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氣氛突然的轉變,皇帝趙宇毅開口說道:「你想為他們求情?要知道這次的事情,可是差點毀了你們倆!」

「可是父皇,他們罪不至死,不是嗎?據兒臣所知,宗府那邊已經處理了近百人,已經夠了,不要再死人了!」

皇帝趙宇毅微微的抬頭,看了兩兄弟一眼,隨後開口說道:「這件事朕可以交給你們兄弟倆,甚至,此次所有牽扯此事的宮人,你們都可以處理!」

趙乾一聽,心中一喜,隨後趕緊的躬身下拜道:「兒臣謝父皇開恩!兒臣代這些宮人攜父皇隆恩!」

皇帝趙宇毅抬手虛扶了一下,幽幽的開口說道:「太子,朕說的是讓你們兄弟倆處理,而不是你自己,懂朕的意思嗎?」

趙乾一愣,他們兄弟倆關係一直很好,為何父皇會這樣決定?難道鈺兒有不一樣的想法嗎?

「鈺兒,說說你的看法吧!如今你大哥的意思,想來你也是懂的。不過那是他的選擇,若是這件事交給你一個人負責的話,你會如何處理呢?」

看着這個這個整日如同小大人一樣的小兒子,皇帝趙宇毅略有深意的開口詢問起來!

旁邊的太子趙乾此刻也不再說話了,這是父皇對鈺兒的考驗,就和自己當年一樣,同樣是十二歲,同樣是一件涉及眾多人命的事件!

六皇子趙宇微微的思索,開口說道:「父皇,若是孩兒和哥哥一起處理,這些人我會選擇全部放掉,若是孩兒自己的話,這些人,最少要死上一半!甚至連禁軍統領,內侍總管,全都要受罰!」

「鈺兒,太過於苛責了,畢竟他們。。。」

聽道趙鈺的話,太子趙乾開口勸誡起來,畢竟為君者,當以仁厚待人!

「太子,不要開口打斷鈺兒,想來如此說,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我們聽着就好!鈺兒,你繼續說,為何會這樣處理啊!」

皇帝阻止了太子趙乾的開口,畢竟這樣的機會,皇帝給每一個皇子,也都只有一次罷了!

「父皇,大哥,之所以兩種截然不同的處理,重點在於是不是和太子一起的!太子哥哥仁德,鈺兒不會破壞哥哥的形象,這也做可以展示哥哥的仁慈!」

「不過,孩兒不一樣,孩兒是皇子,以後也就是王爺!我不在乎這些,錯了就是錯了,不是一句不關他們的事情,就可以揭過去的!」

「其一,先說涉事的宮人,他們的圈子就那麼大,想要完全的無辜,是根本不可能的。更何況,我何時去的太液池,為何哥哥會在那個時候出現?出現的時候,孩兒正好落水?難道都是巧合嗎?」

「當巧合出現的太多的時候,那就絕對不是巧合!這些巧合不是一兩個人可以做到的,故而,就算殺了他們一半,也必然有逃脫的,只能盡量的去做!」

「其二,禁軍確實進不了內宮,但那是太液池,那是他們需要巡守的地方,是誰將他們調離的,又是誰耽誤他們那麼長時間才得以趕到?這些事情,不讓禁軍統領負責,難道就是那幾個所謂的侍衛?他們可沒有那麼大的權力!」

「其三,內侍是主子們身邊最近的,也是最後的一道防線,其他的先不說,三個內侍,救不下一個孩子,孩兒不想去懷疑什麼,但是他們總歸要給孩兒一個交代的!」

「至於其他的,孩兒暫時就不多說了,這就是孩兒自己的處理方式!」

聽着趙鈺條理清晰的分析着,皇帝和太子都是默默的點頭,其實這些東西,他們都知道。只不過地位和性格的差異,他們選擇看不到而已!

「父皇,大哥,你們怎麼這樣看着我,我說錯話了嗎?」

看着父皇和哥哥都看着自己,趙鈺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問道。

「好了,乾兒,你母后心情不佳,你去請安吧!朕有話要和小六說。」

考驗既然結束,自然就會有之後的東西,而這些,趙皇並不想讓太子知道!

太子趙乾微微拱手,然後轉身離開了這裡!

等到太子走後,皇帝趙宇毅伸手摸了摸趙鈺方的腦袋,笑着問道:「鈺兒,你很聰明,但是未來的路,你想過怎麼走嗎?」

趙鈺一愣,能怎麼過,守着兩條大腿過唄!我爹是皇帝,我哥是太子,誰能有我狂,誰敢比我厲害!

可是父皇在看着自己啊,要是這樣說,肯定就是一頓打,還沒有人救的那種!

「父皇,未來孩兒不就是一個王爺嘛,跟着大哥混不就行了嗎?想來之後大哥當了皇帝,總不會虧待孩兒吧!」

「哈哈哈,跟着大哥混,好一句跟着大哥混,鈺兒,既然選擇了,朕希望你能走好這條路!當然,或許艱難,或許苦澀,大膽的去做吧!」

皇帝說完之後,帶着滿z足的笑容,起身離開了千帆閣!

乾清殿內,跪着兩個人,從陛下召他們過來,已經過去了一個時辰,他們兩人也就這樣的跪了一個時辰!

「知道朕為何讓你們跪在這裡嗎?」

處理朝政的皇帝,忽然開口問道,似是故意,又像是隨意問話!

禁軍統領李憲和內侍總管郭讓對視一眼,再次叩首,開口說道:「吾等監管不利,還請陛下恕罪!」

「好了,下去吧,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你們跟隨朕很多年了,應該知道朕這句話的分量,對了,太子說了,要施仁政,最好不要讓太子知道!」

皇帝趙宇毅說完,隨意的揮了揮手,也就不再說話了!

「吾等明白,還請陛下放心,謝陛下寬恕!」兩人恭敬的行禮,然後起身緩緩的離開!

龍椅之上的皇帝,忽然一笑,回想着今日兩個兒子的看法,老大性格溫和,待人以善,是一個妥妥的仁君!至於這個小傢伙,恐怕是個狠人啊。他選擇跟着老大混,倒是可以彌補老大的缺陷!

良久,他才緩緩的說了一句,「但願兩兄弟能夠一直這樣下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