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認我為主

第五章理想總是豐滿的

  團長心顫,絲絲恐懼不斷侵蝕着他的靈魂,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一個大武士巔峰的小子戰力竟然如此之高。
  一個又一個士兵倒在血波之中,而吳塵全身染血不知是他的還是敵人的,但他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團長,他要殺了這個團長,吳城的危機才能解除!
  被吳塵直勾勾的眼神盯着,就如同被死神惦記上了一般,團長全身如墜冰窖!
  吳塵越來越逼近團長,眼睛變得也越來越鋒利,突然吳塵眼睛一亮「機會來了!」
  直接跳起,跳出了士兵的圍堵,團長剛挪動一下想逃離吳塵視野,卻莫名的感覺全身冰冷,仰頭一看,吳塵鋒利的大刀已至眼前,團長嚇得眼睛爆裂,但已經飲血的大刀豈會因為他的恐懼而停下飲血的腳步!
  團長血淋淋的頭顱被吳塵提在手中,吳塵怒喝:「你們團長已經死了,爾等還不放下武器投降嗎!」
  就在此時一個隊長大喝道:「就他自己,聽我命令,殺了他,咱們就可以殺進吳城,到時吃香的喝辣的,美女想要多少有多少!殺呀!」
  眾人一聽瘋狂的殺向吳塵,吳塵暗呼糟糕,此時已經力竭,再戰必會被他們群毆而死,連忙提起大刀拖着力竭的身體直逼煽動的人!
  就在此時一把標槍直接從後面刺穿的吳塵的腹部,吳塵頭也不回,大刀後甩直接劈了此人,但圍上來的士兵瘋狂的把標槍刺刀捅向吳塵。
  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突然四周羽箭瞬間射殺了吳塵周圍的士兵,隊長吳其,帶着影部所有隊員殺了過來,岳兵看到如狼似虎的影部一個個四散逃竄一什留下守護吳塵,其他瘋狂追殺逃兵!
  吳塵憋着最後一口氣沒暈對着什長耳語了幾句,什長臉露驚喜,帶着九人,留下一人照顧吳塵,便消失在了茂密的林子中。吳塵嘴角微微一笑,面帶喜悅暈了過去!
  三天後城主府,「我兒真的沒事嗎?這都三天了還沒醒來!」一個普通的女子焦急的說道。
  吳一安慰道:「夫人,塵兒只是力竭失血過多,沒事的!」雖然如此說,吳一滿臉的擔心已經出賣了他。
  「咳咳,,讓母親大人擔心了,我這不沒事了嗎。」吳塵依舊有些虛弱的起身說道。
  塵母大喜連忙扶住兒子:「快躺下!」
  一個時辰後,父子坐在一起,吳一笑道:「你是不是讓一什隨逃兵混進了岳誠!」
  吳塵嘿嘿笑了笑。
  吳一驚道:「你想拿下岳城?可是岳城不同與我們,他們可一直是城主府一家獨大,而且那老城主如今已經觸摸到了將級門檻!最主要的是咱們沒有軍隊,這些年,府軍被三家禍害的只剩一些老弱病慘了!」
  吳塵狡邪道:「先把那老城主咔嚓掉!」
  吳一一愣隨哈哈大笑。大小狐狸就開始了他們陰險的算計。
  第二天岳城中就傳出,在吳城和岳城中間地帶的毅山有異寶出世,吳城城主已經帶着大批人馬去了!
  於此同時在毅山一束金光衝天而起,一閃而逝,這更加確定了傳言的可信!
  岳城老城主終於做不住了,如今城主岳明連忙阻止:「父親,我們不知道那是真是假,還是吳城的計謀!」
  老城主大怒:「我怎麼生出你這樣瞻前顧後的兒子,三天前我讓你趁機再發兵吳城!你怕這怕那,怎麼能成大事!」
  很快老城主岳億出了岳城直奔毅山,其他人也往毅山奔去,但岳億畢竟是此城的最強者團級巔峰速度要快,但就在他走了一半路得時候,吳一和吳塵正在前方笑眯眯的看着這老頭。
  老頭暗呼不妙,但藝高人膽大,雖然知道吳一已經是團級巔峰和自己一樣,但畢竟自己已經在此境界侵淫多年,想走的話誰也攔不住!
  「吳一,說吧你想幹什麼!」老頭大聲問道。
  吳一笑道:「前輩這是明知故問了,除了殺你還有別的事可幹嗎!」
  「小子我知道你已經進階到團級巔峰但你不是你爹,你留不下我!」老頭自信道。
  「不試試怎麼知道哪!」吳一笑道。
  「風雲斬!」岳億不再說話直接一招回應,一招過後扭頭就走,岳億心中直打鼓,他不知道四周是不是隱藏了什麼厲害的人物!
  吳一早就看出了岳億的目的,擋下此招直接追來。但是岳億卻停了下來,有些無語道:「小子你雖然是個天才但你這大武士巔峰的實力在我這還不夠看!虐殺天才是我最愛做的事情!『一指劍』!」
  吳一臉色一變這小子什麼時候跑到了後面,速度更快,大劍高舉直接劈向前方的岳億。
  吳塵突然氣勢猛升瞬間達到了團級初期,大刀毫不猶豫的劈向岳億,一指劍直接被攔了下來,而此時吳一的劍氣已經到了岳億的背後,岳億不得不停下擋住,滿臉的震驚。
  吳塵的大刀接連劈來,吳一的武技不斷招呼岳億,岳億此時已經手忙腳亂,本就和吳一戰力相差不多,如今又加上一個才團級初期戰力已經媲美團級中期的兇狠猛力的吳塵。
  岳億那叫一個憋屈,根本找不到機會逃竄,越戰越無力,吳一抓住時機「怒天劍」!斬向岳億,岳億連忙阻擋,但吳塵抓住這個空檔直接刺穿了岳億的腹部!
  岳億一臉黯然心知今天確定交待在這兒了,緩緩閉上了雙眼,但是讓他奇怪的是遲遲沒有劍劈來。便睜開了雙眼,正好看到吳塵父子正在戲謔的看着自己!
  岳億突然明白了什麼,怒道:「你們休想拿我要挾我的兒子!」說吧就要自殺!吳塵連忙打落了岳億手中的長劍說道:「我們不會殺你,也不會拿你要挾你兒子,根本沒那個必要,想殺你兒子,我們直接潛進岳府殺你兒子還不輕而易舉,你說那!」
  岳億黯然,的確如吳塵說的這般,「說吧,你們想幹什麼?」岳億無力道。
  吳塵笑道:「很簡單,認我為主!」
  「不可能,你不如殺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