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兄等着,臣弟為你奪天下免費閱讀 第3章_安誥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千帆閣內

太子趙乾手拿竹簡,一邊看一邊守在弟弟的身邊,兩兄弟也靜靜的享受着這份靜謐!

躺在床上的趙鈺看着這個儒雅的哥哥,一時間陷入了深思!

他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至少靈魂不是!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幾年了,從最開始的不安,到現在的接受一切,眼前這個哥哥,就是對他最好的人!

無論是自己惹的任何事情,哥哥都會幫他解決,就算是毀了父皇的御筆,也是哥哥挨了兩鞭子,自己才安然無恙的!

大哥是個儒雅的人,博學多才,出口成章,待人謙遜,再加上是皇家嫡長子,早早的就被立為了太子。大哥也爭氣,數年間,他的賢明已經傳遍朝野,是百姓和群臣眼中的典範,是繼承帝國的最好人選!

大哥的年齡比自己大五歲,卻已經參與政事五年了,也就是說,哥哥在他的這個年紀,就已經接觸朝堂之事了,而他現在也才十二歲罷了!

有時候就連趙鈺自己都懷疑,這個世間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人!而自己又是多麼的幸運,才能成為他的親弟弟!

說實話,不管上一世經歷過什麼,但是這一世,他趙鈺真的是覺得自己贏麻了!

出生就是嫡次子,背靠皇后和太子再加上外公可是帝國的老將,幾個舅舅也都在軍中任職!他這樣的身份,這樣的背景,若不過醉生夢死,逍遙自在的生活,簡直是對背景和地位的褻瀆啊!

所以他躺平了,再也不想努力了!

奈何樹欲靜而風不止啊!

這一次的落水,他總覺得有些奇怪,雖然在太液池邊閑逛,是自己隨性而為,但自己落水的時候,碰巧太子哥哥出現,這巧的有些過分了!

那可是太液池,以大哥的性格,他根本就不會在這個時候出現的,更何況皇子出行,那附近竟然沒有一個侍衛?這絕對不是一個偶然事件,就連自己如何落水的,這時候,他都有些模糊!

「怎麼了,鈺兒,在想什麼呢?」

感受到弟弟的目光,趙乾放下書簡,笑着開口問道,他還以為前日的落水,讓趙鈺還有些後怕呢!

「大哥,我能不能問你幾個問題?」

躺着的趙鈺最終還是決定開口詢問了,畢竟這樣的事情,他必須弄清楚,不然有了這一次,就可能還有下一次!

趙乾一愣,隨後微笑着開口說道:「當然可以,鈺兒,你想問什麼呢?是不是之前的事情?」

趙鈺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大哥,你怎麼知道我在太液池,那個地方,你應該不會出現才對的!」

「哦,你說的是這個,是母后宮裡的一個宮女,來找本宮,說是你在太液池玩,大哥有些擔心你,就過來看看,沒有想到正好遇到你落水。不過,好在本宮去了,不是嗎?」

太子趙乾笑着開口解釋着,他之所以沒有給母后說這些事情,只是不想牽連甚廣罷了,不過,對於這個弟弟,他不想隱瞞什麼!

「可是大哥,你知道的,這真的很不正常,不可能這麼巧的?再說,母后宮裡的宮女,根本來不及知道我去了太液池!這裏面絕對有問題!」

趙鈺堅定的開口說道,好像在給不開竅的哥哥解釋一樣!

趙乾依舊就是笑着,他伸手拍了拍趙鈺的胸口,幫助激動的趙鈺順順氣息,隨後開口問道:「還有別的嗎?你應該不止這一個問題吧!」

聽到大哥的問話,趙鈺更加自信的開口說道:「當然還有,就算是太液池,那裡也不至於沒有侍衛值守吧,而我到現在,甚至都不記得是如何落水的,這肯定是有人故意的!」

「嗯,你分析的不錯,這些哥哥也想到了,剛才我讓李豐去找了那個宮女,她消失了!所以你的落水,是有人刻意為之的!」

聽到弟弟分析的頭頭是道,趙乾滿意的點了點頭,欣慰的看着這個之前,只知道胡鬧的弟弟,也算是長大了啊!

趙鈺猛的坐了起來,看着依舊微笑的哥哥,開口說道;「哥哥,既然如此,我們接着查,算計我們,他們必須要付出代價!」

「好了,鈺兒,這些事情父皇會處理的,你先安心修養就好!咳。。。咳咳!」

說著,趙乾忽然的咳了起來,趕緊用手捂着嘴,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哥哥的樣子,趙鈺眉頭微皺,開口喊道:「李豐,給我進來,現在!」

門外的李豐聽到六皇子的聲音,趕緊的走了進去,看到床上的趙鈺,躬身行禮道:「奴婢見過六皇子!六皇子可是感覺好些了?」

「別說這些,李豐,我問你,大哥怎麼了,他怎麼會咳得這麼嚴重,大哥之前是沒有問題的!」

趙鈺感覺很不對勁,畢竟若是普通的咳嗽,大哥根本不用避開自己!

「這,這,殿下沒事,就是偶感風寒,對,就是偶感風寒罷了!」

李豐知道兄弟倆的關係,他也不敢擅自開口啊!

「偶感風寒?李豐,實話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知道的,我可沒有大哥那麼好說話,現在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何事?」

雖然趙鈺年齡不大,但是他做事卻非常的果斷,甚至有些狠辣!面對趙鈺的逼問,李豐無奈的開口說道:「殿下入水救人,感染了寒症,御醫說了,可能會留下病根,伴隨一生的!」

「什麼?」

趙鈺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裡,寒症,病根,這就是哥哥救自己的代價嗎?

也就在此刻,太子趙乾一聲嘆息,帶着些許怪罪的說道:「李豐,不是說了讓你不要告訴鈺兒嗎!好了,你先出去吧!」

李豐行了一禮,然後快步走了出去!

趙鈺兩眼通紅,這一次又是哥哥保護了他,代價就是伴隨一生的寒症,這幾年來,他都不知道欠這個哥哥多少了!

太子趙乾走到床邊,伸手摸了摸趙鈺的腦袋,開口說道:「好了,別擔心,哥哥這不是沒事嘛,再說了,你也沒有事,也算是值得了!」

「不是,不是,你明明知道的,你明明知道的!為何要去救我,這些事情,連我都能看出來,我不信你看不出來!你為何要去救我呢!」

趙鈺不甘的嘶喊起來,哥哥為了救他,就算知道此事的詭異,但是他還是不管不顧的去了,趙鈺實在是不想接受這樣的結局!

趙乾沒有自怨自艾,他看着這個弟弟,笑着開口說道:「因為我是你哥啊,做哥哥的保護弟弟,不是正常的嘛!」

「哥!」

一個簡單的哥,讓趙鈺再也控制不住了,他抱着趙乾,傷心的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