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在自己手中,楊洵肯定是不會走宋朝的老路的。

其實換將不換兵也很好理解,比如說可以將水澗關的守將調到天劍關去當守將,把天劍關的守將調到天遙關去,以此類推,而四關守軍不動,維持原樣。

這樣一來他們手中的兵權雖然還在,但手下卻不是原來的那一批人了,既防止了他們擁兵自重,將北燕軍培養成他們的私軍,又避免了強行收回兵權致使他們造反的風險。

自己手握十萬玄甲軍,有玄甲軍的震懾,只要做的不是太過分,他們應該不敢有異動。

他們換防後便失去了原先部下的支持,到時候再慢慢收回他們的兵權不是易如反掌嗎?

內部穩定了,楊洵便可放開手腳來大幹一場了!

畢竟這系統可是爭霸系統,楊洵想要變得更強,就得不斷征伐,通過殺敵來獲取積分!

想到這,楊洵當即打開了剛剛抽到的電子地圖,開始查看起地圖上的礦脈資源來。

楊洵現在可謂是缺錢又缺人,以楊洵現在的實力,是不足以南下征討平南王的。

再加上剛剛又下令免除北燕一年的賦稅,得想辦法弄點錢才行,不然這十萬玄甲軍都養不活!

什麼辦法來錢最快,那自然是搶了!

就在這時,發現匈奴境內居然有數個大型金礦!

這特么真是瞌睡來了就送枕頭!

匈奴與北燕可謂是世仇,征討匈奴不但能賺取積分,穩定北燕的大後方,要是能拿下這幾個金礦,錢就不用愁了!

楊洵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必須想辦法跟匈奴干一仗!

……

三日後,大乾皇宮,青鸞殿。

一名女子站在大殿**,看着二十來歲的模樣。

女子身着紫金龍袍,雅緻的玉顏上畫著清淡的梅花妝,一雙美眸滿是冰冷。

在她身旁躺着一名身穿官服的老者,老者身上還插着一柄七星寶劍。

「吳相,我皇弟犯下滔天大錯,如今被賊人所擒,朕身為先帝長女,自當扶大廈之將傾,穩固我李氏祖先辛苦打下的江山!俗話說國不可一日無主,這個道理你怎麼就不懂呢?」女子不屑地看向老者,冷冷地說道。

「女子稱帝乃是大逆不道,你……」老者奄奄一息,眼中滿是憤怒。

還不等老者說完,女子便打斷道:「我李氏一族人丁凋零,剩下的皇弟中最大的也不過九歲,心智未熟,不堪大用,自應由我來掌管這天下!」

「女子誤國,我大乾必亡啊……」老者眼中閃過一抹絕望,沒了動靜。

女子咬了咬牙齒,她沒想到老者到死都還在反對她登基。

女子名為李妙音,是老皇帝的長女,小皇帝李遷的親姐姐。

自從小皇帝被平南王捉住後,李妙音便站了出來,以國不可一日無主為借口登基稱帝。

在這樣的封建社會,女子稱帝自然是一件天理不容的事,當即便有不少大臣站出來反對,其中以當朝丞相吳科為首,而吳科便是李妙音身旁剛剛咽氣的老者。

就在這時,一名老太監匆匆跑了進來,看到大殿內吳科的屍體,也是微微一愣,隨後便跪到李妙音面前。

李妙音瞥了一眼老太監,走到龍椅前緩緩坐下,開口問道:「前方戰況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