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明我繼承破道觀後被奉為神仙筆趣 第8章_安誥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喜峰口被攻破,建奴大軍在關內,就有了立足點,然後可以直接兵臨遵化城下。

遵化是京畿門戶,一旦遵化告破,京師將門戶大開。

到時候,再也沒有什麼關隘,能夠阻擋建奴的騎兵。

屆時,大明軍隊將不得不與建奴,展開野戰。

不得不說一句很頹喪的話,當今世上,建奴騎兵,天下無敵。

大明軍隊據城防禦還行。

跟建奴野戰,還從來沒有贏過。

即使是每年耗資數百萬銀子打造的關寧鐵騎,同樣也是如此。

甚至有過建奴十幾名斥候,擊潰六七千大明軍隊的荒唐事情。

何況京畿軍備空虛,建奴只要進入京畿,大明無可阻擋。

廣闊的平原地帶,將成為建奴的獵場,任由建奴大軍縱橫馳騁,肆意劫掠。

甚至連京師,都危險了。

想到這些嚴重的後果,崇禎一陣不寒而慄。

方正化也高度緊張了起來。

這次的大戰,關係到大明的國運,甚至是生死存亡啊!

崇禎憂心忡忡,問道:「現在可有什麼法子,將建奴大軍,阻擋在京畿之外?」

雲逍接著說道:「辦法也不是沒有。」

崇禎精神一振:「請講!」

「死守遵化!」

「朝廷立即派出得力的欽差坐鎮遵化,率領全城軍民,與遵化共存亡!」

「也只有守住遵化,才能化解這次危機。」

雲逍斷然說道。

崇禎一陣失望,搖頭道:「遵化兵力空虛,即使有欽差坐鎮,也難抵建奴十萬大軍啊。」

「如果運作的好,不僅可以守住遵化,甚至還可以藉機重創建奴!」

雲逍輕描淡寫地一笑。

成竹在胸,智珠在握。

崇禎和方正化難以置信地看着雲逍,覺得他是在裝。

守住遵化,都難於上青天。

還想重創建奴,這不是痴人說夢嗎?

「建奴十萬大軍,繞道蒙古奇襲大明,每天消耗糧草巨大,又是孤軍,因此,只能速戰速決。」

「建奴不擅於攻城,而遵化,是京畿門戶重鎮,要想短時間內攻破,又豈是那麼容易的?」

「皇太極之所以敢孤軍入關,是因為有所依仗……遵化城中,有建奴的內應!」

雲逍侃侃而道,如數家珍。

歷史上,建奴僅用了一個時辰,就攻破了遵化城。

並非是建奴太過強大,也不是明軍守城不力。

而是城中,出了內賊。

在建奴攻城的緊急時刻,內賊在城裡縱火,導致全城大亂。

最終遵化城破,建奴進城後,大肆屠城。

崇禎聽到遵化城中,竟有建奴內應的事情,頓時勃然大怒。

「竟然有人通虜賣國?該殺!」

雲逍搖頭一笑。

如今的大明,通敵賣國的人,還少嗎?

國家將亡,漢奸自然就多了。

不僅是商人,就連高居朝堂的閣臣,都有這種吃裡扒外的漢奸。

方正化駭然的看着雲逍。

遠在京師,竟然對遵化城,了如指掌。

這位雲仙長,難道真的能夠洞徹天機,知曉陰陽?

崇禎道:「提前除掉內奸,就可以守住遵化城了嗎?」

「揪出遵化城中的內應,這是第一步。」

「接下來,可以將計就計,在城中隱藏伏兵,然後引建奴入城。」

「在建奴大軍入城時,猝然出擊,即使無法重創建奴十萬大軍,也能斬殺一部分建奴,打擊其囂張氣焰!」

「如果三屯營那邊配合的好,同時夾擊建奴,最好是燒掉建奴的糧草,那就可以徹底扭轉戰局!」

雲逍胸有成竹,不急不緩地道出了應對之策。

「叔父真是妙計啊!」

崇禎振奮擊掌,情不自禁的連「叔父」,都喊了出來。

雲逍搖頭說道:「但光靠這些,還不足以擊退建奴十萬大軍。」

崇禎身體前傾,急切地問道:「請賜教!」

「遵化東面的三屯營,是遵化屏障,絕不容有失。」

「駐守三屯營的總兵朱國彥,是個無能的蠢貨,副總兵朱來同,更是貪生怕死。」

「必須將他們撤掉,換上能征善戰的大將,否則三屯營一失,別說是重創建奴了,連遵化都將保不住!」

歷史上,建奴第一次入關,大明慘敗的根源,就是在三屯營。

當時的山海關總兵趙率教,聽說建虜繞道入關,領精銳四千人,星夜兼程三百里,馳援遵化。

趙率教到達三屯營的時候,守城總兵朱國彥這頭豬,竟然將援軍,拒之城外。

趙率教無奈,只得領着疲憊之師,前往遵化。

結果在途中,遭到建奴重兵埋伏,四千精銳全軍覆沒,趙率教力戰身亡。

這位威名赫赫的猛將,一腔熱血前來救援,最後卻被豬隊友,給活活坑死。

而三屯營副總兵朱來同,在遵化失守之後,直接棄營逃命,導致三屯營被攻破。

總兵朱國彥,最終兵敗自盡。

遵化、三屯營失守,造成京畿門戶大開。

建奴大軍因此得以長驅直入,肆虐京畿,最後直逼京師。

聽了雲逍的講述,崇禎暗自駭然。

不僅對遵化城了如指掌,對三屯營也是知之甚詳。

「這道士,不可能是仙人,卻有仙人一般的手段。」

崇禎暗暗將三屯營換將的事情,牢記在心中。

只要能保證遵化和三屯營不失。

建奴大軍就會被圍堵在京畿之外。

到時候,各路增援大軍趕到薊鎮,建奴又無法獲取糧草,最後只有退兵一條路可走。

崇禎依舊不敢大意,繼續問道:「不知何人能夠鎮守遵化、三屯營?」

「以孫承宗為欽差,坐鎮遵化城,統領抗擊建奴軍務。」

「大同總兵滿桂、山海關總兵趙率教為將,鎮守三屯營。」

「他們只要趕在十一月初三清晨、建奴攻打遵化之前,整頓防務,剷除姦細,就完全可以守住遵化、三屯營。」

雲逍不假思索地說道。

孫承宗是先帝之師,經略遼東多年,功勛卓著。

並且薊遼將帥,多數是經他提拔起來的。

甚至是現在的薊遼督師袁崇煥,都是他的門生。

由孫承宗統領全局,再也合適不過。

滿桂從小兵干起,累積軍功,一步步地升到總兵。

寧遠之戰、寧錦之戰大捷,他就是明軍的主要統帥,可謂是戰功赫赫。

趙率教廉潔勇猛,忠義無雙,和滿桂並稱明末兩大良將。

有他們鎮守,三屯營自然是穩如磐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