葉傲雪微笑屈身,「皇上吉祥,臣妾給皇上請安了。」

身後宮女則紛紛高呼,「奴婢見過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坐在軟塌之上的蘇塵哪見過這副陣仗。

他剛開始還以為帝姬只是要自己過來睡女人,結果卻讓他扮演皇帝!

可是蘇塵哪會這玩意兒。

他急忙看向下面穿着自己太監服的帝姬。

卻發現帝姬對着蘇塵隱晦的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意思很明顯了。

你今天要是搞砸了,就別想見到明天的太陽了。

屈身的葉傲雪則是微微有些疑惑,皇上為何還不出聲?

該不會是被本宮的容貌吸引了,所以一時之間有着愣神。

想到這裡,葉傲雪臉上浮現出淺淺的笑容。

我就說,這天下哪有男人能擋住本宮的魅力。

蘇塵看着跪伏於地的眾人,腦海中瘋狂搜索以前看過的電視劇。

現在可是人命關天的時候,馬虎不得啊!

蘇塵學着電視劇裏面的那些皇帝,拿捏着架勢,模仿着帝姬的聲音,道。

「愛妃平身。」

說著的同時,蘇塵直接從軟塌之上跳下來。

葉傲雪見狀微微一愣,然後便轉頭對帝姬喝斥道。

「你這奴才怎麼當的,見到皇上下轎都不知道當腳踏嗎?」

「皇上萬金之軀要是有半點閃失,殺你一百遍都不夠!」

「來人,給我把這奴才拖下去!」

蘇塵見狀直接愣住了。

這皇后一直都這麼勇嗎?

讓人砍皇帝的腦袋?

一旁的帝姬眉頭狂跳。

想她登上皇位以來,哪有人敢對自己這般說話!

雙手漸漸捏緊,眼看着就要忍不住了。

蘇塵急忙站了出來。

「愛妃,今天可是我們的好日子,可別讓一個奴才攪了興緻,就暫且饒他一命吧。」

這時候可不興暴露的!

帝姬這時候要是忍不住了,她會不會死蘇塵不清楚。

但是他自己肯定是逃不了的。

指不定就被周圍的侍衛亂刀砍死。

葉傲雪見蘇塵開口,乖巧的屈身道。

「全憑皇上做主。」

蘇塵不輕不重的「嗯」了一聲,態度可謂是拿捏的恰到好處。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

帝姬見狀也知道此時不能暴露,便也不再計較這個問題。

捏緊的雙手緩緩鬆開。

葉傲雪冷冷的撇了帝姬一眼,「你今晚就在寢宮之中好好的候着。」

「就當是將功補過了。」

「下次要是再沒眼力見,非得好好的懲治你不可!」

帝姬直接選擇無視葉傲雪。

而蘇塵則是嘴角直抽抽。

他忍不住在想,這要是哪天真相大白了。

葉傲雪還不得被封個萬年最勇皇后!

葉傲雪遣散下屬,轉頭一臉溫柔的看向蘇塵,柔聲道。

「皇上,隨臣妾進屋吧。」

蘇塵看着葉傲雪那絕色容顏,心頭頓時一盪。

急忙點了點頭,跟着她走進了寢宮。

帝姬也隨着兩人走了進去。

她現在可不能離開。

且不說外面還有諸多眼線,最重要的是她怕蘇塵臨時反悔,不願做這事兒。

畢竟為事情風險確實有着太大了。

所以她要在這裡監視着。

可沒多久,帝姬就發現自己多慮了。

剛一進房間,蘇塵便急急忙忙的吹滅了所有的蠟燭。

他么的,這種好事落在自己頭上,那還不得直入正題。

還有,他臉上雖然化了妝,但是難保會被葉傲雪看出自己不是帝姬,這時候吹滅所有蠟燭便顯得尤為重要了!

這要是被發現自己私通皇后,就是有十條命也不夠殺的。

不過現在嘛……

蘇塵斜笑的看着葉傲雪。

「愛妃,朕來了!」

蘇塵一邊說著,一邊退去龍袍,藉著微弱的月光向葉傲雪撲了過去。

葉傲雪嬌喃一聲,「皇上那麼著急幹嘛。」

說罷,她也主動向蘇塵走去。

房內燈火熄滅,雖然看不清皇上的容貌,但是僅僅是看着那完美的身材,葉傲雪心中就已經春心蕩漾了。

兩人很快便摟在了一起。

葉傲雪聞着蘇塵身上那迷人的龍涎香,她迷醉的閉上了眼睛。

其實在前一刻,葉傲雪依然對皇帝的身份存疑,直到此時聞到這令人陶醉的香味,她才真正的確定,眼前這人就是皇上。

想到這裡,葉傲雪越發的主動起來。

朦朧的月光透過窗戶灑進來。

葉傲雪主動退去自己身上的衣袍,白皙水嫩的肌膚在月光的照耀下更顯嫵媚。

身上那獨特的體香像是某種致幻迷藥一般,將蘇塵徹底點燃。

兩人的手掌在彼此的身上胡亂的探索着。

迷亂之中,葉傲雪抬起頭看着眼前模糊的人兒,輕咬着嘴唇,發出一陣攝人心魄的魔音。

「皇上,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