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江潮蘇小小全文 第2章_安誥小說
◈ 第1章

第2章

江潮癱睡在床上,望着漏雨的茅草屋頂,想起往事,他眼裡精光涌過。

全能型王牌特工的他,在執行任務中死了,上天給了他一次重生的機會。

他穿越到了跟原本世界差不多的平行世界。

有些不同的是,歷史出現了偏差。

在春秋之後,歷史就不同,按照原有的歷史,現在這個年代,應該是大宋,但卻換成了大趙,皇族姓宋。

原主則是一名落魄貴族,家道中落。幾年前搬到這遠離城鎮的小山村。

一年前,他父母為他娶了一門媳婦後,雙雙離世。只留下他跟媳婦姐妹共同生活。

從小就遊手好閒的原主,在父母過世後,一年的時間將家產敗光。連房子都賣了。

現在住的地方,原主妻子的。

他妻子無父無母,只有一個四歲多的妹妹相依為命。

這時,旁邊傳來一個微弱的聲音。將江潮的意識拉了回來。

「姐姐!我餓……」

昏暗的屋角,縮着的小女孩看向身旁的少女,她痛苦的捂着肚子,滿臉渴求。

滿臉青紫的少女,望了眼床上一動不動的江潮,小心翼翼的走到外面的灶台處,在灰里扒着什麼。

很快,一個有些發黑的芋頭被扒了出來。她又小心翼翼的回到小女孩面前。

用地上破了半邊的碗,接了從草屋頂上漏下來的雨水。拍了拍芋頭上的灰,一起遞到小女孩面前。

「小草,快吃,不然,等他醒了,就讓他搶去了。」

少女緊張的看着床上的江潮,壓低聲音道。

她自己看着黑乎乎芋頭,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肚子也不爭氣的響了起來。

「姐姐,你也一起吃……」小女孩畏懼的看了眼床上的江潮,她連忙將手上黑黑的芋頭分成兩半,一半遞向少女。

她們兩天沒吃東西了,這個芋頭是之前藏的。小小的芋頭還不夠一個人充饑。

可整個家裡,已經再沒有吃的東西。這是她們最後的食物。

吃了這口,說不定兩姐妹就要餓死了。

少女本想拒絕,肚子再次響了起來,她接過小的那一半,輕撫了撫妹妹的頭,眼淚布滿雙眼。

「小草,是姐姐沒用,是姐姐害了你……」

她本以為嫁給江潮之後,會讓妹妹過得好些,可哪想到,迎接她們姐妹的,幾乎是地獄。

要不是放不下妹妹,她早就已經自盡身亡。

「姐姐,小草沒事,只要能跟姐姐在一起,就算餓着,小草也開心!」

小女孩對姐姐甜甜的笑了笑,眼裡充滿了依戀。

她的世界就只剩姐姐,失去姐姐的話,才四歲多的她,怕是活不下去。

不過,當看向江潮時,眼裡卻充滿了畏懼和害怕。她被江潮打怕了,身上被打的傷還在。

也許是太餓了,她不再看江潮,也不管芋頭臟不臟,將屬於自己的那半塊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

嘴邊沾滿了芋頭上的黑灰。

看到此景,少女眼淚流是更急,她嗚咽着抱緊了妹妹,緊咬着嘴唇,盡量不讓自己哭出聲。

她怕驚醒床上的人,自己和妹妹又要遭一頓毒打。

家裡斷糧,可連下三天的雨,她根本就無法找到食物。

她淋了幾次雨,只是挖到一些野菜。

還是從別人圈地處偷的,其他的一無所獲。

床上的江潮只會向她們索要,弄不到食物,就會毒打她們一頓。

家裡有吃的,都讓他搶着吃了,兩姐妹經常靠喝涼水充饑。

一年的時間,她們已經餓得面黃飢瘦,身體虛弱之極。

就在這時,江潮動了,少女看到此景,連忙嚇得將手上的半塊芋頭塞進了妹妹的嘴裏。

她將妹妹護在身後,緊張的看向從床上爬起來的江潮,眼裡充滿了恐懼。

「別打我和小草了,我等下就去山裡找吃的。求你別再打了……小草還小,她受不住的……」

少女將妹妹護得更緊。身體也微微發抖。

後面的小女孩嚇得縮進姐姐的身後,眼淚往下直流,可硬是不敢哭出聲。嘴裏的半塊芋頭也不敢吃。

江潮看着滿臉青紫,渾身是傷的少女,心裏莫名的湧起一股心疼和自責,暗罵了一句前身是人渣。

活該他睡死過去。

要是他再不穿越過來,眼前這可憐的姐妹,可能要被原主活活折騰死!

「你們在家待着,我出去一下,小小,你去燒鍋水等我!」

江潮放棄了跟少女解釋,他轉身往外走去。

既然穿越了,那他就好好的接受命運,順便替原主做個好人。

家裡斷糧了,作為唯一的男人,當然要負起尋糧的責任。他可不是原主,好吃懶做。

做為全能的頂級特工,野外求生的事,小菜一碟。弄點食物難不得他。

操起門外生鏽的柴刀,江潮冒着雨磨了磨就出門去了。

屋裡的蘇小小緊抱着妹妹,錯愕的看着江潮的背影,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她記得要是以前的話,江潮絕對會對她們姐妹一頓拳打腳踢,然後,逼着她出去尋找吃的。哪怕外面下再大的雨。

她要是敢不去,江潮就會打小草。

可今天,醒過來的江潮竟然一反常態,自己冒雨出門,還拿着柴刀!?這是想去打獵嗎?

「姐姐,我冷……」就在這時,蘇小小懷裡的蘇小草虛弱的道。

蘇小小這才發現妹妹額頭髮燙,眼神無力。驚恐的將妹妹放到床上。

「小草,別怕,姐姐去給你燒水,你等着姐姐……千萬不要有事……姐姐就剩你了……」

蘇小小連忙就去燒水。

這幾天妹妹被江潮扔出去淋了數次雨,本就虛弱的身體,已經頂不住了。驚恐和飢餓下,終於病倒。

蘇小小心裏只剩下害怕,她父母就是受了風寒去世的。

她怕妹妹也會因為這次的風寒,離她而去。她感覺整個世界都要塌了。

………

雨中的江潮打了個寒顫,初春的雨水,淋得讓人發冷,他真不知道原主是怎麼狠心,讓只有十六歲的蘇小小冒雨出門的。

這要是凍出個好歹來,人說不定就沒了,這可是醫療條件落後的古代,一個小小的感冒就有可能死人。

特別是身體虛的,一旦生病,幾乎就是判了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