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精選熱門被流放後,全國都在求我回都當皇帝 第10章_安誥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不一會,人群已經來到了悅來客棧樓下,楚辭也終於知道了聲音的來源。

原來是一個大胖子,四肢都拖着一個大鐵球,那聲音就是鐵球撞擊地面所發出的聲音。

「好強大的胖子。」

楚辭心裏暗暗稱奇,如此大的鐵球,一個少說也有幾百斤,這傢伙拖着四個,卻行動自如,簡直就是恐怖如斯。

「還有那個長發男,一副屌絲的模樣,頭髮都快結餅了,還在那裡裝酷。」

「嗯……」

楚辭發現,這群人也不知道什麼來頭,看上去就是一群奇葩,反正就是各種形象都有,就沒一個正常滴。

「咚咚咚。」正在這時,一聲敲門聲在外面響了起來。

楚辭和徐福對視了一眼,還是徐福過去打開了房門。

「何事?」

徐福聲音低沉,看着門外的兩名軍士道。

「大人,我們是第七監獄的獄卒,奉獄長大人命令,特地來見五皇子殿下。」

「進來吧!」

楚辭聽到是獄卒,來見他肯定是關於囚犯的事。

「參見五皇子殿下。」

兩人進屋後齊齊下跪。

「嗯,說吧,何事?」

楚辭淡淡的看着兩人道。

「獄長大人命令,讓我們把七號監獄的囚犯給殿下送過來……」

「嗯?」

楚辭一愣,囚犯的事他已經交給府主吳強處理,只要北上的糧食準備完畢,他就會接收囚犯一同北上,現在送囚犯過來,這又是鬧哪一出?

「多少人?」

楚辭看了看兩人,他知道問他們也白問,只能說道。

「十八人。」

楚辭點了點頭,「帶路。」

兩人起身,帶着楚辭和徐福下了樓。

「你說的就是他們?」

來到客棧外面,楚辭指着眼前的一群人,心裏有些尷尬地看向兩名獄卒道。

「是的殿下,人已送到,小人也該回去復命了。」

兩名獄卒朝楚辭再度躬身行禮道。

楚辭擺了擺手,打發了兩人離開。

兩人離開後,楚辭開始打量起眾人來,胖子就不用說,就憑那一身蠻力就恐怖如斯。

而在胖子身後,一名白衣男子更是引起了楚辭的注意,男子雖然就站在那裡,但是楚辭卻總是感覺那傢伙彷彿根本就不存在。

還有那位裝逼的男子,楚辭甚至不敢跟他對視,也許只要一個眼神,這傢伙就能把自己殺於無形。

「有點意思,看來都不是善茬兒啊!」

楚辭心裏不由得暗暗咂舌,他瞬間就明白了吳強送這些人來的意思,這是想嚇唬自己啊!

如果自己還是以前那個五皇子,想必有點作用,但是現在嗎!楚辭心裏嘿嘿一笑,那我就不客氣了,照單全收。

「福伯,既然以後都是自己人,帶他們去洗漱一番吧!」

楚辭收回視線,轉過頭看向徐福道。

「是,殿下。」

徐福應允,招呼眾人離開。

「老闆,準備十八人的酒菜。」

楚辭在眾人離開後,大踏步進入了客棧,看着正打量他的掌柜道。

「好的,殿下。」

老闆抹了一把冷汗,沒想到此人居然就是封地北冥的五皇子殿下,着實嚇了他一跳。剛要吩咐下去,楚辭又叫住了他。

「等等!」

一想到這些人在監獄裏,可能很久沒吃過飽飯,普通一人份的酒菜肯定夠嗆。

「額,給我每人來雙份的!不不不,三份,每人三份的量。」

「自己怎麼說也算是小財主了,怎麼能虧待自己的手下人呢,以後還要全靠這群傢伙保護自己呢!」

大約一個時辰後,徐福帶着眾人回到了客棧。

「殿下,人都帶來了。」

徐福上前,朝楚辭行了一禮道。

「嗯!」

楚辭打量了一下眾人,感覺自然了很多,特別是長發男子,看上去還真是蠻酷的,一點也沒有先前的屌絲模樣。

胖子已經把腳上的兩個鐵球丟了,只留下手裡提着的兩個,感覺像隨身攜帶的武器一般。

「都別客氣啊,快坐!」

楚辭完全沒有一點皇子的姿態,招呼着眾人落座。

眾人面面相覷,並未入座。

他們到現在也不知道楚辭意欲何為,要知道,他們這裡的隨便一個都是惡貫滿盈的傢伙,手上少說也有幾十條人命。

對於官府的人,他們一向恨之入骨,而眼前的是一位皇子,這讓他們興奮莫名。

要是擊殺了帝國皇子,這種報復感,可比他們逃出去還要來得痛快。

楚辭並沒有感覺到任何危險,依然我行我素。

「福伯,倒酒。」

楚辭還以為這些人比較拘束,也沒有管他們,吩咐徐福倒上了酒。

徐福心裏有些發緊,這裡的任何一個人都非常恐怖,給他的壓力也是前所未有的。

「不知殿下這是何意?」

一道冰冷的聲音從人群里響起,不帶一點感情。

楚辭突然感覺一股冷風吹來,讓他差點打了個哆嗦。

高手,這絕對是殺人於無形的那種超級高手,殺氣居然能實質化。

楚辭平復了一下心情,看着眾人道:

「救你們的目的很簡單,我需要一群能為我出生入死的手下。」

「不管你們過去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也不管你們是否罪大惡極,從現在開始,你們的一切都將重新開始。」

「為我,也是為你們自己,重新活一回,就這麼簡單。」

楚辭作為現代人,並沒有多少階級觀念,所以他這隨便一說,可落在眾人耳里,卻如晴天霹靂。

眾人面面相覷,一個帝國皇子竟然要放了他們這麼一群罪大惡極的傢伙,這完全是滑天下之大稽。

「出生入死?為你賣命?還是為你殺人?」

冰冷的聲音繼續響起。

「為本皇子賣命又如何?殺人又如何?本皇子告訴你們,只有本皇子,才能讓你們活。」

「你們是否覺得自己本事很大?本皇子非用你們不可?

「呵呵,你們錯了,在本皇子眼裡,你可有可無。」

眾人都沉默了,就連有些憨憨的的胖子也陷入沉思。

「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眾人沉思的時候,楚辭大笑了起來。

「告訴本皇子,你們還有什麼?有一身酸臭味,還是一身破爛衣服?」

「你們不過是一群將死之人,有什麼好怕的,男子漢大丈夫,就應該當斷則斷,能活着,他不好嗎?」

楚辭知道,這些人意志消沉已久,又痛恨官府,而自己身為一個皇子,理應是他們仇視的對象,現在讓對方屈服於自己,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