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精品全篇開局召喚猛將,打造無上帝朝 第6章_安誥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父皇,兒臣有話說!」

寧凡聽到禹皇要砍了自己的腦袋,面色並沒有絲毫的驚慌,若說自己事情辦成了,自己的腦袋確實有可能保不住。

可自己的迷藥都未曾派上用場,到現在還在兜里揣着呢。

而且,要斬殺一位當朝皇子,絕非禹皇一句話的事,必然會有宗人府出面!

「哦?」

「你有何話說?」

禹王的目光落在寧凡的身上,眸子中露出一抹詫異,自己都要砍他的腦袋了,這小子竟然沒有絲毫的驚慌,甚至眸子中沒有半分波瀾。

不對勁啊!

「回稟父皇,鳳祥樓之事,兒臣有罪,自甘受罰!」

「不過,此事另有隱情,兒臣不想被人當槍使,請父皇明察!」

寧凡的態度十分的誠懇,語氣也是異常的平靜,不管如何,前身犯下的錯,他否認不掉,與其百般辯解,倒不如大大方方的認錯!

畢竟,前身在這京中的名聲早就已經敗的一乾二淨,甚至是人人喊打!

如今坦然認錯,反倒是落得幾分坦誠!

「哦?」

禹皇神色極其訝異,指關節不斷敲打着桌案,輕聲道:「被人當槍使是何意?」

「當了誰的槍,中了誰的計?」

「你是當朝皇子,一品郡王,誰敢在你身上算計?」

禹皇對於鳳祥樓之事的來龍去脈早已經一清二楚,不過,他依舊是想聽聽傻兒子會怎麼說。

究竟是看破了,還是故弄玄虛?

「回稟父皇,是左相林秋石之子,禮部尚書家兒郎鄭安夥同京中的幾位權貴子弟,蠱惑兒臣對李將軍圖謀不軌!」

「那日兒臣在鳳祥樓中飲酒消遣,是他們找上門,一番蠱惑之後,獻上了早已經準備好的迷藥!」

「試圖讓兒臣污了李將軍清譽!」

寧凡的話音一落,一旁的李秀寧卻是一臉的狐疑:「我與他們無冤無仇,他們為何要這麼做?」

「只是有些人,不想看到誠安伯府和靖國公府聯姻罷了!」

「父皇,兒臣要說的都已經說完了,任憑處置!」

禹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來人!」

「在!」

「將這逆子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

「遵命!」

幾個五大三粗的禁衛大步走來,帶着寧凡便朝着殿外走去。

李秀寧平靜的佇立在殿前,面色飄忽不定,美眸中不時閃過一抹厲色。

「愛卿,可知朕為何要召你回京?」

「嗯?」

李秀寧愣了一下,回過神來,微微搖頭:「末將不知,請陛下明示!」

「半個月前,有人傳密信告知朕,靖國公府,在北境策劃兵變,意圖舉兵謀反!」

「什麼!」

李秀寧面色驟變,撲通一聲跪了下去,沉聲道:「請陛下明察,我靖國公府,自上而下,對大禹,對陛下,忠心耿耿!」

「若非陛下不信,末將與父親,願意奉上兵符,辭官還鄉!」

「莫急!」禹皇搖頭一笑,輕聲道:「靖國公的忠心,朕比任何人都清楚,當年,若不是他力挽狂瀾,輔佐朕登上皇位,如今恐怕就沒有今日之大禹!」

「朕召你前來,其一,是想引蛇出洞,朕要看看,究竟是誰,在暗地裡攪動風雲!」

「其二,朕怕有人暗行離間計,動搖前線將士的軍心,靖國公坐鎮北境,不可輕動,所以只能將你召回,將此事親口告知與你!」

「其三,還有一份苦差,等着交給你!」

李秀寧聽了禹皇的話,神色稍稍安定些,微微拱手道:「請陛下吩咐,臣一定盡心竭力!」

「嗯,也不是什麼大事,兵部最近募集了十萬新兵,不過,如今一眾老將都遠在邊關,恰好你回京了,這訓練新軍便交給你來辦!」

「練兵?」

李秀寧神色一怔,很快便明白了禹皇的用意,如今四方邊境常年征戰,加上前線將士老邁,大禹也是時候補充新鮮血液了!

只是,將此事交給自己來辦,究竟有何深意?

殿外傳來一道道凄厲的慘叫聲,李秀寧恭敬地行了一禮:「臣遵旨!」

「來人啊!」

「在!」

「宣旨!」

「諾!」

「靖國公長女李秀寧,自領兵以來,屢立戰功,以女子之身,護我社稷,衛我山河,朕深感欣慰,特加封為長寧郡主,賜錦緞千匹,府邸一座!」

李秀寧聞言,渾身一顫,臉上也是露出一抹感激之色,當即跪地謝恩!

「臣,謝陛下隆恩!」

……

寧凡挨了三十個板子之後,雖然叫聲極為凄慘,卻依舊能夠活蹦亂跳,顯然前身早已經打通了關係,禹皇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靜靜地在殿外等候了小半個時辰,才看到一位宦官領着一道倩影從御書房中走出。

方才沒有仔細看,如今李秀寧正面走來,寧凡才發現,這位凶名赫赫的女將軍,分明就是一位溫婉的美人!

一襲素色長裙,眉若輕煙,膚白如玉,精緻的五官組成了一副足以魅惑蒼生的面容,星眸流轉,帶着幾分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意,眉宇間透着一抹颯爽的英氣,着實讓人心神沉醉!

「恭喜郡主了!」

李秀寧神色一怔,她剛剛在殿中領旨受封,沒想到未曾踏入大殿的寧凡已經知道了,當真是手眼通天啊!

「殿下是在等我?」

「不錯!」寧凡微微頷首,輕笑道:「一起走走如何?」

在大殿上聽到寧凡的一番言論之後,李秀寧對這位臭名遠揚的二皇子也是充滿了好奇,斟酌片刻,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兩人抬腳便朝着宮外走去,剛走出宮門便看到一位黑臉壯漢迎了上來,李秀寧眉頭微蹙,抬腳上前,隱隱將寧凡護在身後。

「主公!」

這黑臉漢子正是典韋,沒有禹皇特許,縱使是寧凡的護衛也不能隨意進入宮城。

「他是你的人?」

「嗯!」

李秀寧有些吃驚的看了寧凡一眼,此人雙臂粗壯有力,手上老繭厚實,身上透着一股濃濃的煞氣,顯然不是易於之輩,甚至手上沾了不少鮮血!

本以為是軍中悍將,沒想到竟是玄雍王的隨侍!

「不知壯士尊姓大名?」

「俺叫典韋!」

典韋不知此女子是何人,不過能夠和殿下並肩行走,顯然是身份不凡,便咧嘴一笑以示善意。

「典壯士,可願去軍中發展?」

「俺聽殿下的!」

典韋有些憨厚的看了寧凡一眼,默默跟隨在他的身後。

「郡主,當著我的面挖我的人,可是有些不厚道啊!」

李秀寧迎着寧凡幽怨的目光,不由莞爾一笑,不知為何,明明這混蛋前日剛對自己圖謀不軌,而今當著他的面,竟然升不起絲毫的恨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