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楚偲華清殿之變四皇子的皇權之路 第6章_安誥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在華清殿進行歡唱的宴會時,皇宮之中一間屋子裡。

一名四十多歲,身穿金甲的魁梧大漢,正坐在一張桌前。

桌上放着一壺酒,兩個酒杯,一碟醬牛肉和一碟花生米。

現在這個時候,天氣還不炎熱。可是那大漢黑臉上的汗珠,一顆接着一顆滴落。可以看出他此刻十分緊張。伸手在臉上一抹,一手的汗水。

咯吱

一聲清響

一名身穿金甲的男子走了進來。來人三十多歲,虎背熊腰。腰間掛着一柄金刀,見到桌後坐着的人後,彎腰施了一禮:「卑職張瑾參見統領大人。」

李衛:「張副統領,無需多禮,過來坐,」

「是」

張瑾走了過來,在其面前坐下。李衛伸手抓過酒壺,將自己面前的兩隻酒杯倒滿。

這酒一倒出,頓時一股酒香撲鼻,李衛伸手將一隻酒杯,拿到了張瑾面前放定。

張瑾看着面前的酒杯,口中雖然推脫卑職不敢勞煩統領,但右手已拿掉了頭盔,放在了桌上。右手拿起酒杯,一口喝乾「不愧是珍藏了二十年的女兒紅,就是香啊,咦,大人你怎麼不喝啊。」

李衛看着喝下了酒的張瑾,面無表情:「因為酒里有毒。」

張瑾還沒有反應過來,還問了句:「什麼?」

就在這時,李衛右手一拍酒桌。酒杯離桌一尺有餘,右手接着抬起,手背一拂酒杯,酒杯如電射一般,打向張瑾。

張瑾不愧為化勁高手,千鈞一髮之際,偏頭躲過。

張瑾看着李衛:「我倆往日無怨,今日無仇,為什麼你要殺我?」

「怪只怪你,擋住了殿下的路,或許你自己不知道,你的存在擋住了殿下徹底掌握御林軍!!!」李衛冰冷的看着張瑾。

張瑾震驚:「難道你們想要發動兵變,進行逼宮。」

「不錯。」

張瑾又驚又怒:「好你個亂臣賊子,正所謂食君之祿,擔君之憂,你不思忠君愛國,也就罷了,盡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不過若是你肯棄暗投明,招出幕後之人,我定會讓皇上對你從輕發落。」

「我與你不同,你孤家寡人一個,由皇室培養長大,自然對皇上忠心無比,我不行,我有妻兒老小,一但我不遵令行事,他們都會沒命。」李衛慘然一笑。

「那你可曾想過,一但造反失敗,他們照樣活不了。」張瑾有些不解。

李衛聲音低沉:「造反會死,不造反也會死,還不如拼一把!!!」說完調動全身氣勁全力攻向張瑾。

張瑾也只能將全身氣勁發出,擋住此次攻擊,可是缺少氣勁壓制,體內毒素迅速發作,腦袋發暈,四肢無力,而且也調動不了體內氣勁了。忽然眼前發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李衛看着張瑾突然栽倒在酒桌上,才慢慢的收回了雙手。

就在這時,一位戴着青銅鬼臉面罩、腰纏青絲帶的黑衣人走了進來,用那清脆的聲音說道:「李統領,果然好手段,如此便徹底的掌握御林軍了。」

李衛看着黑衣人:「不敢當,多虧殿下相助,否則李某無論如何也掌握不了御林軍,只是事到如今,你們還不肯告訴於我,是為哪位殿下效力?」

鬼面人看着李衛:「時候到了,你自然會知道。」

李衛急切的發問:「那不知,小兒現在如何。」

「李統領不必擔心,令公子已安全回府,」聽到此話,李衛明顯的鬆了一口氣。

「不過,若是你敢耍花樣,他們照樣逃不了一死。」

「是,是,屬下明白,絕不敢背叛殿下。」李衛急忙上表忠誠。

「那就好。」說完,青梟轉身出門而去。

李衛用手擦去額頭上的汗珠,將桌上的頭盔戴在頭上。在整理一下盔甲後出門直奔演武場而去。

演武場上,五千身穿金盔金甲的御林軍軍士正在操練。

每人腰間挎着金刀,左手拿盾右手拿槍,隨着將台上總兵的呼喊聲抬盾槍刺。

李衛來到演武場,看着軍紀嚴明、聲勢浩大的五千精兵,心中的信心也更強了幾分。

李衛登上將台,站於那一個總兵身旁。這時那個總兵方才注意到統領來了。

總兵吳輝單膝跪地:「卑職吳輝參見統領大人。」

李衛伸手將其扶起:「無需多禮,對了,準備的如何了?」

吳輝:「啟稟統領大人,都已準備妥當,就等統領大人行動了。」

李衛:「好,通知另外三門總兵,關閉宮門,不準任何人進出宮門,一隻蒼蠅都不要給我放進來。」

「末將遵命」吳輝當即喊來手下三個校尉「通知三門總兵關閉宮門,不準任何人進出宮門。」

三個校尉領命而去,吳輝也前去鎮守正泰門。

御林軍共有兩萬人。設有統領,副統領之職各一人,統領、副統領之下,設有四門總兵,各帶領五千士兵鎮守四門。四門分別是:正泰門-東華門-西華門-玄武門

這廣場上的五千精兵,分別從四門挑選上來的。很快那三門總兵得到了關閉宮門的命令,立刻關閉宮門。

正泰門內

幾個士卒正在用力推上宮門,一名士兵突然開口:「我說兄弟們,這大白天的幹什麼關上宮門啊。」

一名黑臉伍長表情不耐:「哪那麼多廢話,上頭怎麼吩咐,我們就怎麼做,不該問的別問,」

「是,是卑職多嘴了。」

吳輝站在正泰門城牆上,嚴陣以待,他知道這件事不會輕易結束,若是不能守住宮門,那一切就都完了。

演武場將台之上,李衛聽完那三個校尉成功關閉宮門的稟告後,揮手讓那三名校尉回到軍中。

李衛對着台下的五千精兵喊道:「集結。」那五千士卒突然停止操練,靠攏在一起形成五個方陣,每名士兵橫豎間距一臂左右。

「眾將士們,大皇子楚麟,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將皇上囚禁於華清殿。我等食君之祿理應擔君之憂,諸位可願隨我赴華清殿救駕?」

將台下,士兵們在每陣副將的帶領下,高喊道:「願意,願意,願意……」同時右手拿起長槍,以槍柄擊地,發出『砰砰』的撞擊之聲。

將台上,李衛右手抬起,虛空壓了一壓。台下聲音立刻消失,「好,不愧是我們御林軍的兄弟,個個都是忠義之臣。」

「眾將士聽令。」

「有。」

「兵發華清殿!」李衛咧起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癲狂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