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晨陳寶船穿越大明當御史台全文 第8章_安誥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皇宮。

老朱半躺在龍椅上,雙腿卻光着放在書案上放着,一柄綠色玉如意,被他牢牢地握在手裡。

「你是說,顧晨那小子,收禮只收一貫以內的?」

其實,他只說受賄一貫錢,那就得挨罰。

可他又沒說,那成婚的份子錢也算是受賄。

「是,陛下。」毛驤笑道:「顧御史不但只收一貫以下的禮,第二日發現有些禮超了點還給退回去了。」

「比如,他們縣的主薄就送上了一株小土參,原本也不值錢,之前藥鋪得賣個一貫三錢的樣子。」

「顧御史稱過之後,便切了一半送回給了人家,自己則留下了一半,說祝福收下了。」

做的如此滴水不漏,就算是自己也不一定能做到。

「好,是個人才。」老朱有些高興,他老向一旁的朱標:「老大,這是個好官,你眼光不錯。」

朱標也沒想到,顧晨居然能夠做到如此地步。

「這屬實是兒臣,沒有想到的了。」

這是不是,小心過頭了。

顧晨:「……」

在老朱手底下討飯吃,你說他能不小心翼翼么?

正說著呢,這時候一位胖太監急匆匆地來報。

「陛下,幾位小王爺不肯讀書,在大本堂鬧起來了,宋先生不敢擅專,叫人來請陛下。」

聽了這話,朱元璋臉就黑了,他穿上鞋便往外走。

「這些不成器的混賬東西,老二老三老四那幾個大的就不管管,難不成就隨着他們鬧?」

真是不惜福啊,他小時候別說讀書,宣紙都摸不到。

看他一會兒,不把這些混賬屁股打開花才怪。

「這……」

小太監不敢說話,他總不能說幾位大王爺在看熱鬧吧?

回頭給王爺知道了,那還不得打死自己啊?

見老爹臉色越來越黑,朱標只接收到一個信號。

不好,弟弟們有難。

他忙給身邊的李謹使了個眼色,讓他去把母后請來。

馬皇后一聽朱重八,又要打自己的兒子們正要起來。

可聽說是為讀書之事以後,便又坐了回去。

「娘娘?」

李謹傻眼了,皇后娘娘這是啥意思啊?

只聽馬皇后道:「幾個小子,不懂尊師重道,勤加學業,屬實該打,我就不過去幫倒忙了。」

幾個大的,都封了王,眼看着成完親就要去就藩。

卻還不知道輕重,成日裡帶着幾個小的胡亂。

該打!

只要打不死,她才不會心疼的。

大本堂外頭,從老二秦王樉。

再到最小的老十二朱柏都被脫了褲子,按在凳子上挨了一頓。

緊接着,就是老朱的破口大罵。

再看大本堂內,滿地被撕#爛的宣紙,老先生宋濂正整理已經被剪爛的帽子,又給戴在了頭上。

老朱有些不好意思,忙道:「先生快莫要戴了,咱再給你一頂就成了,這些個混賬。」

尊師重道這四個字,有那麼難寫么?

宋濂倒是還好,皇家子弟,難管教也是正常的。

「陛下,臣老了,精力有限,臣看還是讓別人,來教皇子們讀書啊,大概會更好些。」

他這把老骨頭,可是經不起這些皮孩子折騰了。

「別啊,宋先生。」老朱不答應:「咱的這些兒子,可全靠你教,元史你也還沒給咱修好呢。」

你又不是走不動道了,這還能幹活咋就能辭官呢?

可憐的宋濂,今年都六十六歲了,還要被老朱家無情地剝削。

而且,一個人,乾的還是四五個人的活計。

老朱看着不成器的兒子們,打定主意要好好教育一番。

思來想去,還是想把他們送回鳳陽,好好吃些苦頭,好叫他們知道,糧食的來之不易。

可馬皇后不答應,她覺得應該讓兒子們先成家。

再和老婆一塊去鳳陽吃苦頭,夫妻一同接受教育,那才叫好呢。

「自古一個家裡,夫妻要共甘共苦、同進同退才是道理,夫妻兩人,只有其中一人好是不成的。」

「就像普通人家,男人在外死命掙,女人就在家裡死命攢,若是男人不上進,女人再攢也無用。」

「同樣的,女人在家敗,那男人掙再多也沒用,要吃苦就一起吃,一起吃過苦感情也會更好些。」

就像自己和重八,都一同吃過苦,儘管他成了皇帝,有了很多女人,可也不耽誤他們之間的感情。

「有理,妹子說的有理。」

老朱伸手抓了顆棗子來吃,忽而想起了什麼嘆道。

「妹子你是不知道,咱從前每次聽李先生還有劉先生講史,說起皇室的敗家子,咱就恨得牙痒痒。」

「咱就想啊,別人的兒子咱不管,可咱的兒子。」

「咱的兒子,一定不能如此,所以皇子一定要好生教育。」

「可不能等他們將來去了封地,在封地上為非作歹的。」

到時候,萬一又引起民憤,又出一個朱元璋就不好玩了。

「何止是皇子?」馬皇后笑了笑,繼續低頭為皇帝納鞋底:「大臣家裡也是一樣,雖然說有御史台。」

「可是你瞧瞧,人家不過參一個給事中罷了,就被人如此警告,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的話。」

「你去抓貪官,也只能夠抓幾個沒有背景的了。」

「而真正的那些大魚,還躲在河底吃食呢。」

「你這個皇帝啊,到時候指不定就會瞎了眼睛,聾了耳朵,甚至你屁股底下的皇位都會動搖。」

「早告訴你,我不喜歡那個胡惟庸,他腦子太活了,可你就是不聽……」

她就冷眼瞧着吧,這胡惟庸只會越來越過分。

給李善長百兩黃金賄賂的人,能是個好人嗎?

而她最喜歡、最佩服的劉先生,也說過「此小犢,將僨轅而破犁矣。」

意思就是說,胡惟庸這個人頭腦幼稚、缺乏經驗且容易胡作非為,讓他上位肯定不行。

可惜,老朱不聽啊

「妹子,朝政大事,可不是你喜不喜歡的事。」老朱擺擺手:「這用人,他姦猾有姦猾的好處。」

「算了,這些個事情,我不跟你這個婦道人家說。」

這話帶着些看不上,氣的馬皇后當場就把針線簍子丟桌上了。

「朱重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