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三國:開局和曹操決裂 第8章 高端的獵人,往往以獵物的形象出_安誥小說
◈ 第7章 聰明的郭女王

第8章 高端的獵人,往往以獵物的形象出

對於丞相府的雞飛狗跳。
曹宇自然不知道。
此刻的他,正在城外的一座客棧裏面,靜靜的看着眼前的絕色佳人。
哪怕身處異境,卻也冷靜而不失霸道。
華麗的衣服,襯托出她那完美的身材。
淡白梨花面,輕盈楊柳腰嫻靜以嬌花照水,行動如弱柳扶風。
明眸皓齒、膚若凝脂、柳葉彎眉、冰肌玉骨、仙女下凡、冰清玉潔明艷動人。
不得不說,每一個能在歷史上留名的女人,都不是一般的漂亮。
即使以曹宇兩世為人的目光,也是不由的食指大動。
「曹宇,你究竟想幹什麼。」郭女王美眸狠狠的瞪着曹宇。
「你說呢?」曹宇輕笑,一步步的接近郭女王,將後者嚇得連連後退。
炙熱的鼻息打在她那絕美的俏臉之上,讓後者原本雪白的俏臉霞飛雙頰。
「不,不要,曹宇,我是你弟妹,你不能這樣做。」郭女王努力的推搡着曹宇那寬闊的胸膛,臉色慌亂。
「弟妹?」曹宇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當你聯合曹丕陷害我時有沒有想過我是你哥哥,當你在曹操面前置我於死地時,有沒有想過你是我弟妹?」
「我……」郭女王啞口無言。
「如果我不是還有一些本事,現在恐怕已經被你們陷害的死無葬身之地了吧,現在你跟我談弟妹的事情,不覺得可笑嗎?」曹宇冷笑。
「你是一個聰明人,你應該知道,我現在已經是你唯一的靠山了,就算你現在回到曹丕身邊,你覺得他會信任一個被人擄走的女人嗎?會讓一個殘花敗柳做他的正妻嗎?哪怕我現在什麼都不做。」
說到這裡,曹宇不在多說什麼,而是靜靜的看着她。
他相信能夠成為大魏皇后的人,絕對不是那麼愚蠢的人。
而聰明人是不需要多說什麼的。
郭女王默然,眼神黯淡。
是啊!從她被曹宇劫走的那一刻開始,她的命運就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哪怕她什麼都沒做。
哪怕她重新回到曹丕身邊,也不可能再跟從前一樣。
沒有為什麼。
僅僅是這個名頭,就足以毀掉她的一切。
沒有人會放任一個曾經被人擄走過的女人做自己的正妻。
更不要說是曹丕了。
「你把我抓來,目的就是為了報復我算計了你嗎?」郭女王咬牙切齒。
她此時已經有些後悔了,這曹宇完全就是一個瘋子。
要是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局,打死她也不會同意曹丕的計劃。
「倒也不全是,畢竟你說我玷污了你,如果我要是什麼都不做的話,豈不是對不起你?」曹宇沒有否認,微笑道。
「你…….」郭女王深吸了一口氣,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所以,你想讓我做你的女人?」
「女人?不,不,不…..。」曹宇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伸出了一根手指搖了搖:「準確的說是侍女。」
「侍女…….」郭女王臉色難看:「你是在羞辱我嗎?」
自己堂堂曹丕正妻,這身份怎麼也不只是一個侍女吧。
「算是吧,不過侍女只是暫時的,真正什麼身份要取決於你,而不是我。」曹宇搖頭輕笑。
「我還是處子之身。」郭女王咬牙,拿出自己最後一張底牌。
「我知道,不然我也不會把你弄出來。」曹宇微笑。
「我可以答應你,不過,你得讓我看到你的潛力,否則哪怕是你得到了我,你也不能保證我不會背叛你吧。」郭女王死死的盯着曹宇。
「你應該知道,哪怕是我被擄走了,如果再回到曹丕身邊,不說正妻,一個側妃怎麼也少不了,畢竟他有愧於我。」
郭女王緩緩道。
她有自信,哪怕自己真的被玷污了,但是憑藉自己的美貌,和曹丕對自己的愧疚之心。
或許正妻是不用想了了,但是一個側妃是怎麼都有的。
如果曹宇沒有表現出自己的價值,她又為何要死心塌地的跟他。
從小被父母送進曹丕府中,郭女王對這個世界早已經有了深刻的認知。
就像武則天,被發配到尼姑庵,靠的是李治的喜愛嗎。
不,更多的其實是**。
不管是什麼時候,一定要有**,才能去做交易。
「你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曹宇的眼中露出一絲危險。
「這不是條件,這是基本的常識。」
「跟你在一起,做你的女人,時間長了我可能會愛上你,也可能會為你不顧一切。」
「但是,你起碼要保證我基本的生活,如果連生活都保證不了,你如何保證我以後一定還會愛你?」
郭女王淡淡的道。
「好,我會讓你看到的。」曹宇點了點頭。
他知道對方沒有錯。
別說是在這個亂世了,就算在前世也同樣如此。
愛情,只有建立在物質基礎需求滿足的時候才會出現。
如果連最基本的生活都保證不了,你還會去尋求精神滿足嗎?
或許會,但郭女王絕對不是這樣的人。
因為,她有野心,不是那些溫室里的花朵,更知道這個世界的殘酷。
「那麼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侍女了。」郭女王臉上露出了一絲羞澀。
剛才的那些只是擺明了**而已。
其實,從曹宇帶着她殺出許縣重圍之後。
她就已經在心中做出選擇了。
否則,也不會跟在曹宇的身邊不哭不鬧。
一個一拳能夠轟飛城門的強大人物,無疑比曹丕更值得投資。
曹丕靠的是曹操,而曹宇靠的是個人實力。
她相信,擁有這樣實力的人,絕不可能在這個世界默默無聞。
哪怕失敗一兩次也不怕。
這樣的實力,無論何時都能夠帶她殺出重圍。
而只要活着,總有一次會成功的。
甚至未來比曹操更強也未可知。
最重要的是,曹宇現在身邊只有她一人,比起曹丕的**,無疑更強上許多。
「我很奇怪,你畢竟是曹丕名義上的正妻,難道對他就一點感情都沒有嗎?」曹宇臉色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