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精品全篇開局召喚猛將,打造無上帝朝 第10章_安誥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左相府。

書房之中,林家少爺猶如一個受了驚的鵪鶉一下,怵在林秋石面前,低頭不語。

「蠢貨!」

「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算計當朝二皇子?」

「你是要把我林家害死不成!」

林秋石看着自家傻兒子,氣的渾身發抖,指着他的鼻子一番破口大罵。

「父親,不就是一個不得聖寵的廢物皇子嗎?」

「放肆!」

聽着林秋石的呵斥,林沖有些不以為然,一臉的不服,他這次可不是無端招惹是非,而是站在盛王殿下的立場上考慮的!

「你覺得你很聰明,把別人都當成傻子?」

「他可不就是個傻子嗎?」林沖嘟嘟囔囔的道:「我就提了那麼兩嘴,那廢物就屁顛屁顛的去給人家下藥,結果還被人家給識破了……」

「愚不可及!」

林秋石臉上儘是失望之色:「你將玄雍王殿下當做傻子,可陛下也是傻子嗎?」

「你覺得沒有你的阻止,靖國公府會和誠安伯府聯姻?」

「靖國公是何等的存在?」

「那是我大禹國的戰神,曾經一力將陛下扶上皇位的從龍之臣!」

「他豈會讓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小小的伯爵之子?」

林秋石一臉的失望之色,心中的怒氣發泄之後,臉色也是逐漸恢復平靜,悵然嘆道:「本官身為當朝丞相,一舉一動都有無數道目光時時刻刻的注視着。」

「如今就因為你的自以為是,我相府,大禍臨頭矣!」

「父……父親,有這麼嚴重……」

林沖似乎也是被嚇到了,面色刷的一白,臉上露出一抹惶恐之色。

他不就是算計了一位廢物皇子嗎?

而且,事情也沒有辦成啊,可看父親的架勢,彷彿天要塌下來了似的。

「哼,若是惹得陛下猜忌,誤以為我相府已經參與奪嫡,我林家滿門,將迎來滅頂之災啊!」

林秋石悵然一嘆,恨鐵不成鋼的道:「本官平日里兢兢業業,如履薄冰,生怕惹得陛下猜忌!」

「你倒好,一下子將玄雍王府和靖國公府都給我得罪了!」

林秋石看着面前的逆子,恨不得一巴掌將其拍回娘肚子里去,正欲開口,卻突然聽到一道敲門聲響起。

「老爺,宮裡來人了,陛下讓您進宮……」

……

靖國公府。

李秀寧聽到寧凡到訪的消息,親自出來迎接,李延那小子一臉敵視的看着典韋,輕哼一聲,偏過頭去。

「郡主,多有叨擾,凡請勿怪!」

「這是哪裡話,我靖國公府能得殿下造訪,蓬蓽生輝啊!」

一番寒暄之後,便朝着府內走去,遠遠地便聽到道道喊殺聲,寧凡尚未來得及發問,便聽到李秀寧解釋道:「我靖國公府內有一個練武場,如今有隨我回京的將士正在訓練!」

「哦?」

寧凡的臉上露出一抹意外,笑吟吟的道:「可否前往一觀?」

「殿下對武人的把式也感興趣?」

「哈哈哈,本王不僅感興趣,還盼着有朝一日能夠戰場殺敵,手提三尺劍立不世之功,為我大禹開疆拓土!」

「如此方顯男兒本色!」

聽到寧凡的豪言壯志,李秀寧的臉上露出一抹訝異之色,沒想到京城中公認的頭號大紈絝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

李延則是嗤笑出聲:「就殿下這身板,怕是戰馬都坐不穩……還戰場殺敵……」

「延兒,不得無禮!」

李秀寧連忙對着李延呵斥了一聲,轉頭向寧凡賠罪。

典韋也是默默地看着李延,揚了揚拳頭,一臉的警告之色,後者縮了縮腦袋,看向典韋的目光滿是忌憚。

「哈哈,小公爺說的不錯,以本王如今這具孱弱之軀,恐怕連刀都提不動!」

「不過,戰場殺伐從來不是靠着匹夫之勇,而是講究運籌帷幄,排兵布陣,顧全大局!」

「哦?」李延的臉上露出一抹嘲諷:「聽殿下的意思,似乎對統兵一道也頗有見解?」

「只是讀了那麼幾本書罷了,稱不上見解。」

「願聞其詳!」

「兵者,詭道也,用兵之道在於千變萬化、出其不意,豈是三言兩語可以概括的?」

寧凡微微搖頭,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一行人也是來到了靖國公府的練武場上。

只見數百位身披甲胄的漢子在練習搏殺之術,看到李秀寧的身影,兩位身材魁梧的漢子大步上前,行了一禮。

「參見將軍。」

李秀寧微微頷首,讓他們起身,看向一旁的寧凡,輕笑道:「殿下,這些漢子乃是我麾下長寧軍的精銳,這兩位乃是我麾下大將,屈陽,張俊!」

「你們兩個,上前拜見玄雍王殿下!」

「玄雍王?」

兩人皆是神色一怔,目光落在寧凡的身上,瞬間露出一抹怒氣:「將軍,便是這小子您用了那些下三濫的手段?」

「放肆!」

典韋聽到兩人出言不遜,一步踏出,怒目而視:「爾等豎子,安敢俺家主公無禮!」

「你又是何人?」

「哼,俺乃主公的侍衛典韋是也!」

「原來是這紈絝的走狗!」

典韋瞬間面露怒色,揮舞着鐵拳便朝着兩人沖了上去,屈陽也是毫不示弱,腳步一跨,便一拳轟出,直直的迎了上去!

一聲悶響,典韋的臉上露出一抹訝異之色,反觀屈陽卻是連連後退,眸子中閃過一抹驚異,張俊見狀,也是衝上前助陣。

三人你來我往,拳掌相交,戰成一團,李秀寧和寧凡誰也沒有勸阻,靜靜地佇立在一旁,冷眼旁觀。

「哈哈哈,這典韋怕是要吃些苦頭了,屈啟和張俊的身手縱使是放眼我鎮北軍中,也是排的上號的。」

「依我看來,典韋在他們二人手下難撐得過……」

李延的臉上露出一抹大仇得報的快感,無意間瞥到姐姐冷冽的目光,瞬間笑容凝固,上前垂下頭:「姐……」

「你出的主意?」

「姐,我這……不是想讓他們替你出口惡氣嘛!」

李秀寧不再言語,望向戰圈,典韋憑着一雙鐵拳力壓鎮北軍兩大將領,屈陽二人的敗勢已現。

「這,怎麼可能!」

李延看着屈陽被典韋一拳砸飛出去,捂着胸口重新站起,張俊也是硬生生的挨了一腳,面色一白,正欲再次出手。

「夠了!」

李秀寧俏臉冷若寒冰,一聲低喝,沉聲道:「屈陽,張俊,李延,無視軍規,以下犯上,各打五十大板,官降三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