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秦:夭壽!我的獄友竟是扶蘇 第2章_安誥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大秦,咸陽。

昏暗的牢房中。

「開飯了,開飯了。」

獄卒一手持棍子,敲打牢門發出低沉的聲響。

囚犯眼巴巴看向他身後的木桶。

木桶有一人高,散發著難聞的氣味。

蒼蠅在木桶上空飛舞。

而桶裏面裝的是發霉的大豆,大豆只經過簡單的水煮。

即便如此,囚犯們一個個高舉手中破碗,唯恐打不到飯。

獄卒像是餵豬似的,你一瓢,我一瓢。

而在最深處的牢房,關着一個身穿道袍的青年。

青年面若冠玉,道袍一塵不染,正在閉目養神。

從始至終,不受外物干擾。

角落裡還有個讀書人,捧着一本書搖頭晃腦讀着。

牢房裡飄蕩着朗朗讀書聲。

「林先生,開飯了。」

一名獄卒打開牢門,拎着食盒走進來,滿臉都是討好的笑容。

「林先生,按照您昨兒的吩咐,我找大廚做的叫花雞,您瞧瞧合不合胃口。」

「嗯,讓我看看。」

林然睜開眼睛,吐出一口濁氣,看向食盒中的燒雞。

燒雞外表裹着一層泥巴,除去泥巴,裏面還有荷葉包裹,濃郁的香氣透過荷葉進入鼻腔。

「好懷念的味道。」

林然聞到味道食慾大動。

其實,林然是個穿越者,穿越到秦朝。

身為穿越者,林然沒有系統,但有一個金手指,只要不是主動作死,被砍頭後就能回到現代。

並且能擁有一顆強大的腎,永葆青春,坐擁百億資產,走上人生巔峰。

林然運氣很好,穿越過來後身份是方士,還是秦始皇的方士。

方士主業煉丹製藥,求仙問道。

結果葯沒煉成,方士們還欺騙秦始皇,最後下場就是「坑儒」。

大量方士被坑殺,只有小部分被判處「妖言惑眾」,秋後腰斬於市。

林然有幸成為被腰斬的一員。

眼看秋天也不遠了,想想還有點小激動。

「喂,書獃子,別念了。」

「快來吃飯,讀書救不了大秦。」

林然撕下一根雞腿咬了一口,指着牆角的讀書人喊道。

獄卒一聽「書獃子」,嚇得臉色一白。

「林先生,公子,您們吃,小的先去忙了,有事您招呼。」

獄卒說完拔腿就跑,生怕再聽到什麼不該聽的話。

林然對此見怪不怪。

書獃子家裡有權有勢,能被稱為「公子」,至少是諸侯之子,據說因為勸誡秦始皇,被關到牢里反省。

秦朝封侯的有不少人,林然懶得深究書獃子老爹是誰,反正只要陪着他聊天吹牛,就有好吃好喝的。

能在臨死前過得舒服點,何樂而不為?

「林先生,在下有一事不明,希望您能為我解惑。」

書獃子放下手中竹簡,拱手作揖。

「別急,邊吃邊聊。」

……

與此同時。

咸陽宮。

始皇嬴政正在批閱奏章。

身邊堆放着高高的一層竹簡,都是已經批過的奏摺。

嬴政事必躬親,每天要批奏摺一百二十斤,經常熬夜通宵。

「陛下。」

一道尖細的聲音響起。

嬴政眉頭微微一皺,從竹簡中抬起頭。

「朕有言在前,沒有大事,不得打擾朕批閱奏摺。」

「趙高,你最好有事。」

面對嬴政平靜的目光,趙高只覺得心中一寒,吞了口口水道:

「回稟陛下,小的遵照您的吩咐,監視扶蘇公子一舉一動,如今已有收穫,特來向您彙報。」

嬴政淡淡道:「扶蘇這些天都在幹什麼?」

想到扶蘇這些天所作所為,趙高眼底浮現一絲笑意。

只不過低着頭,嬴政沒有發現。

趙高收拾好笑意,如實道:

「稟陛下,扶蘇公子每日在牢中讀書寫字,過得倒還愜意。」

「砰~」

嬴政把竹簡往案上一拍,發出一聲巨響。

「朕坑殺方士,在他眼中成了十惡不赦的暴君。」

「把他和方士一起下獄,是想讓他認清方士嘴臉,體驗民間疾苦,他倒好,過得比宮裡還舒服。」

見嬴政發怒,趙高心裏樂開花。

扶蘇這次之所以下獄,是因為替欺騙嬴政的方士求情。

言語中衝撞了嬴政,話里話外都在暗示嬴政是暴君,表明以暴治國,大秦遲早要滅亡。

別人說自己是暴君,嬴政能一笑了之,被親生兒子指責,嬴政差點氣暈,要罰扶蘇去守長城。

好在李斯和蒙恬勸住嬴政,改為把扶蘇下獄反省,一天不認清錯誤,一天就別想出獄。

不過扶蘇畢竟是扶蘇,長公子身份擺在那裡,沒人敢怠慢他。

這點讓趙高有點失望。

身為胡亥的老師,趙高巴不得扶蘇永遠不出獄,天天吃苦頭。

心裏這樣想,趙高臉上裝出誠惶誠恐:

「陛下息怒,扶蘇公子不只是讀書寫字,時常求教方士治國經驗。」

「荒謬!」

嬴政一聽方士就來氣:「方士除了坑蒙拐騙,還會治國?那李斯、蒙恬等人可以告老還鄉了。」

趙高連忙替扶蘇開脫:

「陛下有所不知,扶蘇公子禮賢下士,稱方士為先生,在方士面前持弟子禮,這份好學精神值得肯定。」

趙高不說不要緊,一說嬴政人都要氣炸了。

堂堂大秦帝國長公子,日後要繼承帝國的人,成了方士的弟子,大秦的臉面還要不要了。

嬴政起身從架子上抓起劍,配在腰間,大步走下台階。

「擺駕昭獄,朕倒要看看,這個方士是如何誆騙扶蘇的。」

「陛下三思。」

趙高看熱鬧不嫌事大。

「陛下興師動眾前去,區區方士定然嚇得不敢說話。」

「不如微服私訪,既能讓方士說實話,又能聽到扶蘇公子心裏話。」

嬴政腳步不停,面不改色走出咸陽宮:

「准奏,待朕回宮換成常服。」

不久,嬴政換上常服,只與趙高一起悄悄出宮,直奔咸陽城昭獄。

趙高興奮得老臉通紅。

有些話趙高沒有和嬴政說。

方士林然說的話,大部分都是大逆不道,能誅九族的那種。

要是讓嬴政親耳聽到,連帶着扶蘇都要受牽連。

正當兩人走進牢房時,牢房深處傳來扶蘇的聲音:

「林先生,大秦二世而亡是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