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奇怪石門

第七章青龍宗

  岳明依舊鎮守岳城,而岳億跟隨吳塵左右,返回吳城第二天中午,「哐鐺」吳府大門直接被轟的粉碎。
  兩個傢伙滿臉兇狠,一身囂張,大喝道:「吳一滾出來見我!」
  士兵出來阻攔被兩人一掌一個拍飛了出去。
  吳一、吳塵、岳億聽到聲音疾速趕來,看到如此情景吳一大怒:「兩位毀我府門,殺我府兵,未免太過了!」
  「小小府主殺我師弟,你們今天全部都得陪葬!」一傢伙狂妄道。
  吳一冷笑道:「我不知道兩位在說什麼,殺你師弟從何說起!」
  「好,就讓你死個明白,那天我師弟去李家做客,卻被你當成幫兇殺死,今日我們便是為師弟報仇而來!」另一人怒道。
  「找死也沒有這麼找死的!既然來了就都留下吧!」吳一冷冷道,於此同時長劍在手直接殺向一人。
  岳億直接撲向另一人,而吳塵和趕來的影部隊長吳其迅速退了出去,同時吳塵對吳其耳語了幾句。吳其便離開了。
  吳其很快手中拿着兩個大弓以及兩桶弓箭返了回來。
  吳塵接過弓箭,嘴角不易察覺的笑意,讓人看到了陰謀的味道。
  吳一和對手不相上下。而岳億卻略在下風,那人突然抓住機會一劍刺向岳億的大腿,此人正在幻想利劍刺進肉中的美妙,長劍飲血的歡快時。
  突然,心頭警兆突起,急忙收回長劍,閃向一邊,弓箭擦着他的脖頸呼嘯而過,嚇出了他一身冷汗。還未等他回神,兩隻羽箭已經如閃電般逼向他的雙眼,他急忙閃躲,但後路恰恰又被岳億封住。
  他狼狽的一個驢打滾,剛好躲過所有攻擊,還未等到他舒一口氣,鮮血已經從他的胸口流出,原來他僅僅躲過了吳塵和岳億的攻擊,但吳其的羽箭早已經認準了他!
  岳億毫不猶豫順起一刀,一顆血淋淋的頭顱滾落在地。和吳一戰鬥的傢伙見此方寸大亂,吳一趁機一劍削去了他的右臂,這傢伙徹底變得恐懼。
  「噗嗵」
  跪倒在地,「求求你們饒了我吧!我上有80歲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這傢伙頭不斷搗地求饒。
  吳一兇惡道:「說,是你們宗門讓你們來的,還是你們擅自來!」
  那人聲音顫抖道:「我們師傅讓我們來的!」
  吳塵問道:「你們師傅是誰?」
  「是……是三長老趙傲!」
  吳塵看了一眼吳其,吳其抽出大刀,手起刀落。
  ……
  「天門宗三長老將級三層,最厲害的宗主將級八層,實力極其厲害!」吳一道。
  吳塵笑道:「天門宗不會允許趙傲下來的,如今天下大亂他們還在觀望,看選擇誰!但我們不排除那老傢伙不要臉偷偷下來!」
  「我們得早做打算,趙兵!」吳一喊道。
  「到!」
  「加緊訓練新招募的士兵,另外解散老弱病殘給他們足夠的安家費!」吳一嚴肅的說道。
  「得令!」
  吳一接着道:「塵兒,影部隨你左右,他們已經上到明面,就不適合隱藏了!」
  ……
  「影部,你們是我吳城最後的屏障,你們越強大我吳城越安全!」吳塵頓了一下接着道,「吳其隨我左右,彭龍從今天起作為影部隊長,從今天起隊長不定,挑戰制,誰挑戰成功誰是隊長,什長、伍長也是如此。十天後我來看你們,戰力原地不動着,遣散回家,吳家不養廢物!」說完吳塵和吳其轉身就走!
  剛出影部營地,吳塵看着吳其道:「你有怨言?」
  「屬下不敢!」
  「不敢那就是有了!」吳塵戲虐道,「將來你會慶幸的。去把城裡十二歲以下要飯的流浪兒全部給我帶到我的院中。」
  ……
  「今天給你們一個機會,給你們一個不用乞求天天就能吃上饅頭的機會,給你們一個成為強者的機會,一個昂首挺胸人人敬仰你們的機會!」吳塵激揚的說道,
  「能最終站在這兒一個時辰不倒者,才能擁有成為強者的資本,從現在開始!」
  話畢,吳塵直接放出士的威壓壓向這些孩子。
  半個時辰後,一百多個孩子倒下了一多半,吳其直接把他們帶了下去,他們明白他們失去了一次大好的改變命運的機會。
  吳塵氣勢越來越強,過了十分鐘後,又倒下了幾個。
  一個時辰後僅僅還有八個孩子還在努力的堅持。
  但吳塵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氣勢反而更大,又過了半個時辰,場中僅有兩個孩子還在堅持,一個叫王龍、一個叫釋心,但他們的腿已經顫抖的十分厲害。
  無塵眼中閃過了一絲驚異,看來這次比想像的收穫還大。兩個時辰後,兩個小傢伙先後倒地。吳其便把這八個孩子帶了出去。
  吳塵看着這16個孩子眼睛變得鋒利起來:「你們讓我很失望,一個時辰都沒堅持住,但我還是給你們一個機會,五天後達到兵級,否則從哪兒來的就回到哪兒去!明白嗎!」話閉吳塵轉身離去再不管他們。
  「你們八個很不錯,但只是現在很不錯!給你們三天時間到達兵級否則從哪兒來就回哪兒去吧!這兒不留浪費糧食的廢人!」說完吳塵依舊轉身離去,給了他們一個高冷的背影!
  吳其按照吳塵的交待指揮單獨指揮八人,之後再去指導另外16人!
  影部和這24個孩子每個人都憋着一股氣,影部隊長按照吳塵的指示,讓影部全體不用真氣單憑肉體力量去毅山,開山鑿洞,凡擅自動用真氣的,軍法處置——斬!
  第二天晚上,彭龍突然跑到吳塵面前激動道:「少城主,少城主出大事了!」
  吳塵一愣:「什麼事,慢慢說!」
  「我們按照你的吩咐在毅山開鑿洞府,當我們挖到毅山地下二百米時,然後怎麼也挖不動了,最後我們發現一個巨大的石門!極其雄威!」
  「你們可有封鎖消息?!」吳塵連忙問道。
  「第一時間我就封鎖了所有消息!」彭龍連忙道。
  「你做的很不錯,你去叫上我父親,我們馬上過去!」吳塵吩咐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