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晨陳寶船穿越大明御史 第4章_安誥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萬一,他們給我們下藥呢?」

顧清風還是有些猶豫,最關鍵的是,他可是御史台的人,去這種地方,不合適不是么?

「有道理。」陳寶船被今天的事嚇到,連忙跟着點了點頭:「那咱們今晚上的壓驚酒?」

還喝嗎?

最終,顧晨去小攤上,買了二兩榛子仁和一斤豬頭肉,打了兩斤燒刀子,共花了一百個銅板。

「這錢,還真是不禁花。」

當言官實在是太慘了,要不自己還是另謀個出路吧?

靠這幾個錢,以後老婆孩子都養不起。

雖然明朝是四品以上才不能經商,可他天天忙成狗?

哪裡有空打理?

看來啊,還是得儘快把媳婦娶過來,讓她來打理最好。

回到租賃的小院子,兩人才剛剛推開門就見牆上被貼了一張字條,上面用硃砂寫着六個大字。

「今天只是警告。」

不用想,這肯定是背後之人,故意這麼乾的。

囂張!

實在是太囂張了!

「顧……顧兄……」陳寶船說話打劫,語氣有些害怕:「你……你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不過也是,今日的事看着兇險,其實也還好。

要是對方來真的,隨便給你小院子塞點什麼東西。

然後再參你一本,你喊冤都沒地兒喊去。

「陳兄,你也知道,我每個月大部分都只參兩本。」

一本是隨大流,複製粘貼版的噴人家的那本。

如此,既幹了事兒,也不會只得罪某個官員。

因為,法不責眾。

而這種本子,他上個月參的藍玉大將軍跋扈。

可藍玉大將軍,不可能逮着那個大魚不動。

偏偏,要動自己這個小蝦米。

還有一本就是參個小官,當然他噴的情況都屬實。

以此來向朱老闆證明,自己在御史台不是吃白飯的。

平時的時候,他就是跟着同僚輪流值班。

偶爾暗訪一下青樓,看看有沒有官員嫖妓的……

顧晨坐在桌子前,開始仔細思考自己參過的人。

「等等,宿娼……」顧晨坐直了身子,忽然想了起來:「上個月,我查到一個戶部給事中宿娼的叫錢益的。」

「可是,可是,我也沒聽說過他的名字啊……」

不過是個從七品,官職比自己還低,對於這種主動送上門的業績,顧晨當然不會對他客氣。

奏疏當晚遞上去,那傢伙第二天就挨了六十仗。

「錢益?錢益?」陳寶船琢磨了一會兒,忽然大驚失色:「顧兄,你差點攤上大事了。」

「胡相兩個月前新納了一位貴妾,錢益就是那貴妾的哥哥。」

「你,你參了人家舅哥,還害人家被打了六十板子。」

這胡相只是警告一番,已然是非常客氣有禮了。

還好,這不是正經的舅哥,不然的話顧兄可就慘了。

「胡相?」

胡惟庸?

聽到這個名字,顧晨的冷汗那是唰唰地流。

雖然他知道,胡惟庸這個傢伙是囂張不了幾年,他會在洪武十三年的時候,被老朱弄死。

可是,人家沒被弄死之前,權力大的嚇人。

還能擅自決定官員們的生殺和升降,後世不是有傳言說,劉伯溫就是被他弄死的么?

那是伯爵,也難逃厄運。

自己一個小小的七品官,人家捏死自己還不跟捏死螞蟻一樣。

「胡相納小老婆的事,我怎麼不知道?」

因為沒人通知他這事,你說他也沒能上去跟人送個禮。

「害,那姑娘出身讀書人家,覺得當妾有些丟臉,就沒有大辦,深更半夜的一頂小轎子就給抬進胡家了。」

「這事,我也是前幾日,無意中聽陳大人說起,才知道的。」

陳寧身為御史中丞,對他們這些新人一向關照。

可顧晨卻知道,陳寧是胡惟庸的人,是御史台的老大。

那封奏疏,八成是他放在陳兄奏疏的。

然後他又和自己說,陳寶船參了自己一本。

賊喊捉賊啊這是……

「這官,可真是不好當。」

顧晨用手捏起了一粒榛子仁,丟進自己口中,又喝了口燒刀子,語氣也有幾分惆悵。

「陳兄,不然的話,你說我乾脆上辭呈回家算了,當個商人,也比干這活爽快多了。」

他有許多掙錢的法子,還一直沒能來得及實施呢。

「辭官?」

陳寶船搖了搖頭,卻根本就不認可這個做法。

「你要是辭了官,那蘇縣丞,還願意把姑娘嫁給你么?」

當年,原主中了舉人,在街上與縣丞之女看對了眼。

那蘇縣丞覺得,他是科舉有望的人。

於是便也沒有拒絕,可也沒有答應,就那麼拖着。

次年,自己穿過來以後,順利中了進士當了小御史。

官職雖小,卻不容小覷。

因為皇帝上早朝,都是六品以上的官員才有資格上朝。

但是言官,和記錄的史官文書卻是例外。

雖然品級不夠,卻能上朝面見皇帝,商諫皇帝,下噴,不是,參百官勛貴。

蘇縣丞心裏高興,便也就點頭答應了這門親事。

顧晨雖然對人家沒感情,可看着姑娘含羞帶怯的模樣,也知道她和原主兩人情深不移。

如果自己不答應,還不知道這姑娘怎麼傷心呢?

他是個好人,怎麼捨得人家姑娘難過呢?

於是呢,就勉為其難地定下了。

可因為家貧,一直沒能湊夠聘雁,這親事就耽擱了三年之久。

若是自己再沒了官,那蘇縣丞肯定要鬧着退婚。

「當男人真難。」

怎麼辦?

去哪裡搞點錢來?

不會被人陷害,也不會被人盯上的那種?

誰知道第二日,李謹就親自帶着銀子登門了。

見他住的果然貧瘠,吃的也是米湯加白面饃饃。

「你們現在能吃白面饃饃,已然是聖恩浩蕩了。」

「顧大人可不能不知足,要知道民間許多百姓還吃不飽嘞。」

他說的是實話,可多少有點站着說話不腰疼。

「是,天使大人說的是。」顧晨面上卻是一本正經的:「下官也是貧苦人家出身,這已經是極好的了。」

「若沒有陛下的恩德,下官別說是白面饃饃了,就是黑面饃饃也不一定能吃得上……」

你這個當大太監的,天天好菜好肉,哪裡曉得他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