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晨陳寶船穿越大明御史 第6章_安誥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大哥顧淮也笑道:「我和你嫂子明天就去找蔡媒婆,蘇姑娘今年都十九了,再拖也不像話。」

「我昨日還和你嫂子說呢,實在不行就把這房子賣了。」

「另外租賃個屋子,也不好耽誤了你的終生大事。」

爹娘走的時候,這個弟弟才七歲,一轉眼都二十三歲了,卻還遲遲沒有成親,他都沒有臉去給爹娘上墳……

「哥,你別這樣。」顧晨忙道:「這房子是爹娘給你的,我的事,讓我自己努力就成了。」

雖然父母肯定是給兩個兒子的,可這幾年哥哥嫂嫂供他讀書,每天起早貪黑的忙碌。

他臉皮再厚,也不可能再惦記家裡的房子。

這時候,八歲的小侄子,顧灝看着那堆錢問道。

「二叔,當官能掙那麼多錢,我以後長大了能當官么?」

他看蘇家的小孩子,都能讀書,說是讀書就能當官。

可是自己,卻只能在家裡幫着娘親干雜事。

「當然可以啊。」顧晨輕輕地,摸了摸侄子的頭,看向哥嫂道:「哥,嫂嫂,送灝哥兒去讀書吧。」

「不管當不當官,能識幾個字總是好的。」

「束脩你們不用擔心,我來想法子就成了。」

顧淮夫妻是賣包子的,其實每天也能掙些錢。

只不過,三年前,為了讓他進京趕考日子好過些,又借了不少,去年才還完,所以虧了自己的親生孩子。

「成,哥就不和你客氣了。」顧淮笑呵呵地說:「灝灝,聽見沒,還不快謝謝你二叔。」

兄弟之間就是這樣,我幫你一把,你幫我一把,這樣齊心協力,就不愁這個家族不好。

說到娶親,你以為就現代人娶媳婦很困難嗎?

古人也是一樣的,蘇家看重的是顧晨的才華和官職,只要面子上還過得去,也就行了。

可就算是這樣,那也不是普通人能承擔的。

比如他和蘇姑娘蘇婉盈成婚,顧晨最後的花費總共是。

禮銀二十六貫,迎送彩銀四錢,叩門彩銀六錢。

給掌翰禮的人兩貫錢,然後再給迎書彩銀八錢,迎書就是成婚用的文書,相當於結婚證的意思,還有瓜果、布匹物品若干八貫。

租馬車,馬匹別的七七八八,包括辦酒宴最少得十貫錢。

最後總計,花費四十七貫八錢。

當然,身份不同,花費不同,如果他娶的村裡的普通姑娘,那自然就不用花費這麼多。

驢車也能,走路也能。

這四十七貫錢,差不多需要顧晨不吃不喝兩年,才能掙回來。

要不是太子殿下接濟,只怕是他還得再努力幾年。

辦完婚禮,他就只剩下十兩,還好到時候還有隨禮。

應該能回點血,起碼走的時候能給哥嫂留十兩。

「打工人的日子真苦,最要命的還是給老朱打工。」

你說他命怎麼這麼苦,怎麼不穿到宋仁宗時期,人宋仁宗時期,正七品官員年俸整整四百二十貫錢。

就這,還沒算上提成呢,人家算上提成有一千多貫。

再看看老朱。

嘖,鐵公雞,一毛不拔的。

可惜他也就是只敢想着,可不敢真的說出來。

蘇縣丞最近挺得意的,別看自己只是個八品官。

可他女婿卻是個七品官,最關鍵人家還是京官。

能上朝面聖的那種。

雖然人家是站在犄角旮旯的,但勝在能沾惹龍氣。

要知道,縣令大人都見不到皇帝。

自己就更不用說了,恐怕連皇帝的衣角都摸不到呢。

因為定了這門親,縣令大人都得對自己客客氣氣的,就連知府大人下來視察,也不敢得罪他。

就怕他和女婿說點什麼,到時候被參上一本。

蘇縣丞越想越得意,看女婿的目光就越看越喜歡。

張口閉口就是賢婿、賢婿的,看的旁的女婿十分眼熱。

他老婆張氏看不下去,忍不住輕聲警告道。

「老爺,你是老丈人,怎麼能對女婿如此殷勤,差不多得了,你對另外四個女婿可沒這麼熱情。」

蘇縣丞家底厚,家族從宋朝起,就已經是地主了。

他能當這個八品官,也是因為當年的洪都之戰時出了糧食。

所以,得了這個縣丞來做。

「他們能見皇帝?」蘇縣丞反駁道:「他們要是能見皇帝,我也像對顧賢婿一樣,把他供起來。」

「對了,嫁妝準備好沒,明天閨女就要出閣了。」

「你要不要再去對一遍嫁妝,看看要不要再添點兒。」

這挑女婿,他還是很有一套的,首先不能太上趕着。

厚厚的陪嫁他是可以給的,可這個聘禮的誠意。

他必須得讓女婿掙來給自己,這是規矩只是其一。

而且太容易得到的,他也不會去珍惜不是?

「還添,不添了。」張氏嗔道:「已經比別的女兒多了,再添,回頭另外幾個知道了的話,姊妹間會起嫌隙的。」

「大不了,以後他們兩過的拮据,咱們再幫襯就是了。」

反正家裡五百多畝地呢,不愁供不起女兒女婿。

「成,也成。」

蘇縣丞臉上帶着滿@足的笑,彷彿已經看到女婿拜相提攜全家。

而自己,也成了相國老丈人的美好場景了。

成親當日,縣令登門賀喜,因為顧家的院子有點小,所以酒席也擺到了長街上頭去。

而顧晨每接待一位賓客,都會囑咐一句。

「來吃席就好,不必送禮,實在要送也別超過一貫錢。」

顧家老族長親自收禮,登記造冊,也是不收超過一貫錢的禮,所以很多人只隨了九百九十九文錢。

反正也不麻煩,錢都是一貫錢一弔,直接取下一枚就行。

縣令大人見了都不得不感嘆,御史台的人就是不一樣。

瞧瞧,成婚收禮都這麼嚴謹,真是值得學習。

晚上顧晨挑了蓋頭,見到媳婦美艷動人那張臉後就有些結巴。

「你……你餓不餓,要不要給你拿着吃的來?」

這四年,雖然沒怎麼見到她,可平時卻有書信來往。

少女字跡娟秀,說話得體,倒是自己撿了個大便宜。

「大嫂已給我煮過面了。」

蘇婉盈見夫君這副害羞的模樣,不由地玩笑道。

「顧郎這一去就是四年之久,實在叫我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