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明 崇禎唐通 第4章_安誥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啊?」杜之秩失聲喊了出來。

他面色鐵青的趴在地上不停地磕頭:「陛下,臣冤枉,肯定是有人陷害臣。」

「臣是陛下的內臣,誓死忠於陛下!」

見崇禎不說話,杜之秩轉頭看向王承恩。

「王公,我是您一手帶出來的,絕不會背叛陛下,請王公明察!」

王承恩皺了皺眉,皇帝沒有證據,那是馮元颺寫的密信。

殺杜之秩就無非是安撫唐通。

想清楚這些道理後,王承恩冷哼一聲:「杜之秩你私通流賊,證據確鑿,還狡辯什麼?來人,將杜之秩拿下,推出去聽候發落!」

兩個錦衣衛聽到吩咐後推門而入,一左一右將杜之秩控制住,不由分說便往外拽。

杜之秩徹底慌了,他掙扎着看了一圈,目光落到唐通身上。

此時的他已經顧不得許多,大聲朝唐通喊道:「唐大人,幫我求求陛下,我真的沒有私通流賊。」

唐通冷哼一聲,假裝沒聽到。

杜之秩絕望了!

眼看就要被拖出大殿,崇禎伸手讓兩個錦衣衛停下,他面帶微笑的看向唐通:「定西伯,按大明律私通流賊,該當何罪?」

唐通心頭一震,立刻明白了崇禎的意圖,他沉聲說道:「按軍法處置,當斬。」

「杜之秩身為監軍,知法犯法,既然罪名已經查實,就按軍法處置吧。」

唐通忍不住抬頭看向崇禎,他搞不懂這位大明皇帝在搞什麼名堂。

昨天派杜之秩監軍的是他,今天要砍了杜之秩的還是他。

難道杜之秩真的私通流賊?

不…不可能!

任何人有私通流賊的目的,唯獨太監們沒有。

改朝換代可以用前朝的舊臣,也有娶前朝妃子的例子,唯獨沒有用前朝太監的先例。

杜之秩私通流賊圖什麼?

「唐通,杜之秩私通流賊,你還不替朕砍了他?」

唐通來不及多想,畢恭畢敬的跪下磕頭:「臣,遵旨。」

說罷,他站起身來到杜之秩身旁,一把抓住對方的脖領子。

轉身的瞬間,他再也掩飾不住內心的狂喜,獰笑着把杜之秩拖出大殿。

「陛下,臣冤枉!」

「冤枉啊!」

「冤…」

片刻後,杜之秩求饒的聲音戛然而止。

唐通心滿意足的回到大殿,之前對崇禎的不滿,也隨着杜之秩的死亡而煙消雲散。

唯一不確定的是,下一個監軍會是誰。

「陛下,臣已行刑完畢,杜之秩已死,不知陛下派誰監軍。」

「沒有監軍。」崇禎微微一笑。

唐通愣了下,「陛下,臣沒聽懂。」

「定西伯乃大明之棟樑,朕相信你,所以不需要監軍。」

「王承恩,去內帑給定西伯支取兩萬兩銀子,剩下的錢朕會想辦法補上。」

看着高高在上的崇禎帝,唐通兩眼瞬間濕潤。

之前受到的委屈,不信任,在這一瞬間統統消失不見。

他伏地叩首到:「陛下,臣定當死守居庸關,不讓流賊前進一步。」

「不,你不能死守!」

唐通一怔。

陛下又是殺人,又是給錢的,目的不就是想讓自己給他賣命嗎?

剛表態說死守,陛下為何不同意?

崇禎微微搖頭:「李自成分兵兩路進攻京師。他手下的大將劉芳亮現已佔據保定府,一旦李自成受阻,劉芳亮肯定支援,到時居庸關被兩面夾擊,定西伯危矣。」

「這…臣…臣不怕死!」唐通硬着頭皮說道。

「朝廷現在正是用人之際,朕不能讓你身陷險境。你此去居庸關只需固守幾日,在劉芳亮大軍合圍居庸關前,帶上所有人撤回京師即可。」

「是…臣定當不負皇恩!」

吳孟明和王之心看着唐通遠去的背影,心中略感不安。

唐通昨日私下對崇禎派杜之秩監軍的行為很是不滿。

今日皇上只殺了一個太監,便挽回了唐通的忠心。

雖然暫且看不出真假,但皇上收買人心的能力顯露無疑。

安撫走唐通後,崇禎坐在龍椅上思考下一步的計劃。

按理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問題是,現在他要兵沒兵,要將沒將。

受大明戰神的影響,明朝後期的皇帝沒有兵權。

京營有二十六衛,其中二十一衛多少都受兵部轄制。

他能獨自調動的只有錦衣衛和騰驤四衛。

騰驤四衛後來改編為勇衛營,屬於精銳中的精銳。

不幸的是,黃得功和勇衛營的精銳被他派去追繳張獻忠,此時正在千里之外的安徽作戰。

遠水解不了近渴!

就算有兵權,京師也無人可用。

既然如此,只能用孤注一擲了!

「吳孟明,王之心。」崇禎閉着眼道。

「臣在。」

「錦衣衛和東廠在京師有多少人?」

「回萬歲,錦衣衛有abc餘人。」

「回萬歲爺,東廠有兩千人。」

崇禎在心裏默默盤算。

三大營,錦衣衛,東廠,禁軍,五城兵馬司全部加起來,京師可用之人約有三萬八千人,除去皇城必要的守衛,能調用的也就三萬六千人。李自成大軍號稱五十萬,實際也就二十。出陝西後分成兩路,沿途需要駐守,進攻北京城的約有十一二萬人。雖然數量沒有想像的多,但有一半是他從陝西帶出來的精銳。

一比四的比例。

老弱病殘對精銳?

沒戲!

當然這只是他的一廂情願,要想守住北京,最關鍵的還是錢。

人不夠可以募兵,募兵更需要錢。

皇帝和士兵的關係就像老闆和打工人。

有錢不一定賣命,沒錢肯定不賣命。

那些當兵的吃不飽穿不暖,憑什麼拼了命去保護穩坐金鑾殿的皇帝?

錢去了哪裡,怎麼沒的,與他們無關。當兵的只要沒拿到錢,就會認為是皇帝的原因。

崇禎深諳此理。

況且大明末年明軍戰力並不低,有句話傳的廣:明軍不滿餉,滿餉不可敵,何處有滿餉,遼東皇太極。

「欠了幾個月的餉了?」崇禎閉着眼繼續問。

吳孟明和王之心互相看了一眼,同時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他們不好意思開口,怕揭大明朝的底,丟皇上的臉。

崇禎臉色一沉,「實話實說!」

「是,錦衣衛欠了五個月的餉銀。」

「東廠也是五個月。」

崇禎嘆了口氣,想罵人不知道罵誰去。據他所知,京師的錦衣衛和東廠是欠餉最少的。

「你們自己算,補足之前的欠餉,每人再發五兩守城銀,總共需要多少?」

吳孟明眼前一亮,他才不管崇禎帝從哪兒弄銀子,只要給銀子就行。

片刻後,倆人把總數報給崇禎,「皇爺,錦衣衛和東廠共需七萬五千兩銀子。」

「嗯,你們知道三大營欠多少餉銀嗎?」

吳孟明皺了皺眉,作為錦衣衛的頭號人物,這種消息還是知道的。總督三大營的是襄城伯李國楨,他不想得罪對方。

王之心也怕得罪人,閉口不言。

「吳孟明你知道什麼就說什麼,都這種時候了沒必要遮遮掩掩。」

「是,三大營基本欠餉八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