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周口口的建議

第7章 錢沒了

周口口很會說話,只要羅一有相中的,他的傭金可以不賺,還會幫着說服賣主,不論哪一堆兒里的,都可以減去五百錢。

話雖然說得假,但聽着讓人很舒服。

而且直降五百錢,這優惠力度還是非常大的。

這時候五百錢,可不是後世的五百塊錢。

在城內轉悠的時候,羅一掃過一眼糧鋪的糧價。

栗米上等的每斗六文,中等五文,下等四文。

而一斗米十多斤,可想而知這五百錢的購買力有多強。

不過羅一想買的是十五六歲的男孩。

這個年齡段雖說缺乏閱歷,對事物的認知也比較片面,各方面都不太成熟。

但此時也是精力最旺盛,最熱血最講義氣的年齡段。

好好引導之下,兩肋插刀不敢說,但絕對會不會和家裡那三個吃裡扒外的反骨仔一樣。

現在柵欄里的少年太少,還儘是些異族。

「周牙郎,問句不該問的,這些胡奴是何處而來。」羅一沒有直接回絕,而是打算弄清楚這些努力的來源再做決定。

周口口明白羅一在擔憂什麼,咧嘴哈哈一笑道:「沒什麼是不該問的。」

舉起肥碩的大手指向那些低着頭坐在地上的奴隸,周口口一臉自豪的繼續道:「這些都是咱們營州盧龍軍與松模北邊的契丹交戰所虜獲來的。」

羅一眼角抽動了幾下,這人是不能買了,語言通不通先不說,心中已經埋下了仇恨的種子。

就兄弟倆目前這個狀態,不是能不能駕馭異族少年的問題,而是隨時都能被這些異族一波送走的問題了。

周口口看出了羅一的擔憂,擺了幾下手臂笑道:「大郎君的心思倒是細緻,不過不必擔憂。

包括松漠在內都是蠻地,哪裡有咱們營州好。給咱們唐人做奴僕,比他們在部落還要舒坦。

而且這些從契丹部落虜獲而來的可不光是契丹人。

突厥人,奚人、靺鞨人皆有,他們也是在以往的爭鬥中被契丹人虜獲去的。

這些異族,今日你為我奴,明日我又為他奴,早已經習慣了如此。

大郎君只管放心的挑人,不會發生噬主之事。」

羅一目光在這些麻木的奴隸身上掃了掃,沉思了一下輕聲反問道:「那若是我大唐將士不幸身陷異族,是不是也會這樣?」

周口口沒想到羅一會這麼問,愣了一下後有些尷尬的點點頭。

「不過同樣是被俘,咱們唐人要比這些胡奴強上太多。

那些異族一般之下不會大開殺戒,也不會真的過分苛責。

甚至為了減少咱們被俘唐人的思想之情,會儘快給許配一個異族女子。」

羅一聽了十分驚訝,「還能這樣?這是為什麼?」

周口口指了指草市遠處的農田,「咱們唐人都是耕種的好手。

同樣是靠天吃飯,種田可比他們放牧要安穩的多。

若是個會打鐵、鑄鐵的,或是有些學問的,日子比他們普通的族人過得還要好。」

羅一恍然,難怪大唐亡國後契丹能夠崛起,原來從這時候就已經開始從大唐汲取先進技藝與文化了。

不過就算被人打塊板兒供起來,那也是身處異族失去了自由。

此外,周口口的這番話也給羅一提了個醒,靠近松漠的北邊是萬萬不能去。

不單是這副身板太弱,最主要還有個弟弟跟着自己。

去了那邊別說過上安穩日子,能不被擄走都算是萬幸。

跑路的方向倒是給縮小了範圍,北邊是肯定不去,西邊就是范陽,更是不敢往那跑。

就只剩南邊與東邊兩個選擇,再搜集些消息,就能做出決斷。

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要摸清記憶中與父親有關係的四位營州官員的脾性與口碑。

被拒絕但是小事,一旦選擇不好,遇到個心貪的,不但唬人的武人身份弄不到,還很容易惹禍上身。

想到這,羅一打算將買奴僕的事先放一放,先去酒肆打探打探消息。

不過眼前的周胖子就是個八面玲瓏之人,對柳城的人和事絕對是了解最多的。

可以先從他那打聽打聽有用的消息。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還是周牙郎知曉的多。」羅一深知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個道理,想要得到靠譜的消息,怎麼也要給人家些甜頭。捧了一句後,指着柵欄里的奴隸道:「多了定不下來,但至少會買三個。」

接着,羅一又馬上扭頭吩咐羅二二:「二郎,去那邊的攤子買些吃食和酒水送過來。今日與周牙郎一見如故,當要好好暢談一番。」

趁着背對着周口口,羅一又做了個無聲的口型,示意羅二二盡量買些不用河水做出來的吃食。

周口口其實是抱着有棗沒棗打一杆子的態度主動上前與羅一攀談的。

見羅一不但要買三個胡奴,還要請客吃些吃食,高興的一咧大嘴,「大郎君如此盛情,某,卻之不恭了。」

大雨過後,白狼水的河水雖然略顯渾濁,但在陽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同樣的耀眼。

岸邊的蛙鳴,草葉上掛着如珍珠般的露珠,以及草木散發出的清香,更是讓人心曠神怡。

或許是離的草市遠了,此間的美景與美酒有些醉人。

或許是羅一不經意間問的問題都是周口口最擅長、最得意之處。

也或許是周口口認為羅一隻是個懵懂無知的少年郎,說起話來沒了那麼多防備,多了幾許真心。

「你阿耶應從上京府該回來。」抿了一口青綠色的葡萄酒,周口口搖搖頭道:「讓你一個十五歲的少郎君去從軍,並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羅一端起酒壺,將周口口的酒碗滿上,笑眯眯道:「父親有他的考量,為人子的聽從安排就好了。」

周口口撇撇嘴,「咱們營州本就胡人多,漢姓人少,若是沒些根基,日子可不好過。

你阿耶走了快五年,之前與營州那貴人再親密的關係都得生疏了。

想要取巧讓你投軍,無異於在刀刃上跳舞。

我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恐怕還會引出一些摞亂事來。」

羅一目光一凜,又立刻恢復了正常。

周胖子的話雖然沒明說問題出在哪,但潛台詞已經點出來了。

五年間沒有走動關係,能給護着周全已經到了極限,想要一分錢不花的就走,這是根本不可能的。

之前的擔憂並不不是杞人憂天。

「父親也是無奈,在上京府實在是抽不開身。」從陶盆里夾了一塊水煮羊肉放進周口口的碗中,羅一嘆息道:「父親叮囑過,王裨將、邢兵馬使,還有劉將軍與呂副使一定是要去看望的。」

頓了頓,羅一裝作一臉為難的繼續道:「如你所說,久未走動之下,關係難免生疏。

我這年歲不夠不說,身子還有些孱弱,真不知道能不能投入軍中。

即便順利投軍,也不知道該要去哪座邊城。」

周口口用小刀切了一片羊肉塞進口中,咀嚼了幾下,打量了幾眼羅一,頷首道:「你這身子是弱了些。

另外,王玄志、邢君牙、呂知誨、劉正臣這四人是你阿耶叮囑你去尋的?」

羅一點點頭。

周口口若有所思了一陣,哂然一笑,「大郎君這酒水果然不是白吃的。」

三下兩下將碗中的羊肉吃進肚裏,周口口油膩的大手在身上胡亂擦了幾下,臉色一正道:「今日大郎君問我,真是問對人了。

某給你的拿的主意是,投軍去找王玄志,另外三人送些厚禮便可。」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