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秦:夭壽!我的獄友竟是扶蘇 第9章_安誥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好,說得真好。」

嬴政目光掃過兩人,將他們的表情盡收眼底。

突然看向裝死人的趙高,問道:

「李斯、尉繚都是國之棟樑,一個說林然是奸佞,一個說林然是不世奇才。」

「趙高,你說朕該信誰?」

「刷」的一下,又是兩道目光看過來。

壓力給到趙高這邊。

面對李斯冷漠的目光,尉繚帶笑的笑臉,趙高驚出一身汗。

說李斯說得對,要得罪尉繚。

反之,贊成尉繚,要得罪更狠的李斯。

最重要的是,嬴政態度不明,一句話說錯,就有殺身之禍。

趙高艱難吞了口唾沫,決定穩一手:

「奴婢不懂朝政,也不會識人,國尉說林先生是大賢,應該錯不了。」

「奴婢也讀過《孟子》,知道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

「林先生待在牢獄中,未嘗不是一次歷練,歷練好了,陛下隨時都能提出來使用。」

言下之意,林然是大才,但沒必要放出來,繼續關着吧。

好話歹話都讓趙高說了,兩邊都不得罪。

以前趙高經常這麼干,嬴政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

殿內響起清脆的掌聲。

掌聲每一下都像拍在趙高心裏,連呼吸都急促起來。

趙高深深埋起頭:「奴婢失言,請陛下恕罪。」

「臣有罪,請陛下息怒。」

趙高、尉繚也感覺到一絲兇險,異口同聲請罪。

嬴政豎起寶劍,寒光熠熠的劍身倒映着他的側臉。

年近半百,兩鬢幾縷霜發格外刺眼。

「你們怎能會有罪?」

「一個忙着剷除異己,一言不合就對政敵喊打喊殺。」

「一個裝老糊塗,攪稀泥,學王翦明哲保身,還有一個溜須拍馬,四處逢源,誰都不敢得罪。」

「好啊,朕的三位肱骨大臣,說到現在都沒人想着解決問題,大秦何愁不滅,何愁二世不亡?」

「千百年後,史家春秋筆一揮。」

「暴君嬴政,殘暴無道,在位時民不聊生,後世之君無能,秦二世而亡。」

嬴政平淡的話語在咸陽宮內回蕩,掩飾不住哀傷之色。

「臣……臣罪該萬死。」

李斯臉色霎時一白,寧願看到嬴政發怒,也不想看到嬴政悲傷。

滿朝文武都知道,始皇帝是個狠人,對自己狠,對臣子更狠。

始皇帝不會主動找臣子麻煩,不主動殺功臣,只是臣子不犯錯則已,一犯錯,三族、九族走起。

說句大逆不道的話,始皇帝指出的問題,都不是大問題,朝中大半的臣子都有這些毛病。

李斯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為何始皇帝會悲傷。

始皇帝悲傷,比憤怒還嚴重!

尉繚心有戚戚,枯瘦的身軀匍匐下來,顫聲道:

「陛下,臣年老體衰,考慮有不當之處,請給臣一點時間。」

有尉繚帶頭,李斯只能附和:

「臣沒休息好,說了一些混賬話,請陛下息怒,容臣回去思考對策,一定給陛下滿意答覆。」

「滾!」

嬴政冷冷吐出一個字。

「臣等告退。」

李斯、尉繚擦擦額頭汗水,忙不迭拱手退出咸陽宮。

嬴政掃了眼趙高:

「你也滾吧,回去好好教導胡亥,別像他兄長一樣。」

「奴婢告退。」

趙高如蒙大赦,逃似的小跑離開。

寂靜的咸陽宮內,嬴政獨自一人持劍立在燈前。

油燈靜靜燃燒。

「啪嗒」一聲,發出一聲爆豆般聲響。

嬴政眼中映照着火苗,心情久久無法平復。

自己真的老了!

猶記得當初父皇死前,也是兩鬢斑白,躺在病榻上離世。

臨死前不甘、留戀的眼神,嬴政至今無法忘懷。

所以嬴政有些畏懼死亡,怕死後大秦破滅,子孫無法延續。

以前嬴政努力不想死後的事,如今被林然血淋淋的撕開,秦二世而亡,恐怕和自己時間不多了有關。

意識到這點,嬴政才會覺得哀傷。

才會對李斯、尉繚等人失望。

想想也覺得諷刺,方士煉丹蠱惑嬴政能長生,現在有個方士跳出來,說自己會死,秦二世而亡。

「朕決不允許此事發生。」

「誰對大秦有威脅,朕便殺誰!」

嬴政眼神陡然轉冷,揮劍斬斷油燈燈芯,殿內陷入黑暗。

……

第二天黃昏。

李斯和尉繚一前一後進宮。

嬴政身穿黑龍袍,頭戴十二旒冠冕,腰配長劍坐於台階上。

見始皇帝如此正式,李斯忍不住緊張起來,上前長揖:

「陛下,臣徹夜未眠,想出上中下三策,可解決商君之法弊端。」

嬴政只說了一字:「說。」

李斯揉了揉脹痛的眉心,努力打起精神,朗聲道:

「下策,改革二十等軍功爵。」

「不再只是授予相應資格,而是給予一定的錢財,有功者可用錢財買地、買房、買僕人。」

嬴政一針見血:「錢從哪來?」

「開源節流。」

「首先,對外作戰,以戰養戰,將繳獲的錢糧賞賜功臣。」

「其次,縮減官員開支,臣算過一筆賬,縮減官員一半俸祿,每年能省下十幾萬石糧食。」

一旁,尉繚心道李斯好狠。

縮減官員開支,斷人錢財,如殺人父母,官員們要恨死李斯。

嬴政饒有興緻問道:「中策呢?」

「中策,鼓勵底層百姓從商。」

「商君之法的問題,在於阻斷秦人其他出路,臣覺得當開闢出路。」

「孔子曰,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管子建青樓,賺取錢財,商聖范蠡輔佐勾踐吞吳,富甲天下,呂不韋也有奇貨可居。」

「可見,商賈雖為賤業,未嘗不是一條出路,還能為大秦積累財富。」

嬴政聽到這裡,總算有了一絲興趣,迫不及待催促:「下策。」

見此,李斯鬆了口氣。

看來自己出發點沒錯,接下來就是自己表現的時候。

李斯朗聲道:「上策,輕徭薄賦。」

「減輕百姓的徭役,減少百姓的稅收,百姓負擔便會減小,只要能活下去,百姓絕不會造反。」

尉繚瞳孔猛地一縮,見鬼一般看向李斯,像是第一次認識他。

輕徭薄賦!

這是自私的李斯會說出的話?

上中下三策任何一條,一旦實施,李斯會樹立大量敵人。

難道李斯突然改性了?

也會捨己為人?

尉繚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