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江潮蘇小小什麼小說 第10章_安誥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第二天一早,村裡的壯漢過來集合,同來的還有村裡的村婦、以及一些中年和少年。

昨天村長替江潮找人的時候,許多人持懷疑的態度,都覺得江潮可能拿不出錢。

因此,有許多的人都沒有來。

經過昨天那些人回去宣傳,知道真有錢拿,幾乎整個村裡能動的人都來了。

江潮將收人的事交給了村長,一貫銅錢也直接丟給了村長。這些人招來之後幹什麼。也交代了村長。

除了一部分人挖窯之外,再抽一部分人,製作磚坯瓦坯。相應的工具,昨晚江潮也做了不少。

他也找了村裡以前干過工匠的老者,教了磚坯和瓦坯製作的方法。

其中正好有一名工匠曾經給人家燒過窯,只是,他燒的是青磚。

而江潮讓燒的則是紅磚。燒制方法上稍有不同。

不過,道理是相通的,一教就會。有這位工匠負責教導別人。江潮倒並不怕燒不出紅磚和紅瓦來。

對於這種有特長的,工錢當然是翻倍。

除了燒窯這邊需要人,還有就是山上的石灰岩燒制水泥的事。

他也抽一部分體力還行的上山去採石灰岩和石英砂。下山的窯除了磚窯,也單獨另開了一個燒制水泥的窯。

還有皂角和鮮花的事,也派人去采了。香皂和香水,還有玻璃,將決定他未來的發展方向。

村裡差不多三百人,雖然,大部分都是老弱病幼的,倒也勉強能夠推進進度。

但目前,最大的問題還是土匪,解決不了土匪,這一切都是空談。

江潮帶着三十三名護村隊的人,來到了村口的必經之路。

江潮查看了埋下的火藥和竹林中的陷阱,一切如常。

另一邊土坡很適合丟擂木滾石,江潮趁土匪沒來的時間,讓人準備了巨石和擂木。

大部分的人安排在了這邊的土坡上,竹林處再安排了幾人。

另一邊的山頂觀察的安排了一人。

而他自己則留在了路上,火藥則他親自來點。

正如預料的那樣,土匪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山頂上的人匆匆的下來報信。

等到刻許鍾之後,藏在路邊草叢中的江潮,看到了晃晃悠悠過來的隊伍。

為首的是一名滿臉鬍鬚的壯漢,他看起來凶神惡煞,臉若黑炭!騎着一匹棕色的馬。

馬後跟着六七十人。在馬旁跟着的正是劉春花。

從一眾土匪那散漫的神情來看,他們只怕都沒有將江潮放在眼裡。

之所以來這麼多人,估計除了逞威之外,可能還想要趁機再打劫一次村莊。

搞不好,對方甚至還存了滅村的想法。

躲在土坡上的壯漢全都滿臉的緊張,身體在瑟瑟發抖。

雖然,他們拿了錢,也做好了跟土匪拼的想法,但是,多少還是會有顧慮。

最主要的是,他們從來沒有跟土匪打過仗啊。

看到土匪這麼多人,嚇慫也在情理之中。大家眼裡都看出了對方的害怕。

江潮雖然沒有看到這些人反應,但也能夠猜到。

不過,做好準備的他,倒也並不在意村民會不會出手。

就算這些村民不出手,他也有信心將這些土匪打退。

等到土匪快到埋伏圈時,大路的盡頭處,十幾名身着銀鎧的女子出現在那。為首的正是宋寧雪。

看到前方的土匪群,她眼裡露出一股緊張和焦急。

土匪出現在這,不用說也知道原因,肯定是來找江潮報復的。說不定,整個靠山村都有可能被屠了。

這是宋寧雪不想看到的。

以她所帶的十幾名護衛,跟六七十名土匪對抗,占不到優勢,甚至可能兩敗俱傷。

「郡主,怎麼辦!?我們現在要回縣城搬援兵嗎?!」一旁的漂亮護衛宋小雅對宋寧雪道。

「來不及了,小雅,你派個人回縣城搬援兵,我們剩下的人趕過去,一定不能讓那些土匪傷到百姓。」

宋寧雪搖了搖頭,神色凝重的道。

雖然,她們現在衝過去,可能將自己置於險地,可她總不能眼睜睜看着土匪屠村,特別是土匪這次的目標,可能是她想要拉攏的人。

可就在她準備帶隊追上土匪時,卻見在前方路的盡頭,一名男子從一旁走了出來。

他看起來只有十八九歲的樣子,手拿着火把,目光冰冷又玩味的看着面前的土匪。

宋寧雪瞬間勒住馬韁,滿臉錯愕的看向前方。

面對凶神惡煞的土匪,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竟然能夠如此鎮定的。

而且,對方看起來跟她年紀相仿。他難道就是江潮?!宋寧雪心裏瞬間湧起這個想法。

這邊,江潮走到了路中間,他淡淡的看向前方的一眾土匪,玩味的道:「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啥米!對面的一眾土匪聞言,瞬間怔愕在原地。

他們打家劫舍一輩子,今天,竟然在這讓別人給劫了。劫他們的還是個毛頭小子。

坐在馬上的惡虎錯愕的看着江潮。他感覺眼前這小子腦子怕是出了問題。

就連遠處的宋寧雪腦子也半天沒有反應過來,這個男人,這麼囂張的嗎!?土匪都敢劫!

「大當家的,他就是江潮,殺了四當家和我男人的,就是他,您可一定要為我作主。」

看到江潮的剎那,劉春花滿臉憤怒,她轉頭對身旁的惡虎哭道。

「小子,你膽子不小啊,殺了帽兒山的四當家,竟然等在這劫我們的道,誰給你的膽子!」

惡虎聞言,眼裡瞬間湧起一股狂怒,他感覺自己好似被眼前這小子耍了一般。

對方明知道殺了他帽兒山的四當家,竟然還等在這,上來就想打劫他。

不是耍他,是想幹什麼?!

他更想不到,這小子怎麼就憑自己一個人,就敢來劫他的道,這跟送死有什麼區別!?

他們這邊有近七十號人,整個山寨近七成的人都來了。

哪怕一人上前一刀,也能將眼前這小子砍成肉泥。

遠處的宋寧雪等人更是傻眼,這江潮雖有勇武,可腦子好像不太好使啊。

他難道不知道現在這種行為,就是雞蛋碰石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