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晨陳寶船穿越大明當御史台全文 第7章_安誥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十五到十九,可憐她日日夜夜都在想着念着他。

他倒是也狠心,這麼多年,也不說回來看看自己。

「對不住。」

顧晨雙手搓着喜袍,語氣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工資……俸祿低了一些。」

「讓你久等了,你放心,我以後一定會對你好的。」

「我的俸祿雖然低,但是以後都交給你保管……」

想他在現代時,一心讀書,連小姑娘的手都沒拉過。

這會兒,馬上就要跟沒見過幾面的媳婦洞房花燭……

屬實是,有些緊張。

「我自然是信顧郎的。」蘇婉盈上前,主動為他解衣裳:「顧郎,累一天了,咱們歇了吧?」

從見到他第一面起,她就想讓他做自己的夫君。

天公也有成人之美的心,此時不歇更待何時啊?

雖然兩個人都很生澀,卻勝在一個早有覬覦之心,另一個又不想在媳婦面前丟了臉面。

所以,這個新婚之夜,兩人鬧得十分晚了。

這可苦了顧淮,人到中年,體力本來就不如年輕時候好。

這時候隔壁鬧得歡快,倒是自己被媳婦白了好幾眼。

他拖了拖被子,自覺地說道:「我明日還是去找劉郎中吧,要副葯,你別不高興了。」

體力下降,他也不想的。

「算了。」嚴氏癟癟嘴道:「就這麼湊合著用吧,別回頭吃壞了身子,老娘還得照顧你。」

她這輩子命苦,嫁人沒多久,婆婆就一命嗚呼了,然後公公也沒了,留下只有幾歲的小叔子。

長嫂如母,她又當嫂子又當娘,好不容易把小叔子給拉扯大了,還要照顧自己的兒子。

如今可不想等自己老了,還要照顧自家糟老頭子。

嗯,她也想被人照顧。

顧淮:「……」

自尊心受損,好難過嗚嗚!

第二天,一家人在院子里數隨禮,總共收了六十多貫禮錢,這是沒有算送禮的那波的。

顧晨數了十貫錢準備帶走,別的都想着哥哥嫂嫂用。

「灝哥兒讀書開銷大,這錢你們留着送他讀書去。」

「衣裳買好一點兒的,別穿的不好讓人家欺負了去。」

原主就是穿的不好,從小在學堂裡頭一直被欺負。

顧晨穿過來這麼久,對原主的情緒很是感同身受。

所以,他不想讓灝哥兒也跟着受這罪。

「可是,這也太多了。」

嚴氏只拿了十貫,把其餘的都推到小叔子面前。

「你如今啊,都是成家的人了,總不能帶着媳婦一直租賃屋子住,還是得買個宅子才行。」

「弟妹是大戶人家的姑娘,可不能因為嫁給你就受苦,你還得聘些人照顧弟妹才成。」

小叔子不可能永遠都是七品官,只要不犯什麼錯。

到時候熬到五六品的問題不大,你說如果沒個房子的話,又如何,在京城裡安家呢。

「嫂嫂不必擔憂。」蘇婉盈這時主動,把錢推了回去:「家父早為我和相公,在京城買好了宅子的,就等着咱們回去就能夠住了。」

「至於下人,家裡也是備好了的,嫂子不必擔心。」

「這錢您就拿着吧,家父說,以後咱們都是一家人了,請灝灝去蘇家學堂讀書呢。」

從前什麼都不給顧家,是為了不上趕着。

如今成了一家人,能幫的,自然要儘力相幫了。

何況,人家帶大了自家相公,給點銀子又算得了什麼呢?

「這怎麼好意思呢?」嚴氏顯得有些局促不安:「你瞧瞧,這些本該是我們男方準備的。」

這下,倒是把軟飯吃了個徹底。

倒是顧晨不覺得吃軟飯丟人,還覺得挺高興的。

「嫂嫂,你就拿着吧,不然我可不高興了。」

古代男人就是好,有了功名就會有白富美喜歡。

不像在現代,考上清華北大,也不見得就能有女朋友了。

不過自己也會對她好,努力一塊兒讓他們的小家越來越好的。

嚴氏感動得不得了,回門禮後,特意把顧晨叫到一邊說話。

「弟妹是個好姑娘,雖然出身好,但是對我們這些泥腿子,從來都是尊敬有加的。」

「嫂子聽說,這男人當了大官,大多都會娶好幾房的美妾,冷落自己的糟糠之妻。」

「小叔,你可不能這樣,要記得蘇家對咱們家的好。」

同性相憐,嚴氏自己是女子,自然許多事都向著弟妹。

「嫂嫂,你瞎說什麼呢?」

顧晨不好意思地撓撓腦袋,看了不遠處學洗菜的妻子。

「你放心好了,我定然不會負了她的。」

作為一個現代人,你讓他同時腳踏幾條船的話。

這道德方面,還真的過不去。

當然,穿成皇帝就沒法子,播種也是皇帝的任務之一。

而身為普通人,就不需要為了這項工作而努力了。

有個老婆就行了,多了容易虛……

回去的馬車,就不用花錢租,甚至蘇家還給配了個馬夫。

還有丫鬟兩人,小廝兩人,婆子兩人。

蘇婉盈笑道:「咱們小地方帶的人,怕是不知京城的規矩,所以爹說,讓在京城再買幾個。」

顧晨咽了咽口水,表示這些人已經盡夠了。

他有手有腳的,不需要那麼多人伺候的。

「也是。」蘇婉盈點了點頭:「相公可是御史台的人,首先就要帶頭清貧些,確實不好享樂。」

「那我就陪着相公,咱們好好地做一對兒清貧夫妻如何?」

總之,什麼樣的日子,她都能過。

只要相公對自己好。

「那也不必。」顧晨輕聲道:「我手裡還有一些錢,等到了京城,就寫個方子給你,你拿去憑個鋪子賣。」

自己一個人的時候無所謂,有家庭了就不一樣了。

「做生意?」

蘇婉盈倒是也不排斥,畢竟她家也是有不少鋪面的。

「好,我都聽相公的。」

別看這姑娘柔順柔順的,可顧晨都知道自己這個媳婦是演戲高手。

昨日她才告訴自己,說她端不動盛滿水的洗臉盆。

可是,這丫頭身上的肉緊實得很,她分明就是個練家子。

瞟了眼滿是乖巧的媳婦,他在心裏暗暗猜測這姑娘能裝多久。

最好,最好,裝一輩子乖巧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