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反抗者死

第三章擒賊先擒王

  時間飛快的過去,夜幕悄悄來臨,此時在王家的府邸,王家家主正在一個密室之中和一個蒙面人計謀着。
  王家家主說道:「明天一定要準時帶軍前來!」
  那蒙面人笑道:「王家主放心,我們岳城主是守信之人,答應你的事也會兌現!」
  王家家主連忙道:「那就好那就好!」
  這一夜,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在吳城城外,影部正在圍殺一個乾枯的老頭,此人正是王家老家族!此時全身是血,不甘道:「我到底與你們有何冤讎!你們要殺我?」
  一人手握大刀笑道:「背叛城主府者,死!」
  老頭突然明了,不甘道:「吳一小兒,你藏的好•••••」話未說完,刀起頭落!
  另一邊吳一已經暗殺了錢家老家主,此時正隱藏在李家老家主的閉關之地。
  吳一此時心中震驚萬分,幸虧今日來暗殺他,否則吳家必死無葬身之地!原來這李家老家主這麼久沒有現過身,不僅突破了團級巔峰,今天竟然打算一舉突破將級。
  吳一暗暗道:「父親,孩兒今天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當年你突破時被他們暗算,今天我就讓他也爆體而亡!」
  吳一目不轉睛的看着李家老家主,就在此時,李家老家主瘋狂的運轉真氣,就差一絲就可以突破,突然脖頸一痛,真氣一瀉千里,李家老家主不甘的扭頭看去,有震驚有不甘有憤怒「竟然是你!」
  吳一冷笑,狠狠斬斷了李家老家主的脖子!
  第二天教武場,城主和各家家主坐在高台上,城主吳一宣布了比武開始以後,各家年輕一輩摩掌擦拳熱血沸騰,李家、王家、錢家各有勝利,其他小家族大多失敗較多,而城主府同樣被三家壓着打,大多被打成重傷。
  「吳塵對戰李家李季!」聽到此觀眾一陣啞然,全城廢物吳塵才兵級巔峰,而李季可是年輕一輩的天才如今已經是武士中期了,這種安排明顯是想往死里整城主府。
  李季笑呵呵的走向擂台戲謔道:「我們的少城主還敢上台嗎?」
  吳塵大怒:「我堂堂少城主有何不敢!」說著就走向了擂台。
  剛到擂台,李季就把自己身上的武士氣勢壓向吳塵,吳塵一個不注意直接摔倒在擂台上,眾人哄然大笑,城主吳一整張臉都黑了。
  吳塵好像沒有覺悟一般,拍了拍身上的土,毫不害羞道:「不小心腿抽筋,摔倒了,別見怪別見怪!」
  「臉皮可真厚啊!」台下人無語道。
  「少城主準備好了嗎?可別再摔倒了!」李季陰險道。
  「放馬過來吧!」吳塵豪氣道。
  李季嘴角上揚,二話不說,一拳擊向無塵胸口,看這氣勢是想一擊殺死吳塵。
  城主臉色巨變就要向前,三家家主馬上攔住了吳一,吳一冷哼一聲坐了回去!
  吳塵嘴角突然詭異的上揚,對於李季的攻擊不躲不閃,當李季一拳剛觸碰在吳塵胸口時,吳塵直接一個翻身,就如同是被李季一拳擊翻一樣,翻身的同時,吳塵雙腳亂踢巧不巧的正中李季下巴,直接把李季掀飛了出去!
  看到這樣的情景,眾人掉了一地下巴,而我們的吳塵卻是裝的怕怕的樣子連忙擺手同時嘴裏驚恐道:「意外意外,我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
  不說不要緊,一說李季更加氣惱,更加猛烈的一腿踢向吳塵,吳塵驚恐拔腿就在擂台上跑了起來,眾人一陣鬨笑。
  很快被李季追上,李季抬腿一個橫劈,吳塵鬼哭狼嚎嚇得直接倒地,但是巧合的是,這一倒吳塵伸開的雙腳正好踢在李季另一條腿上。
  「卡擦!」
  「啊!」
  李季一條腿直接被踢折,疼的李季直接痛苦的叫了起來!李季大怒滿臉怨恨的看着無塵,台下觀眾腦袋直接跟不上了,有些獃滯的看着台上的變化!
  突然李季顫巍巍的站了起來怒喝道:「我要殺了你!」
  直接一條腿跳起,雙掌化拳直接擊向吳塵的面門,無塵大吼道:「不要啊!那是你自己折得怎麼能怪我!」就在李季雙拳抵到吳塵面門時,吳塵身體一扭正好躲過李季這致命一拳。
  同時吳塵吼道:「救命啊救命啊!我要死了!」雙臂還不斷的揮舞,這揮動的雙臂恰恰砸在李季的後背,直接把李季錘在了地上。
  李家家主大怒,騰空而起就要上擂台,吳一豈會讓他得逞直接攔住冷冷道:「怎麼你想破壞擂台!」
  李家家主大怒直接出手,吳一大笑也不接招一個閃身來到擂台護住吳塵,李家家主大恨也來到了擂台抱起奄奄一息的兒子,指着吳一父子怒吼道:「早晚我要殺了你們父子,等着!」
  吳塵弱弱的說道:「這是他自己不小心弄的與我何干啊!」
  李家家主一口氣不順,差點沒氣背過去,腿折,脊柱被打斷,心肺具被震成重傷,你竟然說不是你,李家家主那個氣啊,但現在還不是發難的時候,李家家主心道:「今天時機一到我就讓你們碎屍萬段!」抱起兒子就飛奔而去。
  台上的錢家、王家家主也看到了其中的端倪,但他們怎麼也不信吳塵有這麼厲害,如果讓他們知道李季的傷勢,他們就信了,但李家家主本就打算讓他們兩家也吃虧,否則怎麼都不划算。所以離去時根本沒有告訴他們實際情況!
  又過了幾場,接近中午,吳塵和吳一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其中的意思!
  「下一場王飛對戰吳塵!」
  王飛高傲的走向擂台,傲然道:「廢物,剛才是你運氣好,這次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了!」
  吳塵突然笑道:「你覺得那是運氣?傻壁!」
  王飛大怒:「你個廢物,敢罵我!」
  吳塵根本無視王飛大喝道:「動手!」說話的同時在王飛茫然的情況下,一拳擊碎了王飛了腦袋,緊接着擋在了王家家主前面,而吳一攔下了錢家家主。
  四周跳出很多黑衣人把所有人全部包圍了起來!
  「啊!敢殺我兒我要殺了你!」王家家主暴怒,此時才明白被人給算計了。含怒一掌拍向吳塵。
  吳塵大笑手中多出一把大刀直接迎面斬去。
  「小雜種,就你大武士巔峰還想和我對抗,死吧!」王家家主怒喝道。
  吳塵也不答話,大刀毫不猶豫的直接斬下,這威勢怎麼看都不像是大武士能發出的,王家家主大驚,連忙收拳毫不猶豫扭頭就逃,此時他已經看出錢家家主面對吳一動都不敢動,再加上這處處透着詭異的吳塵,自己再不逃只有死命。
  吳塵豈能讓他逃脫,一個閃身又擋在了王家家主前面,二話不說迎頭就是一刀,王家家主心中發狠,直接一個閃身一掌拍向吳塵的腦門,吳塵冷笑,大刀收回擋住了王家家主的掌風,與此同時一腳踹向王家家主的腹部。
  王家主不及躲閃被吳塵直接踹飛,鮮血在嘴角溢出,吳塵緊隨其後又猛又快的一刀直接把王家家主的頭顱斬下。
  舉起王家家主頭顱吳塵大吼道:「王家家主已被我斬殺,投降者免死,頑固不化者殺!」
  「王家兒郎不要怕,你們的老祖馬上就到,大家殺出一條血路來!」一王家長老大聲說道。
  話還未說完,吳塵大刀已至直接劈為兩半,「反抗者,如他!」吳塵霸氣道。
  幾個王家直系還要反抗,此時的吳一直接把王家老祖的頭顱扔了過了,場面瞬間安靜下來,王家除了幾位死忠者其他全部投降。
  而此時的錢家家主大汗淋淋,不知如何是好,吳一冷笑道:「當年,你父親夥同另外兩家在我父親即將突破將級時暗下殺手,使得他走火入魔爆體而亡,今日斬他們不過是為我父報仇!」
  說完,一顆血淋淋的頭顱滾到了錢家家主面前,不是錢家家主父親還是誰,錢家家主滿臉傷痛,雙拳緊握,咬着牙齒最終氣勢一弱說道:「你想怎麼樣?」
  「解散錢家,你以死謝罪,你的其他家人自謀生路,我絕不動他們一分一毫!」吳一淡淡道。
  「好!你要說話算話!」錢家家主悲愴道。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吳一接着道:「如今天下大亂,各地割據,佔山為王,吳城要想立足必須團結,今日各家家主在此,我在此宣布,所有家族歸屬城主府統轄,反抗者,殺無赦!」
  此話一出,台下一片混亂突然一人高喊道:「憑什麼讓我們聽城主府的!我們不服!」話還未說完,吳塵一刀劈了過去,說話之人直接化為肉雜!眾人驚恐直接閉嘴。
  半個時辰後,吳一和吳塵率人直接包圍了李家府邸,李家家主惡狠狠道:「你們父子真夠陰險的,待我父一會出關,殺得你們城主府雞犬不留!」
  「你是說他嗎?」吳一冷冷道同時把一顆血淋淋的人頭扔向了李家家主。
  李家家主接過人頭一看瞬間呆住「父親!啊啊,吳一不殺你我誓不為人!」
  一劍直刺向吳一,於此同時李家家主旁邊一直矇著面的人也緊隨其後斬向吳一,吳一冷笑,騎在馬上一動不動,就在李家家主劍尖就要刺中吳一時,吳一中指彎曲,直接把劍彈開,同時一指刺穿了李家家主的腦袋。
  後面的黑衣人大驚,扭頭就跑,「既然來了就別走了!」吳一從馬上直接跳下,攔住了蒙面人。
  「你若殺我,你們整座吳城都將下地獄陪葬,識相的讓我離開!」蒙面人囂張道。
  吳一淡淡道:「可悲!你覺得你背後的人我會怕!殺!」刀起頭落!
  吳一對着李府大聲道:「反抗者殺,投降者活!」
  半小時後,李家反抗者全部伏誅,其他人想留的留,不想留的全部遣散,金銀財寶物質糧草全部運到了城主府。至此吳城算全部歸在了吳家名下!
  「報••••••」
  「說!」吳一有一種不詳的感覺,連忙說道。
  「報城主,發現岳城大批軍馬向我城進犯!」小兵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