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擒賊先擒王

第四章認我為主

  吳一一陣苦惱這才剛剛整頓了城中之事,他們就進犯而來,看來三家中有人和他們暗中勾結。
  吳一大聲吩咐道:「趙兵!」
  「到!」
  「馬上審問三家的俘虜,看其中有什麼發現!」吳一吩咐道。
  吳塵笑道:「父親不用着急,岳城來的太過巧合,他們必定和城中之人有聯繫,但這已經不重要了,我們首先是打下這批來犯的岳兵!」
  「你有什麼辦法?」吳一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兒子。
  「父親你把影部給我,我讓岳城之兵全部留在這兒!一個不剩!」無塵狡黠又狠厲的說道。
  吳一深深看了一眼吳塵:「好!我等你凱旋歸來!」
  ••••••
  「隊長,少爺這是想幹什麼?我們影部雖然是城主府的隱藏實力,能以一當十,但那可是大部隊,我們這100人能行嗎?」一個士兵小心的問道。
  「閉嘴,聽少爺安排!」隊長嚴厲道。
  吳塵一一掃過這一百人,大部分人視死如歸,一臉堅毅,只有少部分眼神恍惚有些發虛,吳塵把這些人都一一記下高聲道:「100人對戰五千人,你們沒有信心對嗎!是的我也沒有!但我告訴你們,奇蹟是有膽識的人創造的!」
  吳塵掃了一下這些人繼續道:「你們最弱的已經也是武士巔峰,我們吳家養你們不是讓你們享受安逸的,現在是你們報效的時候,此去生死不知,你們怕嗎?」
  「不怕!」眾人大聲道。
  「你們沒有吃飯嗎!就這點聲音!」吳塵怒喝道。
  「不怕!不怕!」聲音震耳欲聾,氣勢衝天!
  「好,現在聽我安排••••••」
  很快,按照吳塵的部署各隊都已經到位。此時的無塵正帶領一什,在岳軍必經之地的小樹林中,任意的脫掉上衣扔在一邊,他們圍在一堆篝火旁正開心散漫的烤着羊肉,每個人臉上洋溢着燦爛的笑容,沒有大軍壓境的恐懼和緊張。
  「報,前方發現一什吳軍!」
  「不過一什,直接衝過去!」那領頭的團長威嚴道。
  「可是團長,他們••••••」信號兵有些吞吞吐吐。
  「說!」
  「是!」信號兵便把看到的情況說了一遍。
  這團長有些疑惑突然排除疑惑堅定道:「定是城內已經打了起來,吳家敗績已生,這幾個士兵不願再效力,便跑到城外吃起了野味,正好抓過來,了解一下城內情況!走!」
  大軍直奔而來,這一什已經有幾個人滿頭大汗,甚是緊張,吳塵連忙安撫道:「不用怕!鎮定!」
  就在大軍離吳塵他們還有一百米時,突然大軍後方遭到猛烈的襲擊,呼嘯的弓箭如雨點一般射向岳軍後方,此團長大驚連忙喝道:「不要亂!趙瑞帶領後曲殺過去!王琦帶一隊隨我抓住前面的幾個傢伙!其他人原地待命!」
  此時的吳塵他們那還有蹤影,一個個全部隱藏了起來,這團長剛到吳塵他們烤肉的地方,原地待命的軍隊,左右翼突然遭到猛烈的箭擊!
  團長突然明白上當了,怒喝道:「快回去!」
  吳塵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既然來了就別走了!殺!」
  殺字剛落,四周就呼嘯着射出了一排殺氣騰騰的箭,瞬間數十人倒地,一陣未停一陣箭雨接着而至,團長大怒,大刀舉起團級初期實力爆發狠狠斬向前方,一個巨大的溝壑出現在面前,前方數十顆樹,瞬間化為粉末。
  吳塵的生音如幽鬼般響起「一會見!」
  此時受到重創的部隊都趕到了團長這兒!報道:「報告團長,沒有發現任何人,他們射完箭就跑了根本找不到他們蹤跡!」
  「什麼?你們幹什麼吃的!」團長大怒道,可是他沒發現自己也沒有發現敵人的蹤跡。
  「死傷如何?」團長冰冷的問道。
  「死亡三百,重傷二百!」趙瑞悲傷的報道。
  團長已經氣的滿臉通紅,那就一個憋屈,「馬上成防禦隊形,快速向吳城進軍,看來吳城十分虛弱,要不然他們也不會冒這種險襲擊我們!」話還未說完,突然四周又是一陣瘋狂的箭雨,就這一陣迅速銷聲匿跡!
  團長起的直接把大地打了一個大坑,怒道:「趙瑞、王琦、王虎、白石分別帶一隊朝四個方向收索,其他們人快速向吳城行軍!」
  躲在暗處的無塵嘴角上揚明顯是奸計得逞的模樣,連忙吩咐道:「彭龍你帶領一什馬上和他們匯合,一一擊破,把這四隊全部給我殺了!」
  「是,那少爺你!」彭龍問道。
  吳塵詭異一笑說道:「擒賊先擒王!去吧!」
  吳塵很快跟上部隊,從草叢中猛然跳出,站與大路**橫刀立馬有些玩味道:「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從這裡過留下買路財!」
  「乳臭未乾的小子,你找死!」團長身旁的一個虎背熊腰的隊長,直接從馬上躍起,一個烏黑髮亮的大鎚直接擊向吳塵。
  吳塵依然不懼,身體微挪正好躲過這一錘,但與此同時大刀直接斬向大漢的頭顱,手起刀落,大漢已經回歸故里,滾落在地的頭顱一雙牛眼死不瞑目。
  「小子蒼狂!」一個俊秀將士,雙腿一夾坐下駿馬嘶鳴直衝,長槍直接刺向吳塵頭顱,吳塵持刀後仰,同時大刀橫掃馬蹄,駿馬四蹄被斬,將士騰空而起,長槍從天而降直刺吳塵頭頂。
  吳塵毫不慌亂,大刀上舉,長槍和大刀刀尖正好對在一起。
  就在這一刻,軍隊中一人,突然,彎弓搭箭,利箭如一條疾馳的閃電,瞬間來到吳塵的胸口。
  吳塵冷哼一聲,一個真氣罩護住全身,利箭擋在外面,無法進入分毫。吳塵爆喝一聲,利箭竟然原路折了回去而且氣勢更凶。
  於此同時大刀勢如破竹,劈開了長槍直接刺穿了將士的喉嚨。
  而飛回的利箭被團長直接拍飛了出去,此時團長看吳塵的眼神都變了,大喝道:「所有人上!」
  吳塵大刀舉起,狂刀飲血,震顫天地,殺欲狂,氣沖雲霄,直指九天,戰袍染血,直逼團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