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理想總是豐滿的

第六章奇怪石門

  吳塵笑道:「你不用這麼快拒絕,你看到了我的能力,也看到了我的潛力。將來你想做我僕人你還沒那個資格!難道不是嗎!」
  吳塵看了看岳億繼續道:「在這亂世,你認為你兒子能成為霸主那還是最終被別人吞併那!我吳城內亂之前他都沒拿下,你覺得他還有機會嗎?給你三天時間,三天還未來吳城,你便失去了機會!走吧!」
  吳一和吳塵扭頭就走,僅僅剩下岳億獃滯在那裡,過了很長時間,腹部的刺痛才把岳億驚醒,連忙吃下療傷葯,嘆息一聲起身返回岳城。
  吳一看着自己的兒子問道:「你確定他會來!」
  吳塵傻笑道:「不確定!」
  吳一無語道:「那你還放他走!」
  吳塵道:「父親咱們現在急需人才,算培養肯定來不及應對當下危機!岳城城主優柔寡斷,在這亂世沒有好的主上根本無法生存,那老頭也明白這一點。他應該也知道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吳一突然陰笑道:「那麼我們再給他們加把料!」
  「老狐狸!」吳塵笑道。
  「我是老狐狸你就是小狐狸!」吳一大笑道。
  吳一接着臉色一變假裝怒道:「突破了,還隱瞞者你爹我!長能耐了!」
  吳塵連忙無辜道:「這不是一直忙忘了告訴你了嗎?我睡了三天就突破了我也挺鬱悶的!」
  「啥?鬱悶!你給我滾!」吳一笑罵道。
  ……
  「父親據線報的消息,岳城那個老頭受了傷,咱們是不是應該趁機拿下岳城!」谷城城主谷軍問道。
  老頭臉露喜色:「消息可準確?」
  「父親放心,絕對可靠,而且是被吳城城主父子設計的!」谷軍道。
  「吳城之事我也知道,這是一個十分危險的敵人,你馬上派兵拿下岳城,並趁吳城還未強大起來拔掉這個最危險的敵人!」老頭眼中的鋒芒一閃而逝。
  而岳億回到城主府以後閉門謝客連兒子都不見,直到第二天谷城大軍殺到,他才長嘆一聲出了屋。
  看了看自己的兒子低沉道:「隨我進內堂!」
  「父親到底發生了什麼?」岳明焦急的問道。岳億便把事情詳細告訴了兒子。
  「不行,我們怎麼說也是一城之主,況且他們也沒有我們強大!要依靠也得依靠一個強大的!」岳明大怒道。
  岳億看着自己的兒子嘆氣道:「你是說谷城,他們不過和我們一樣,我告訴你不超一年谷城必被吳城吞併!如今被人當槍使都不知,怎麼可能強大起來!」
  「當槍使?什麼意思?」岳明有些不明白了。
  「唉!傻兒子,我們和谷城實力相當,他們之所以敢來是因為知道我受了傷,我受傷這麼快就傳出去,誰說的!」岳億說道。
  「你是說……難道他們不怕我們選擇谷城嗎!」岳明腦袋有些跟不上了。
  「如果怕,他們就不放我回來了!」岳億有些無力道。
  「那現在谷城來襲,我們該怎麼辦?」岳明有些氣餒道。
  「哈哈!吳城不會看着我們有損失的,他們已經把我們當成私有財產了!你說對嗎?吳一城主!」岳億突然抬頭看向遠方說道。
  岳明有些不明白的跟着看了過去,正好看到吳一笑呵呵的走了出來,後面還跟着吳塵。
  岳明冷哼一聲沒有說話,岳億笑道:「敢如此來,兩位好氣魄,就不怕我把你們留下!」
  吳一笑道:「那就看看誰先死了!」
  岳明看着吳塵冷冷道:「那可未必!」
  岳億大驚連忙道:「明兒不得無禮!」
  吳塵笑道:「要不咱兩個比劃一下!」
  岳明冷道:「正有此意!」話閉一拳擊向吳塵。
  吳塵眼中寒芒一閃,站在那兒依舊沒有動,就在拳頭來到吳塵面門時,吳塵瞬間抓住了岳明的拳頭,再無法前進分毫,拳頭被無塵捏的磕巴磕巴的響,疼的岳明滿臉汗珠直冒。
  岳億連忙道:「還請主上手下留情!」
  吳塵冷哼一聲,直接把岳明推到了一邊冰冷道:「再敢以下犯上殺無赦,下不為例!」
  岳明充滿恐懼的看了一眼吳塵連忙道:「是!」再不敢造次!
  吳一奸笑道:「既然谷城已經來了,就讓他們留下吧!」
  岳億、岳明聽到吳一如此豪言有些震驚的看着這對父子,吳一笑道:「走,我們去部署一下!」
  很快谷城軍隊已經來到了城下,一萬谷軍瞬間包圍了岳城,吳塵笑道:「竟然出動了全部軍隊,這是勢在必得啊!真不知道他們是傻還是不精!」
  岳億有些疑惑道:「主上此話怎麼說!」
  吳塵笑道:「谷城之南是彭城,他們不惦記它,這麼好的機會只要彭城之主不傻,就會直接撲向谷城一舉拿下!」
  吳一笑道:「這谷城主應該是覺得可以輕鬆拿下岳城,並迅速回防,但他們想的也太理想了!理想總是豐滿的,現實永遠都是那麼骨感!哈哈!」
  很快谷軍就開始了攻城,岳億和岳明來到了城牆打開了城中的守護大陣,岳億怒喝道:「谷幾老匹夫可敢一戰!」
  「老傢伙有何不敢!」谷幾直接跳了出來立在空中,兩人離開了戰場,來到了戰場旁邊的空地戰了起來!
  很快岳億身體不支,虛晃一槍,向東北方的小密林逃去,谷幾緊追不捨怒喝道:「老傢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追了大約五分鐘,岳億突然停了下來,笑呵呵的看着谷幾追來!谷幾一愣這是什麼情況。
  就在此時他的眼神一凝扭頭一看,就看到吳一從他後邊走了出來。
  谷幾突然明白了一切:「你們設計我!」
  吳一笑道:「是你愚蠢而已!」
  半個時辰後,吳一和岳億返回了岳城,對着谷城城主谷軍扔過去了一個頭顱,大喝道:「谷軍城主投降吧!」
  谷軍大懼看着死去的父親心撕劇烈,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眾軍士連忙護着谷軍向谷城逃跑。
  而我們的吳塵已經在半路攔截谷軍,但最終在士兵的掩護下,谷軍逃了出去,最後僅僅剩下一百多人。
  但更悲催的是剛到谷城就看到城牆上插起了彭城的旗幟,氣的谷軍直接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