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精品全篇開局召喚猛將,打造無上帝朝 第5章_安誥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哼,鳳祥樓之事,出自林沖那幾個小子的手筆!」

「什麼!」

林庸面色一肅,眸子中也是露出幾分怒意:「殿下,您的意思是,是林沖他們幾人設計陷害您的?」

「談不上陷害,最多只能算是引誘,連迷藥都給本王備好了,就等着本王上鉤!」

「可是您知道他們心懷不軌,為何還要……」

林庸小心翼翼的看向寧凡,輕聲問道。

寧凡臉上露出一抹無奈之色,總不能說那是前身那蠢貨被人家牽着鼻子走吧!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額!」

林庸頓時有些無語了,自家殿下的秉性,他是最了解不過……

「可是殿下,他們為何要這麼做?」

「為什麼這麼做……」

寧凡陷入了短暫的沉吟,平靜的道:「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應該是為我那便宜大哥謀劃!」

「盛王?」

林庸眉頭微蹙,沉思了片刻,逐漸露出一抹恍然:「林家和鄭家皆是盛王殿下的姻親,他們自然是不願意看到靖國公府倒向四殿下!」

「所以,便想借您之手,破壞了兩家的聯姻?」

「不錯,這也是我的猜測!」

寧凡微微頷首,沉吟道:「不過,林秋石和鄭宣目光不應該如此短淺才是!」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靖國公絕對不會答應誠安伯的聯姻,他們又何必多此一舉?」

「是啊!」

「莫不是他們兩家還有其他謀劃?」

寧凡微微搖頭,沉吟開口道:「如此看來,李秀寧此番回京,絕不是因為區區一口頭婚約。」

林庸認同的點點頭:「李家長女手握重兵,在北境身兼要職,沒有陛下的特允,絕不會在此時回京!」

寧凡思索一番無果,輕聲道:「若是我所料不錯的話,父皇應該快傳召我了!」

「聖旨到!」

一道高呼從院外傳來,寧凡眸光一凝,抬腳朝着院中走去。

「陛下口諭,請玄雍王殿下即刻進宮面聖,欽此!」

「兒臣,領旨!」

一旁的林庸看向寧凡的目光充滿了敬畏,不知怎的,自家紈絝殿下彷彿是突然間開了竅似的,變得英明睿智,神謀鬼算!

……

御書房!

禹皇斜躺在龍椅上,平靜的注視着下方的黑衣人。

「啟稟陛下,已經查清楚了!」

「鳳祥樓之事,乃是二殿下受了林相之子林沖和幾個二世祖的蠱惑!」

「迷藥是林沖提前備好的,應該是早有預謀!」

禹皇聞言,眸子中綻着一抹冷芒,陰沉沉的問道:「此事林秋石應該不知道吧?」

「回稟陛下,應該是幾個小輩們自己的主意,借玄雍王來污了李家女的名聲,以此來破壞靖國公府和誠安伯府的聯姻!」

「可笑!」

禹皇怒極反笑,嘴角露出一抹譏諷之色:「如此說來,林家那個老狐狸尚不知情?」

「想來……如今應該也已經知道了!」

「呵呵,既然如此,免得朕親自派人走上一遭了!」

禹皇心底也是鬆了一口氣,如今自己未立皇儲,眾皇子皆是蠢蠢欲動,不過他們手中並無實權,最多算是小打小鬧,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可若是有朝堂重臣捲入其中,這是他絕對不能允許的!

「陛下,靖國公府李秀寧求見!」

「宣!」

禹皇似乎對李秀寧的到來並不意外,坐正了身子,便看到一位身披甲胄,一臉英氣的女子大步走入殿中。

「末將李秀寧,參見陛下!」

「愛卿免禮!」

「謝陛下!」

禹皇的臉上露出一抹欣賞之色,李秀寧雖然是一介女流,卻絲毫不遜色男兒郎,短短的三年,在北境闖出修羅女將軍的絕世凶名,震懾漠北八夷部落!

可以說,縱使是不借靖國公的名頭,李秀寧在軍中的影響力也是不可小覷!

「李愛卿啊,此番覲見,可是有何要事?」

「回稟陛下,末將特意前來請罪的!」

「哦?」禹皇的訝異的看了她一眼:「李愛卿為我大禹立下赫赫戰功,朕尚未來得及嘉獎,何罪之有啊?」

「回稟陛下,臣弟於今日,衝撞了玄雍王殿下,還私自率軍圍堵郡王府,罪不可赦,請陛下降罪!」

聽到李秀寧的話,禹皇的臉上露出一抹玩味之色:「既然如此,為何不是李延前來,而是你來向朕請罪?」

「陛下,臣身為長姐,皆因管教不嚴,臣願替弟受罰!」

「哈哈哈!」禹皇哈哈一笑,虛手一招,輕聲道:「李愛卿這可不是來向朕請罪的,你這是興師問罪來了!」

「鳳祥樓之事,朕已經知道了,李延替你出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朕恕其無罪!」

「丫頭啊,鳳祥樓之事,朕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你是我大禹唯一一位女將,更是為我大禹立下赫赫戰功,朕絕不會讓功臣受欺負,哪怕是朕的兒子也不行!」

「犯了錯,就要受罰!」

「朕已經傳召玄雍王,你放心,此事朕絕不姑息!」

李秀寧臉上露出一抹複雜之色,微微拱手一禮,便默不作聲!

「陛下,玄雍王殿下到了!」

「哼!讓這逆子給朕滾進來!」

「是!」

宦官恭敬一禮之後,便快步退出大殿,沒過多久,寧凡龍行虎步的走了進來,看到下方的一道倩影之後,面色微變。

「兒臣,參見父皇!」

「知道朕叫你前來,所為何事?」

「回稟父皇,想來是因為鳳祥樓之事!」

寧凡看了旁邊的李秀寧一眼,默默回應道。

「哼!」

「寧凡,你好大的膽子!」

禹皇瞬間勃然大怒,猛然拍案而起,怒目而視,呵斥道:「李將軍為我大禹立下赫赫戰功,在外出生入死,如今回京之後還要受你如此欺辱,簡直是罪該萬死!」

「來人啊!」

「在!」

「將這逆子給我拖下去,斬了!」

「陛下!」

宦官見狀,嚇得雙腿一軟,噗通一下跪伏在地,低聲道:「陛下,萬萬不可啊!」

「二殿下雖然犯了過錯,可終究是皇室血脈!」

「請陛下開恩啊!」

李秀寧看着禹皇的面色,也是一陣動容,哪怕明知道是在做戲給自己看,心中的怨氣也是減輕了不少!

「陛下!」

「求陛下收回成命!」

李秀寧也是上前一禮,凝聲道:「二殿下想來是一時糊塗,而且臣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請陛下饒他一命!」

「如此說來,你是讓朕赦其無罪?」

李秀寧暗罵一聲無恥,她是個聰明人,知道禹皇是藉機敲打玄雍王,順便給自己個面子,縱使是自己不出面求情,這虎頭鍘刀也落不到寧凡的頭上。

而今,自己出面求情,也是給足了君上的面子,只是沒想到,他竟然借坡下驢,赦其無罪?

老娘沒讓你砍了你兒子,也沒說這般輕易地放過他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